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无名猜测是江辰的剑魂太过强大,不得不分散。

    又或是因为三个江辰都是同一个思维,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无论如何,剑魂得出不朽剑道有资格成为第五大剑道的结论。

    忽然,江辰想起刚才师父说过的话,知道这是很好的询问机会。

    “师父,你刚才说能让我得到四大剑道是为什么?”

    听到这话,无名神色一动,沉吟几秒后,知道瞒不住自己徒弟。

    “因为,我是剑阁的阁主。”

    一句话,让江辰头皮发麻,内心翻起惊涛骇浪。

    “剑阁长老团在我另外一名徒弟的策划下,以我太过偏激和执着为由,革除我阁主一职。”

    无名的声音带着几分苦涩,但马上又变得振奋。

    “因为不朽剑道吗?”

    “是的,任何剑道都是独一无二的剑意,使其剑意升华,才是正确的路,起码他们是那样认为的。”

    “于是乎,能将任何剑意化为不朽的剑道,他们无法认同,也不敢投入精力。”

    “我一意孤行,成为现在这样。”

    听着师父的诉说,江辰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以他的眼界,佩服的人屈指可数,如今无名算一个。

    在那样的地位和高度,依然敢做出改变,这是难得可贵的。

    “你可愿意随我去剑阁?”无名声音充满着激昂。

    “去!我要为师父正名!”江辰想也没想回答。

    “好!”

    无名这些年来,第一次这样高兴。

    旋即,师徒二人开始聊起剑魂。

    “你想要叫什么名字?”无名问道。

    剑魂是自己独一无二的,命名也是由本人来。

    “无极剑魂。”

    江辰早已经想好,告诉师父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

    还是在九天界的时候,他依仗的一门剑法就和无极有关。

    “好!”

    无名也对这名字很满意。

    “来吧,关于剑魂,你还有很多要学。”

    无名没忘记正事,要教导江辰如何正确使用剑魂。

    修行之人,从最开始的境界到星境,境界的名字都有所含义。

    在星尊之上,却是武皇到武神。

    原因正是出在武魂上面。

    许多人认为武魂是修行之人一个分水岭,凡武和神武的区别。

    武魂的作用,简单来说,就是承载着自身的战力,将其成倍发挥出来。

    听上去很容易,真要做到,不是容易的事情。

    江辰尝试第一次用无极剑魂去斩一棵大树,结果剑魂卡在树身中,同时全身上下说不出来的难受。

    旋即,在师父的教授下,这才找到方法,干净利落得手。

    “你现在的风之奥义应该圆满,剑域也不再是雏形。”

    “应该是的。”

    江辰回答的不是很肯定,然而脸上已经写满期待。

    在一次尝试后,发现果然如此,剑域是完整的。

    天地风雷的风之极剑的威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一连几天,法身路平都在练剑。

    转眼间,巫族盛宴没剩下多少日子。

    在来临之前,剑馆的考核日再次到来。

    江辰刚刚出门,迎面撞上怒气冲冲的林霜月。

    “好啊,终于让你逮住你这个过河拆桥的家伙!”

    林霜月气呼呼叫道:“自己剑域大成,就把我撇开,无情!冷漠!”

    见她如此,江辰面露苦笑。

    “抱歉。”

    他真心道,毕竟剑域也是依靠着和对方练剑中成功的。

    如果没有林霜月,要花的时间更久。

    “哼,不需要,而且不要小看我,我也有了剑域!”林霜月骄傲道。

    “真的?”

    江辰面露诧异,但很快知道这个表情要糟糕。

    果然,林霜月的表情变化很明显。

    “原来你一直都小瞧我!”

    这下子,林霜月是真的伤心了,更多的还是怒火。

    “没有,只是好奇没有和我练剑,你为何会成功。”

    江辰马上弥补,以路平独有的性格说这话。

    他的预料没有错,林霜月注意力马上被转移。

    “难道本小姐只有你这个练剑对象吗?我要是说出来,你肯定会被吓死。”

    林霜月得意一笑,接着又是不自觉道:“那江辰知道也会被吓死。”

    “哦?这是为什么?”江辰强忍着好笑,疑惑发问。

    “我姑姑来了!”林霜月说道。

    “姑姑?”江辰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是很了不起的人物哦。”林霜月没有和他解释这个称呼的含义。

    江辰心中一动,想到上次在擎天城本尊和她的交谈,一个身影浮现在他脑海。

    “那个,那个了不起的人在这里吗?我想见见。”

    江辰感觉脑袋晕乎乎的,声音极为不自然。

    “在啊。”

    林霜月很爽快给他答案,只是不解他的异样。

    “一会考核的时候,姑姑会为我助阵,你想见的话跟着我就是。”她又道。

    “好。”

    江辰嘶哑着声音回道。

    接着,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向剑馆的前殿,那里是考核的地点。

    “喂,你不会是故意用这样的方式让我不生气吧。”

    林霜月思路奇特,她看着江辰闷闷不乐的样子,还以为是在耍小心思。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人看着木讷,心里精着呢。”她说道。

    “没有。”

    江辰摇了摇头,面无表情,没有心情去伪装。

    他竭力告诉着自己不应该去见,然而内心控制不住自己。

    想象着月如变成白发苍苍的模样,心中会感到抽疼。

    “事先和你说好,一会儿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林霜月也没继续提这话,想到她主动来找路平的原因。

    “剑阁的人来了,还有上次那个林轩,林娟和张风迅都在。”林霜月说道。

    “他们?”江辰很不解。

    “你年纪轻轻,自创剑道,被林轩那家伙告知剑阁的人。”

    “剑阁那些自命不凡的家伙特意来看你,至于林娟和张风迅,那是凑热闹的。”林霜月说道。

    “是吗?”

    得知这些,江辰提不起一点劲来。

    这种无趣的事情经历多了,难免会感到疲惫。

    他想到上次那位林轩的面孔,道:“如果你的堂哥继续挑衅,别怪我动手。”

    闻言,林霜月很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