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是一匹火焰马,皮毛黑如墨,高大威武,马背上的大将军身披金甲圣衣,威武永世,手中长矛有灭世之威。

    树长老还在等待着至宝认主,直到长矛落下才发觉不对劲,刚才大将军那句话,他没有听懂。

    “不好!”

    再怎么迟钝,树长老也知大祸临头,往后急退。

    然而仿佛能刺穿空间的长矛带动着可怕的虹芒,倾泻而下。

    树长老无处可躲,只好将飞剑唤到身前抵挡。

    啪!

    飞剑挨到矛尖,立即粉碎成渣,树长老的身子在地上砸出几个大坑,弹飞出四五米远。

    “少爷,快跑”

    飞剑救了树长老一命,可大将军的强大击垮他信心,不敢再战。

    不过他刚一起身,就看见江辰站在不远处。

    “你还敢”树长老正要说这人怎么敢出现自己面前,发现他手中拿着一盏灯。

    “呼!”

    晶石雕塑而成的莲花花瓣齐齐绽放,耀眼的光芒从中发出。

    旋即,一头火龙吞噬向树长老。

    “啊啊啊!”

    树长老发出凄惨大叫,这不是普通的火,仿佛混合着油,温度惊人,又如水泼在身上。

    他身上的长袍化为乌有,贴身的护甲被融合,黏在皮肉里面,这样的痛苦险些叫他崩溃。

    最后关头,他动用一身力量,朝着自身挤压,企图将火熄灭。

    谁知道力量触碰到火,居然让这火更加旺盛。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树长老发出一声呐喊,在地上滚来滚去,好半会才消停,变成一具尸体。

    “阿拉格,特么雷!”

    紧接着,江辰朝着骑马而来的大将军念出一句咒语。

    意思是说邪祟已经消灭,皇陵恢复安宁。

    “永生永世,不毁不灭!”

    大将军长啸一声,身体开始石化,连同胯下的战马变成平平无奇的石像,保持着冲刺的动作。

    江辰擦掉额头的冷汗,刚才发生一切非常短暂,但惊险无比。

    “他他居然把神游境杀了?”

    此时,护国殿的人全都傻眼,被这惊变震慑住。

    紧接着,方平等人惊喜大叫。

    反之,楚洛等浮空岛女弟子脸色苍白。

    其中楚洛身子还在颤抖,宛如坠入冰窖,知道自己犯了致命错误,感到深深的绝望。

    不过要说最害怕的,还是高辰逸。

    树长老一死,他被打回原形。

    在江辰看过来后,他吓得不轻,利剑再次搭在孟浩身上,喝道:“你不要乱来,不然啊!”

    话没说完,他大声惨叫,持剑的手臂从肩膀处被斩断。

    沙兰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杀气腾腾,目光冰冷。

    “还我哥命来!”

    她不顾高辰逸的惨叫,不断出剑,每剑不伤及要害,这样高辰逸就不会太快死去。

    等到高辰逸快死时,她将剑尖对准着高辰逸的心脏部位。

    “出去后,我大齐国会将你所作所为告知世人,你将会成为高家的耻辱,永远背负着骂名!”

    沙兰知道这个人最怕什么,说出让高辰逸死不瞑目的话。

    果然,高辰逸满脸不甘,张嘴想说什么,结果只是吐出一口口鲜血,胸膛在剧烈起伏。

    噗!

    沙兰的剑很干脆的送进他心脏。

    高辰逸身体一僵,接着瘫软无力。

    至此,高辰逸落得和树长老一样的下场。

    孟浩和闻心得到解救,两个人觉得活在梦中,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

    先前江辰在赤霄峰击退李沁和安长老,已经是惊世骇俗,但那凭借着的是阵法之威。

    现在,江辰在这地底皇陵下,跑来杀死一名驾驭着飞剑的神游境,要是传出去,会引起轩然大波。

    大仇得报的沙兰来到江辰身前,深深看了他一眼,道:“大齐国欠你一个人情,将来无论你提出任何要求,大齐皇室将会拼尽全力去完成。”

    紧接着,她离开护国殿,往回走去。

    江辰知道她是不忍心就这样让沙鹰的尸体如野狗般躺在那边,要去收尸。

    这时,孟浩和闻心走了过来,告知江辰是怎么被高辰逸抓到的,同时感谢他救命之恩。

    “你刚才的行为太冒险了。”闻心仔细回想刚才的经过,心有余悸,只要任何一个环节出错,现在的结局会完成不同。

    方平惊讶于江辰的算计,同样也有些后怕。

    如果楚洛不背叛的话,那一切无从说起。

    “很简单,她肯定会背叛的,几乎没有不背叛的理由。”江辰说道。

    他和楚洛没有任何交情,在刚才那样的情况下,楚洛没有投靠高辰逸才是怪事。

    听到江辰这样说,楚洛朝他看过来。

    听到自己被算计,楚洛完全不生气,反而觉得悲哀。

    忽然间,她身后的几名浮空岛女弟子走向江辰。

    孟浩和闻心上前一步,将她们拦住。

    “江辰师兄,刚才那完全是师姐一个人的主意,我们只是盲目跟着她,请原谅我们,带我们出去。”

    之前偷哭的女弟子急道。

    “是啊,我们没想到楚洛师姐会那样做。”

    “求求你,带我们出去吧。”

    楚洛听到平日里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师妹抛弃自己,露出自嘲的笑容,眼眶朦胧一片。

    从江辰刚才的表现来看,他从那本书中了解到很多知识,出口肯定是真的,也只有他一个人找到。

    本来,江辰同意她跟随,已经得到出去的机会。

    结果被自己亲手葬送。

    “你们!你们真是可笑,要不是我,江辰会得手吗?”情绪失去控制的楚洛大叫道。

    “是吗?那还真感谢你出卖我啊。”江辰冷笑道。

    “是你算计我,骗我说盾牌能挡住飞剑的!不然我怎么会那样做!”楚洛这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沙兰听到了,他也听到了。”

    江辰说到这里,拍了拍方平肩膀,道:“这个人我记住他的名字不到半个时辰,他没有出卖我。”

    “因为你救过我啊。”方平想也没想说道。

    “我救过她两次。”江辰说道。

    二人的对话落在楚洛耳边,她那狰狞的神情霎那间消失,眼眸中的光芒快速熄灭,双后抱头跪在地上嚎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