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路平表现出自创剑道的本领,实在是叫人匪夷所思。ww

    由于太过离谱,剑馆中的人都是不怎么相信。

    石猇的挑战正和他们心意。

    否则的话,剑馆不会允许测验的日子这样乱来。

    “这次,我将会动用真正的剑道力量。”石头猇说道。

    那将会和上次动手有天壤之别。

    “这一次,我不会收剑的。”江辰说道。

    话音落下,两人之间充斥着一股剑者独有的凌厉。

    “真正的剑道,你无法想像。”

    说着,石猇出剑了。

    “无影剑意:无处不在。”

    他彻底失去耐心,没有任何试探,直接运用绝式。

    “真的假的,用得着这样吗?”

    “上次他和路平动过手,没有使用剑道力量,结果惨败。”

    “看来这次吸取教训。”

    人们深感意外,哪怕是在路平有了刚才的表现,还是没想到石猇动用这样的架势。

    “风华绝代!”

    江辰也施展出自创的剑招。

    风霄剑意随心而动,手中灵剑仿佛在召唤世间所有的风。

    “这一剑?”

    如果说石猇的剑惊动剑馆学子,那么他这一剑令所有老师睁大双眼。

    尤其是那中年女子,小嘴都是微微张开。

    嘭!

    下一刻,江辰自创的剑招展现出威力。

    宛如一道惊雷,怒风在咆哮,人剑散出逼人的压迫感。

    周身虚空都在扭曲,被风给搅动。

    人们眼中的路平身子一掠,留下一道完整的残影。

    “好快!”

    没有人能捕捉到路平的身影。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中完成。

    闪烁那一下,正是从石猇身上出来的。

    人们看了过去,他自己还没明白怎么回事。

    眼前的路平依然还站在那里,只是彼此间有着不同寻常的劲风。

    下一刻,那个残影消失,劲风扑来。

    这不是寻常的风,石猇有一种整个人被推向位面传送通道中的错觉。

    他下意识伸手,怒风刮过,他并没有遭到重创。

    “故弄玄虚吗?”

    石猇正要笑,结果现周围的人都用着莫名眼神看着自己。

    他愣了下,转过身去,见到路平站在不远处。

    正要说话,嘴唇轻轻张开,立马感觉到不对劲。

    伸手往脖子一抹,手指竟是一片鲜红。

    原来,剑式早在他看到残影前完成。

    石猇浑身冰冷,遍体生寒,双腿都在抖,也幸亏没喝太多水,否则裤裆都要湿掉。

    “我说过,这一剑不会停。庆幸剑馆不能动用境界力量吧。”江辰冷冷道。

    同时,剑馆的医师跑过来检查,告诉石猇只差一点点,他的气管才会被切开。

    也就是他的性命保住了。

    得知这消息,石猇瘫软坐在地上。

    围观的人咽下一口口水,动作都变得僵硬。

    “刚才那一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他们看向彼此,还没反应过来。

    太快了!

    不仅是快,剑势更是如奔雷一样。

    “他到底领悟什么样的明确剑意?”

    剑馆的老师更是快要抓狂。

    从这来看,路平不仅自创剑道,如果成功的话,那么他的剑道还将会是格外了得。

    “那个无名到底是什么来头?!”中年女子脱口而出,看向副馆主。

    副馆主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都别愣着!初级学子还没经过测验的回到大殿中。”

    伴随着老师的喝声,这场风波结束。

    “我能赢他的,能赢的,我二气同修,掌握无上道法,在外面一定能赢他的!”

    石猇看着周围散去的学子,其中还包括他的跟班,脸色苍白,嘴上说着可笑的话。

    没有人理他,哪怕是帮他处理上伤口的医师。

    “霜月,你看上的人都那么有意思啊,先是那江辰,还有这位。”

    林轩紧绷着的脸逐渐松缓下来,无所谓笑了笑。

    不管路平如何,他还是领先在。

    “好好说话,不会说人话就闭嘴。”林霜月对他同样是不客气。

    “随便了,反正我已经跳出灵级大6的池子,倒是你,可别把心思都花在男人身上。”林轩笑道。

    他的笑容会让人觉得如沐春风,但说出来的话却是非常恶心。

    “你还是闭嘴吧。”

    林霜月没有管他,跟上已经走向后山的路平。

    “你是怎么做到的?没有剑道掌握明确剑意?”她开始请教。

    “一种剑道,就是让经验不足,火候不够的人能顺利掌握明确剑意。”

    “就好像一个刻印,盖在每个人身上。”

    “这是剑道传承,但是自创剑道,不需要刻印,所以做到不难。”

    这个道理,没有亲身体验过的人,是永远不会明白。

    “你说的轻巧,你是没看到过刚才那些老师的表情。”

    林霜月瞥了他一眼,忽然道:“不过你现在就掌握明确剑意,你毕业测验,岂不是要你真的自创出剑道才能通过?”

    “我只是迈出第一步,离得自创还远着,剑馆是知道的。”

    江辰想起刚才林轩通过测验的原因,又道:“我将创造出剑域!”

    “对哦。”

    林霜月被他提醒,也是找准方向。

    “我们一起练剑吧,都是特级弟子,唯有不停动手才能进步。”她说道。

    江辰认同她说的,只是那样一来,恐怕传闻会愈演愈烈。

    他倒是无所谓,可也要替别人女孩子着想。

    毕竟林霜月可还没有嫁人。

    “你为什么那么想去剑阁?”江辰问道。

    “这不应该是个问题,正确的问法是,你为什么不想去剑阁?那可是剑客的圣地。”

    林霜月说道:“更何况,参加巫族盛宴,剑阁的身份也要风光不少。”

    “你也要去巫族盛宴?”江辰感到意外。

    “也?”

    林霜月也是困惑,眯着眼睛打量着他。

    江辰马上意识到自己说漏嘴,改口道:“那个江辰不也是要去吗?”

    林霜月这才释然,只是奇怪他的反应。

    忽然,林霜月想到一个可能性。

    “你不会是吃醋吧?”林霜月说道。

    “咳咳咳。”

    饶是江辰伪装成路平的心性,也是不由动容。

    “哈哈哈。”

    林霜月见他这样,大感有趣,拍了拍他肩膀,道:“放心吧,我才不喜欢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

    “自以为是?”

    “是啊,总是一副什么都知道,你比我笨的样子。好像别人说话都在侮辱他智商一样。”林霜月的怨念很大,一口气抱怨一大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