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风中的黑色细沙是一种珍贵的铁砂,在风中以一种相同的频率振动着。

    形成的黑风剑锋并不是纯粹的锋利,但能够切割任何东西。

    包括神体强大的防御力。

    “风行怒雷!”

    一剑出,小剑域中宛如一道闪电划过夜空,光彩夺目。

    快到极致的一剑,又有着无坚不摧的神威。

    “神剑御雷!”

    江辰依然不打算施展不败金身,而是运起天阙剑,释放为数不多的雷纹。

    两人剑锋碰撞在一起,宛如晴天霹雳。

    小剑域混乱到疯狂的程度,根本无法站人。

    江辰和王腾各自后退十米,接着前者受到剑域的影响,无法稳住身子。

    “嘿嘿。”

    王腾自然不会受到自己剑域的影响,得意一笑。

    “接下来的一剑,你将无法招架。”

    说着,王腾借助着越来越疯狂的剑域,打算施展出最强一剑。

    “这句话也原封不动还给你。”

    江辰神秘一笑,分别举起天阙剑和赤霄剑。

    “风霄剑意!”

    “神剑御雷!”

    “星火燎原!”

    三句话落下,两把剑中分别出现风、雷、火三种能量。

    王腾挑了挑眉,有些难以置信。

    “他不会是打算那样做吧?”

    他知道江辰能融合风火形成剑境,可加上神雷,如此狂暴的力量,几乎不可能。

    “刹那剑法:第四式!”

    偏偏江辰是真的打算这样做,而且承载着风、雷、火三种力量的是他最强剑式之一!

    “疯子!”

    王腾被吓得不轻,赶紧加快蓄势的速度。

    在他完成那一刻,江辰也已经完成。

    玲珑山的人们有幸看到了生平最精彩的一剑。

    风、雷、火分别在两把道剑间涌动着。

    接着,天阙剑和赤霄剑运转同一式剑招。

    剑势升起那一刻,那一直以来给人压抑感觉的小剑域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破坏着。

    如同一块布在被人从各个方向撕扯,马上就要四分五裂。

    “什么?”

    也已经可以出剑的王腾知道了已经没有这个必要。

    面对江辰这一剑,他根本没有招架的余地。

    无数道剑光在剑域中如流星群一样,还都是在一瞬间发生。

    每一道剑光都代表着一式剑锋。

    剑锋所向,正是王腾!

    在这短暂的过程中,小剑域彻底破灭,风声呼啸,百里内的残云都被搅动。

    在开始逐渐平静时,王腾已经惨败,浑身遍体鳞伤,遭到重创。

    相比下,人们的目光依然还在江辰身上!

    他的身体在燃烧着。

    并不是正常的异火升起,而是他的肌体在冒火。

    他的身体很快被烧得破破烂烂,到处都是缺口。

    还好火势不大,很快熄灭。

    在神体的强大恢复力下,这些伤口自动痊愈。

    “看来这一剑不能乱用。”

    江辰心有余悸,他刚才有些逞强了。

    风、火、雷都不是什么温和的力量,风火已经是极限,还混入神雷。

    相当于在火药桶里丢火把进去。

    但凭着一把剑他是无法做到的,所以他用上两把道剑。

    再以相同的剑式,以此将三种力量的威力发挥出来。

    有些投机取巧,但也意味着有改善和进步的空间。

    “摔下来了!”

    忽然,玲珑山一片惊慌,伤势过重的王腾无法维持飞行,掉落下来。

    还好王腾的兵及时冲上去,把他给救下。

    经过一番抢救,王腾性命无忧,不过要卧床半个月。

    对于星尊来说,半个月躺在床上的伤势可以说是非常严重。

    柳问天想起自己一开始吩咐过王腾的话,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被江辰给听到,故意报复。

    他很不服,但也没有任何办法。

    玲珑皇已经事先说过,这就是处理的结果。

    不能怪江辰,也不能怪玲珑皇偏袒,只能说玲珑军无能。

    不,准确来说,是江辰太强了。

    “他只是在和王腾比剑,他神体的强大还没展现出来!”

    人们没有忘记这点,相比下,王腾除了剑术,可没神体的依仗。

    玄机军这边,凶虎营和神鹤营兴奋不已,尤其是凶虎营。

    如此强大的军长,完全改变他们一开始的看法。

    “真是不错的人,可惜这个脾气。”

    沧月不由想到。

    来到七黎大陆不到半个月,江辰连杀三位有头有脸的人物,重创王腾。

    或许说他占理,但总是麻烦缠身,也该检讨检讨自己。

    她看向天灵,本以为这丫头会兴高采烈,结果发现她满脸纠结。

    “不必担心,王腾不会有事的。”

    沧月马上明白过来。

    天灵把王腾当成是哥哥看待,两人关系也算是不错。

    天灵应了一声,没有多说。

    这时,玲珑皇修长白皙的手指往虚空一点,一滴金色的液体落在王腾身上。

    晕死过去的王腾像是吃了神丹妙药,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很快睁开眼睛,精力充沛。

    “是王母神液,一滴比仙丹还要珍贵!”

    “玲珑皇真是舍得啊。”

    “王母神液能让濒临死亡的人起死回生,只要有一口气在。”

    在议论声中,王腾站起身来,来到玲珑皇面前道谢。

    落败的他垂头丧气,没有什么精神。

    “一时的失败不是一辈子的失败,除非你愿意选择失败下去。”

    玲珑皇说道。

    王腾身子一震,抬起头来,过了一会儿,用力点头。

    这时,江辰也落在殿外的广场上。

    不远处的那些玲珑军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群情激奋,眼神都颇为忌惮。

    “江辰,你可愿意成为将领?”玲珑皇突然开口。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难不成玲珑皇又要破例提升将领?

    按照血赤域的规矩,将领是必须达到要求的。

    就连沧月都很焦急,想要劝阻。

    “我愿意。”江辰抢先道。

    “那我,我帮你报名了,演练结束后,你做好准备。”玲珑皇说道。

    原来只是报名啊。

    江辰苦笑摇头,众人这才松下一口气。

    由于王腾和江辰只打了不到二十分钟,所以离得正午还有段时间。

    “这次演练,七皇不会介入,考验的是各军作战能力。”

    玲珑皇开始说起有关这次演练的详情。

    江辰和大多数人一样,关心的是自己要做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