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柳成风内心在大骂,他几乎用上全力,却依然试探不出眼前这人的深浅。天籁『小说ww『w.』2

    平平无奇的剑招让人以为是面对一位能化繁为简的强大剑尊。

    “真是让人烦躁的家伙啊。”

    表面上,柳成风没有流露出内心的感受,依然冷傲,眼神犀利。

    “日月同辉,唯我至尊!”

    突然,柳成风又有变化,星海力量汹涌,日月轮散出万丈光芒。

    宛如明月与烈日,碾压而去。

    刚展露出锋芒的路平在这一招下,黯然失色,再次归于平凡。

    在人们的期盼目光下,江辰依然没有展现出过人,或者说声势惊人的底牌。

    “风霄剑意!”

    相同的剑式起,人剑合一,疾掠出。

    日月双轮和江辰短暂的接触,两种相斥的力量笼罩他身体,要将其撕裂。

    “一招鲜,还真想吃遍天?”

    柳成风宛如一许流星,紧贴着他,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唉,可惜了。”

    人们看到这里,知道胜负已经没有悬念。

    通过绝式,柳成风终于占据着绝对上风和主动权,只要不犯错,路平必败。

    “如果他真是四气同修,哪怕是三气,也不至于这样被动。”

    张风迅提出疑点。

    三气同修,肯定会像柳成风那样掌握着了不起道法。

    “会不会是他没机会接触?”林霜月猜测道。

    “四气的修炼之法向来比道法要珍贵,他达到六星强者,又怎么会没有。”

    “我知道了。”

    林娟面露恍然,说道:“他肯定拥有着特殊的体质,但是因为出身,使其荒废,成为星尊没有机会弥补。”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刚才路平会在境界低于对方的情况下有那样的表现。

    “如果是这样,那真的是可惜。”

    林二叔不无遗憾,无论怎么看,路平都是可造之才。

    然而这头千里马没有遇到伯乐,落得现在的处境。

    啊!

    林霜月突然出一声惊呼。

    原来是那边的江辰出现负伤,胸口被月轮划破,鲜血淋漓。

    哼!

    柳成风冷哼一声,没有就此收手,要好好报复,才能平心中怨气。

    “大风,起。”

    到了紧要关头,江辰终于有了变化。

    他根本不顾胸前伤势,长剑往上一挑,长虹般的剑芒没入云霄。

    无处不在的剑气爆,让柳成风愣了下。

    “虚张声势!”

    柳成风没有看出本质上的变化,继续出手。

    很快,他感觉到不对劲,周围的风势太过迅猛。

    “这,这是剑域?!”

    回过神来的柳成风反应过来,大惊失色。

    相比他的感觉,围观者都能直观看到变化。

    真切的剑域惊爆所有人眼球,不亚于他唤出武魂来。

    “他,他已经成功了?”

    林霜月想起这段时间的练剑,她竟是没有察觉。

    忽然,她想到路平今日说过,他有所突破,需要好好感悟。

    这话是在她说要去吃饭的时候回应。

    现在看来,路平是在战斗中完成领悟的过程。

    意味着路平也是第一次看到出现的剑域。

    “还是雏形的剑域,但对于第一次的人来说,已经很了不起。”

    “就是不知道剑域的威力如何,能不能应付日月双轮!”

    不需要分析,因为马上就能看到结果。

    “太月玄日!!“

    柳成风意识到危险,全力以赴,最强绝式展现。

    剑域中,两色光芒升起,由内到外,像是要将剑域撑破。

    “这下生死不好说了。”

    到这种地步,都是不留余力,只为击垮对手,至于是生是死,根本管不了。

    天空中的后琴没有阻止,只是默默看着。

    这时,剑域主宰的江辰也没闲着。

    他将长剑持于胸前,剑锋朝上,左手食指与中指并拢,指腹划过剑刃。

    “天地风雷:风之极剑!”

    出来的声音抛地有声,飓风化成的剑域成为暴风领域。

    “这,这是什么剑?如此可怕的剑势!”

    林霜月被惊到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一剑。

    更别要说其他人。

    天地风雷,也是四式之名,是他近段时间创造出来的。

    并不是从无到有,而是从本尊的剑术基础中进行演练。

    目前法身路平只能施展天地风雷的风之剑。

    这一剑,是风霄剑意的升华。

    无数的人被这一剑给惊艳到,这是集达成的一剑。

    武与道交织,星海四气被一口气提起。

    换句话说,这一剑是要用到四气的道法!

    可想而知,林娟和张风迅两个人的表情有多精彩。

    柳成风的日月光轮也被掩盖住光芒,风头被抢光。

    “给我适可而止!”

    柳成风的脸上终于流露出内心的情绪。

    狰狞大叫一声,光轮再次暴涨。

    与此同时,风之极剑落下。

    没有剑锋,因为整片剑域都是这一剑。

    大风刮过,日月光轮先后破裂,接着能量失去控制,齐齐绽放。

    好似惊天怒雷释放,光轮璀璨耀眼,眼看着要炸开。

    但在真正破开那一刻,恐怖的能量都被剑风给扫荡!

    柳成风心中毫无波动,因为他根本看不到。

    他整个人如暴风中的一片落叶,随风逐流,毫无抵抗之力。

    直到剑势落下,他遍体鳞伤,日月轮熄火,毫无光泽。

    啪!

    同时,江辰手中的剑竟也是破裂,一块块碎片掉落下去。

    人们一开始还没明白,以为他遭到什么攻击。

    但很快,众人反应过来,真相是他手中那把剑在这种级别的战斗中已经接近极限!

    仅是一把低阶的灵剑,在面对接近道器的日月轮时,已经很吃力。

    在最后那一剑下,终于是坏掉,连修都没机会修。

    那边,在柳成风要被摔死的时候,被一阵风接住,是后琴出手。

    这个巫族女人没有让今天的第一件杀戮生。

    “巫族很欢迎你。”

    旋即,后琴来到江辰面前,将邀请函拿出来。

    无数的哗然声响起,因为比试还没结束,其他两对也已经分出胜负。

    那两个人听到这话,反应极大。

    纵然江辰表现惊人,他们还是异口同声叫出来。

    “这不公平!”

    “我不服!”

    后琴没有回应,只是笑吟吟看着江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