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军营中,跟着来的那百来个玲珑军甲士在瑟瑟发抖。

    凶虎营战士们冷冽的目光让他们心里发毛。

    又见到江辰如此凶残,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扣押起来,直到演练结束。”

    江辰缓缓落下,发号施令。

    “是!”

    凶虎营的甲士们齐声高呼,立马上前卸掉玲珑军甲士的武装,将他们星海给封住。

    其他四营受到影响,一个个都觉得扬眉吐气。

    但他们的军长考虑的比较长远,都默不作声,没有表态。

    “江辰。”

    萧厉把他叫到面前,眼神复杂,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我现在知道你不是针对我。”

    倒是任海刮目相看,上次见面,他还以为江辰是对自己有意见。

    现在和李统领比起来,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答应你的武魂石,我现在给你。”

    任海说着,就是要把武魂石拿出来。

    这很难得,因为江辰刚才做的事情有很大可能让他不再留在七黎大陆。

    到那时,任海也不必履行承诺。

    “任军长,我和萧昕打赌,其实没有其他意思,只是为了激励自己和萧军长,使得玄机军能成长。”

    江辰没有接受武魂石,说出心中想法。

    这话一出,萧昕忍不住动容。

    “这样吗?”

    任海眼前一亮,对江辰欣赏不已,依然把武魂石拿出来。

    “话是这样说,但是男人一诺,必须要做到。”

    说着,他硬是把武魂石塞到江辰手上。

    “任军长,其实和你赌的时候,灵石已经被我用掉,所以约定不成立。”江辰还在拒绝着。

    “好小子,原来你是空手套白狼啊,不过我也认了,拿着!”任海豪迈大笑,不以为然。

    江辰知道,如果自己不拿的话,任海是不会罢休的。

    于是,他接过武魂石。

    “他们先去玲珑宫了。”

    正当这时,萧厉一句话提醒了二人。

    只见其他三大营已经率先赶往玲珑宫。

    “这是要撇清关系,明哲保身啊。”任海不满道。

    江辰也是眉头一皱,说道:“军长,为何我们玄机军没有统领?”

    如果有的话,玄机军也会更团结,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一盘散沙。

    “成为统领,可以自由选择去向,血赤域五大军,或是玲珑军,没人愿意留在玄机军。”任海无奈道。

    “玄机军只是造血系统,出现的优秀人才都会被选走。”萧厉也道。

    “原来如此。”

    江辰心说难怪。

    “我们也去吧。”

    任海也打算动身,接着看了眼江辰,道:“江辰,你敢去吗?我敢保证,玲珑军得知消息,肯定会大动肝火。”

    “你是学院弟子,血赤域不会要你性命。”萧厉说出重点。

    “但是惩罚不会少。”任海附加一句。

    “去,为什么不去。”

    江辰问心无愧,自然无惧。

    而且他也不是完全认死理的人,军纪和军规他熟记在心。

    他刚才的行为找不出任何过错。

    除非玲珑皇为了息事宁人,那样的话,他也没必要留在七黎大陆。

    正如任海和萧厉说的那样,玲珑山中的玲珑军得知消息,那都是炸开了锅。

    在大殿的外面,玲珑军将领和军长无不是气得七窍冒烟。

    “杀我将领,扣押我士兵?玄机军是要造反吗?”

    “这个江辰,该杀!”

    这样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是真正可怕的,还是默不作声的人。

    玲珑军的大统领,柳天问!

    这是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男人,但是身上的朝气不比年轻人要弱,反而更加旺盛。

    整个人如同一个火炉,身上的厚重战甲也盖不住他的气焰。

    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庞见不到任何表情,嘴唇如刀锋般抿紧。

    玲珑军上下都知道,这个样子的大统领是最可怕的。

    “大统领,我们快去玄机军军营吧,别让小子给跑了!”

    “我要剥掉他的皮!”

    玲珑军的军长和其他统领纷纷上前。

    不远处,天灵暗暗焦急。

    她没想过江辰会如此大胆,在演练之前斩杀一名统领,还是玲珑军的。

    “来了一个月不到,杀死两名军长和一名统领,他是敌对势力派来的吧。”

    天灵正要去找沧月,但没想到沧月的声音先在耳边响起。

    沧月很气恼,向来稳重和冷静的她有现在这样很少见。

    精美的面容有几分怒意和哀愁。

    “沧月姐。”天灵忐忑道。

    “好了,这件事你别管。”

    沧月示意她不用多说,因为现在说了也没用。

    她看了眼玲珑宫,知道这件事要玲珑皇说的算。

    七黎大陆由玲珑皇掌控,麾下有玲珑军和玄机军。

    但在玲珑皇和两支军队之间,存在着玲珑宫。

    玲珑宫的主要成员正是她沧月和天灵。

    至于王腾,他披着战甲,在玲珑军中,同样表示着愤慨。

    如果说之前他和江辰没有过节,只是情敌的话。

    那么江辰斩杀玲珑军的将领,彻底将他得罪。

    不管这件事对错,一旦传出去,他玲珑军在血赤域中岂不是成为笑话?

    江辰杀的是人,受损的是玲珑军声望。

    “来了,他们还敢来!”

    正当吵闹的时候,玄机军的神鹤营和凶虎营出现。

    杀人凶手江辰没有出现,率领着凶虎营两千将士到来。

    “江辰,是谁给你的狗胆!!”

    “你不要命了吗?在演练前杀我军将领?”

    “今日不把你剥下一层皮,我跟你姓!”

    愤怒的声讨如兵刃般向江辰发去。

    有军长已经在凝练士气,要给江辰好看。

    江辰毫不示弱,人在空中,凝练两千士气,凶虎镇天,俯视着玲珑军。

    “真的是两千士气,他才来不到半个月吧。”

    “切,有什么了不起。”

    “还不跪下来认错,找死!”

    玲珑军按捺不住了,是打算要出手。

    “住手!”

    沧月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道:“你们希望玲珑皇打开门的第一眼看到你们在内乱吗?”

    这句话宛如一盆冷水,浇在所有玲珑军头上,将他们的怒火给平息。

    “跪下来,等候玲珑皇发落。”

    一直没出声的柳问天在这时起身,也是唯一敢无视沧月话的人。

    如利箭的目光射向江辰,要将他整个人贯穿。

    无形中的压力捏爆江辰的士气,挤压着他浑身筋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