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仅是宁昊天,其他人都愣住了。

    具备神脉,是上天眷顾的幸运儿。

    按照常理,夸赞宁昊天拥有神脉的声音应该是不绝于耳。

    可是在天道门,在宁昊天面前谈论神脉是禁止的!

    原因自然是神脉得来的不光彩。

    现在江辰当着众人的面问这样一句,打破禁制,不免叫人意外。

    很快,他们又反应过来江辰就是被剥夺神脉的人,神情顿时变得精彩无比。

    同时,他们又好奇江辰的话是什么意思,神脉怎么会消失?

    再看宁昊天铁青的脸色,就知道江辰这话不是随口说说。

    “你掠夺我的神脉,天理不容,上苍都看不下去,令你神脉消失,而我,神脉重新生长,更加强大!”江辰大声道。

    这话一出,无疑是丢下重磅炸弹,人群都炸开了锅。

    药长老激动地看向江辰,道:“是真的吗?”

    “嗯!”

    “太好了。”

    这样的话,药长老就有信心保住江辰。

    这时,空中的宁昊天脸色舒展开来,冷冷道:“不要转移话题来掩盖自己的罪行,你杀害门中长老,不可饶恕,当斩!”

    可听到这话,江辰竟是露出不屑的笑容。

    “且慢!江辰修好护山大阵,又奉献灵丹给门派,将功补过,罪不至死。”药长老护在江辰身前,担心宁昊天冷不防下手。

    宁昊天沉吟一会儿,缓缓开口:“那就废除修为,逐出门派!”

    “哈哈哈哈!”

    听到这样严厉的惩罚,江辰反而发出大笑声,道:“宁昊天啊宁昊天,你可真够虚伪,你不就是贪图我的神脉吗?废我修为,逐我出门派,那样就能轻而易举抓我去黑龙城是吧?”

    “放肆!我身为天道门副掌教,秉公办事,严惩恶徒,你杀害门中长老,难不成是我捏造不成!”宁昊天一声怒喝,天雷滚滚,震得人耳膜发痛。

    “那么,你杀死我!就现在!”

    江辰一字一顿,说出这话来。

    众人哗然,从没想过外表斯文的江辰这样强硬。

    “你以为我不敢?!”

    宁昊天身上的气息一触即发,好似随时会喷发的火山,叫人不敢靠近。

    “你敢吗?!”江辰挑衅道。

    接下来几秒,场面陷入诡异的沉默,没人说话。

    “既然天道门不要的弃徒,就加入我太乙门吧。”

    僵持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数股强大的气息,和宁昊天出场一样,从天而降。

    萧潇很快认出这些人就是刚才在迎宾殿见过的各门各派强者。

    “天啊!那是太乙门的副掌教风少羽,通天境强者,怎么会来天道门?!”

    “还有浮空岛的太上长老烟青玲!果然和传说中一般,百岁高龄,看上去和二十岁女子一样。”

    “都是火域鼎鼎有名的人物啊!”

    其他人很快认出这些人来,全都激动不已,又是崇拜,又是向往。

    更令人吃惊的是,他们都是为江辰而来。

    “太乙门的,你们门派人才济济,就不要和我们抢了,听说这江辰是剑道天才,正好适合我归一剑派啊。”

    “不,此子正气浩然,加入我天元宗才是最好。”

    这些强者眼神狂热的打量着江辰,好像他是什么至宝。

    刚才江辰那句话,把他们炸了出来。

    “各位前辈,你们是要干涉天道门的内政吗?”

    宁昊天极为不悦,一句话令他们收敛许多。

    “宁昊天,你这话就不对了,你要把江辰逐出门派,我让江辰加入太乙门,这很正常啊。”太乙门副掌教风少羽满头白发,容貌却是位美男子,笑起来如沐春风。

    “不仅逐出门派,还要废掉他的修为!”宁昊天说道。

    “没问题啊。”

    风少羽没有意见,朝着江辰看过去,道:“你不用担心,到时候太乙门赐你一枚造化丹,令你恢复境界,直达神游境。”

    造化丹!

    所有人瞪大着眼睛,无比妒忌的看向江辰。

    那可是只有太乙门才有的灵丹,是火域至宝。

    “另外,宁昊天,江辰救我浮空岛弟子安全逃离地下皇陵,这次我来,就是要感谢他,也不是要干涉天道门处罚弟子。”

    浮空岛的烟青玲露齿一笑,看上去青春靓丽的她绝不会让人联想到是火域顶尖强者。

    “还有,我记得你们天道门上一任掌教有一块石碑,名为镇魔神碑,也是从死人坟墓拿到的,刚才你和其他天道门弟子骂江辰是盗墓贼,实际上也是在骂你们的长辈。”烟青玲又道。

    上一任掌教,那起码是数百年前的事情,在场的弟子不知道很正常。

    刚才骂江辰骂得过瘾的弟子都懵了,恨不得打自己的嘴。

    “没有啊,我刚才没骂过江辰。”有些人注意到同伴幸灾乐祸的目光,极力狡辩。

    “对了,我觉得不对劲啊,门中弟子犯事,往往都是擒拿审问,怎么天道门的长老一个个都下杀手?”

    一位老者很是疑惑,伸手一挥,先前对付江辰的一名长老被带到他身前。

    “看着我眼睛。”他说话时,眼中有奇异光芒。

    长老下意识看去,人很快变得不正常,浑浑噩噩站在那。

    “我问你,你们是因为江辰触犯门规而杀,而是为杀而杀。”

    “为杀而杀。”这名天道门长老毫不犹豫回答,说出来的话使得所有天道门弟子色变。

    “为什么?”老者又道。

    “够了!!”

    宁昊天怒喝一声,将这名长老惊醒,他很茫然张望着周围,不解道:“我刚才说了什么?!”

    “没什么。”老者微微一笑,眼神富有深意地看向宁昊天。

    尽管长老没有说出为什么,可在场的人心知肚明,齐齐看向宁昊天。

    “各位,你们是要和天道门作对吗?可曾想过你们今天来天道门目的?”

    宁昊天心里那个气啊,知道这些家伙都是在向江辰示好。

    他很清楚为什么,因为江辰神脉重新长了出来,而他的神脉在消失!

    早晚有一天,江辰会追赶上来!

    “到底是谁!?是谁泄露这个消息?!”

    宁昊天在心里问道,同时期望着灵丹能约束这些人。

    然而,药长老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各门各派的人为灵丹而来,想要从中分一杯羹,确实要看天道门的态度。

    但问题是,灵丹出自江辰之手啊!

    把江辰拉到自己门派去,还需要看天道门的脸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