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故作沉吟,一一打量着每个人的战力。

    到最后,现不过是一群人榜程度的角色。

    也难怪巫族要进行考验。

    “你们如果现在离开,还有活命的可能。”江辰说道。

    他的回答正中刘枫下怀,要的就是大师参与进来。

    只不过这样强硬倒是出乎刘枫的预料。

    他稍微愣了下,然后流露出怒意,厉声道:“大师,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动手!”

    根本没有打算商量,这些西域流派的人一个个爆出可怕的气息。

    “大师,实在抱歉。”

    韩聪儿觉得不对劲,但也没有多想,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惹来的麻烦。

    她扬起手中的剑,传声道:“我来掩护,你找机会离开!”

    如果单打独斗,任何一个人她都不放在眼里。

    然而同时面对十余人,她知道脱身的可能性为零。

    纵然如此,她还是让江辰先走,叫人意外。

    “我被俘获是必然结果,在这前提下,你能跑掉那就是赚了,告诉上官如,她会为我报仇的。”

    面对江辰不解的目光,她这样说道。

    江辰少有的流露出欣赏表情,上次杂货铺倒是没看出对方还有这样的品质。

    “这样的事情,还是交给男人来处理吧。”他说道。

    韩聪儿感受着大师言语中的自信,不太明白。

    “出手!”

    刘枫可没闲心让两人一直聊下去,第一个出手。

    手中的小罐子打开,一只丑陋的大虫子在诡异的光幕中扑来。

    “神忠蛊?大师小心!他们是打你主意!”

    韩聪儿后知后觉,反应了过来。

    神忠蛊不是随随便便能炼制出来的,极为珍贵。

    不会轻易用在敌人身上,除非是有价值的人。

    听这蛊的名字就知道有多厉害,连神都要效忠。

    虫子快过飞剑,转瞬间来到江辰面前。

    然而刚到他身前,便被一道剑锋斩落,断成两节。

    “什么?!”

    这完全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样的结果突如其来,刘枫等人彻底傻眼。

    “这样的距离,是如何做到的?”

    神忠蛊的虫子身如玄铁,快如流星,很少会有失手。

    除非是遇到很强的人呢。

    可眼前的这位……只是位大师啊。

    或许能炼指出仙丹和铸造出道器。

    但也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用在这上面,无法修行。

    再看过去,他们惊觉的现眼前这位大师气质有所不同。

    如果要准确来说的话,先前的大师只是把其貌不扬的古剑,看上去笨拙。

    可在出剑以后,展露出来的锋芒让人无法直视。

    “大师?”

    韩聪儿就在旁边,最能清楚感受到大师的变化。

    “你们错过了活命机会!”

    江辰没有多说什么,心念一动,如海般的剑气喷涌而出。

    拥有单项的无极剑魂出现。

    正打算动手的刘枫等人不仅傻眼,更是自内心的恐慌。

    剑魂代表着他们和大师之间存在着的巨大差距!

    “跑啊!”

    心中的邪恶主意烟消云散,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

    但是没用,无极剑魂化为一道极光,伴随着一道弧线,十余人尽数死在剑魂下。

    做完这一切后,江辰收起剑魂,脸上写满着风轻云淡。

    目睹这一切的韩聪儿傻了。

    做梦都不会想到一位大师会如此的暴力,出手不凡,连斩这么多境界高于自己的敌人。

    也不怪她,恐怕任何人都无法想象到大师会这样暴力。

    韩聪儿正要说话,但现死去的那些人体内飞出各色光芒,化为一条条奇形怪状的虫子飞走。

    “不好,西域流派的人死后都会形成一种飞虫,通知周围的同门。”

    韩聪儿马上流露出深思的模样。

    半响过后,她激动道:“想起来了,西域流派来的人是苏以南,天榜前十的存在,我们快走!”

    尽管吃惊大师的实力,可不代表大师能横行无忌。

    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候,魔树中强者如云。

    “好。”

    江辰虽然说不怕,但也不想站在原地等你别人过来,那样做太被动。

    在魔树中另外一边,正有一队人马在厮杀着。

    厮杀的对象十分特别,不是到来的各族,反而是一种奇异生物。

    不到一个人膝盖高,看着像是被扭曲的人形,浑身上下冒着绿光,光芒太盛,都将本体掩盖住。

    只能看到一队队好似黑洞的眼睛。

    “是魔树人,曾经有在魔树下活下来的大能说过,此乃魔树中的生灵。”

    “巫族竟然没有将其解决,还是故意放在外面的?”

    “管他那么多,这些魔树人都是极为纯正的能量,将其打碎吸收掉!”

    魔树各处都出现这样的魔树人,袭击着前来的各路天才。

    巫族对此没有任何解释。

    等到这伙人还好不容易肃清魔树人后,刘枫等人的飞虫落在其中一人手上。

    “干!谁这样大胆,连杀我西域流派十一人?”

    其余人看到这些飞虫,都是怒气冲冲。

    每条飞虫可都代表着他们流派弟子的一条命。

    他们中为那人接过飞虫,闭上眼睛。

    “苏师兄?”

    其他人等待着指示。

    这位就是天榜前十的苏以南,是位青年,初看上去更像是位女子,皮肤细腻白皙,五官端正。

    要不是生有喉结,说是女子也有人信。

    “大师?剑魂?有趣。“

    苏以南轻语一声,飞虫的作用之一是能让同门看到死前经历过的事情。

    “走!”

    他一声令下,表明态度,要为同门复仇。

    其他人嚎叫一声,一个个都很激动。

    另外一边,法身路平正和上官如走在一起。

    说来也巧,凑在一起的还有南宫星等人。

    由于都是一个阵营的,双方暂时忘记在魔树外的冲突,共同对付那些魔树人。

    “我怎么觉得巫族请我们来似乎不是为了分出万族最强这么简单吧。”

    上官如剑扫魔树人,同时说出心中猜测。

    “很有可能。”路平附和一句。

    “别人说什么都说有可能,也没自己见解,真是好笑。”南宫星立马逮住机会,讽刺了一句。

    “你要找事吗?”路平问道。

    “是又如何?”南宫星不甘示弱回道。

    此时魔树人已经被肃清,剑拔弩张的两人有大把机会出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