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剑锋层出不穷,迅猛凌厉,不断出低沉的鸣叫声。

    这种程度叫人意外,几乎比得上高级弟子的测验。

    和人们预料中一样,天宇剑根据路平的天赋变化着强度。

    人们震惊的是路平没有被击垮,应对自如,专注的神情见不到惊慌。

    这使得学子们收起轻视,安静地看着。

    “他用的都是普通剑招。”

    “化繁为简,返璞归真吗?”

    “他才多大年纪,哪里会达到那样的境界。”

    在讨论声中,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单从路平身上,人们看不出了得的东西。

    然而经过天宇剑的玄妙变化,能感受到路平的强大。

    基础剑式在他手中挥到极致。

    看似平平无奇,但却是招架所有厉害的攻势。

    忽然间,天宇剑开始轻微颤抖,剑芒化为透彻的青色。

    “这?!”

    见到这一幕,所有老师傻眼了。

    就连学子也是大感意外。

    天宇剑竟然再次提升强度!

    这让很多认为剑馆开后门给路平的人感到羞愧。

    林霜月都可以为路平鸣不平。

    仅是初级到中级,就已经是这样,那要是作为特级学子毕业又会是如何?

    不过每个人都清楚,天宇剑绝对公平,外人无法干涉。

    测验的结果一旦定下来,谁也改变不了。

    能清楚看到路平额头布满着汗水,剑势明显有吃力的迹象。

    天宇剑千变万化,时而快如闪电,时而雷霆万钧,时而波云诡谲。

    路平依然以不变应万变,身上逐渐出现剑痕。

    “打破记录会这样严格吗?真是可怕啊。”

    有人情不自禁说出内心想法。

    大多数人也是这样想的,情不自禁点头。

    “切,这不能算什么,他依然只是没有剑道力量的家伙。”

    石猇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哪怕天宇剑的强度都已经过他测验的时候。

    “他无法支撑到结束的。”

    那些老师都是剑术高手,看出了蹊跷。

    和一开始不同,他们感到遗憾,路平的水准完全能成为中级弟子。

    然而剑馆的规矩百年来都没变过,也不会因为路平一个人改变。

    “谁让他拜师那个人,连剑道都无法传下。”中年女子开口道。

    拜人为师,却没获得剑道传承,以路平打破记录的天赋,无疑是吃了大亏。

    “误人子弟啊。”

    有老师感叹道。

    “天宇剑的强度已经达到不动用剑道力量根本招架不住。”

    天宇剑依然还在提升着强度,无情的剑锋一度让人们误以为这把道剑出错,不是在测验,是要取走路平的性命。

    第十分钟的时候,路平紧咬着牙关,汗水浸湿了眼眶,视线都有些模糊。

    “出风头的代价。”林轩轻语道。

    打破剑馆的记录,扬名通天城,如今承受着相应代价。

    “师父,我练基础剑式还要多久。”

    众人不知道的是,江辰脑海中浮现出一段对话。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当时无名是这样和他说的。

    江辰一直不太明白,在提升风之奥义的过程中,也没得到任何剑法。

    说实话,他有想过师父是不想传授。

    直到今天,江辰才明白为什么。

    师父一直所说的剑道,并不是指传承,而是要他自创!

    基础剑式是一切剑术的开始,也是任何一门剑道的基石。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江辰明白了师父教给自己的东西远比想要的宝贵不知道多少。

    这一刻,他心境通明,灵光狂闪,周身刮起劲风。

    恍惚中,人们现已经穷途末路的路平又有变化。

    眼神再次变得凌厉,手中的剑锋更稳。

    呼!

    随着一口浊气吐出,路平手中的灵剑出明亮的光辉。

    在一连串脆响声中,天宇剑的犀利攻势受到阻挡。

    不仅如此,路平扭转乾坤,力压天宇剑。

    剑风呼啸,锋芒炽盛,剑如流星,还是基础剑式,但威力暴涨不知道多少倍。

    “这,这不应该啊!”

    抱着幸灾乐祸态度的石猇无法接受这点。

    “他,他掌握到明确的剑意!”

    “不可能!明确的剑意唯有得到剑道传承才能做到。”

    “除非!除非他在自创剑道。”

    “天!”

    倒是老师们看出原因所在,一个个惊为天人。

    没错,在这具没有剑道的法身上,江辰获得第二个属于自己的剑意。

    风霄!

    明确的剑意,赋予手中的剑不同意义。

    天宇剑的强度没有减弱,反而快达到特级弟子的程度。

    然而,依然是路平占据着上风,并且优势越来越大。

    “他不会,不会击败天宇剑吧?”

    从来都是撑到一炷香的时间到,还没听说过把天宇剑给击败的。

    可看上去确实有这样的迹象,天宇剑在路平剑势下不断退后。

    林轩神情凝重,双手紧紧握着拳头不放。

    还好,在天宇剑落败之前,一炷香的时间过去。

    测验结束!

    也不知为何,所有人都重重松下一口气。

    “到底是怎么教出来的,直接自创剑道吗?他这样年龄,真的可能吗?”中年女子不再骄傲,被直击心灵。

    “路平,直接跃升为特级学子。”

    从天宇剑中,传来一个显得机械的声音。

    沉默了两三秒后,殿内的哗然声快要掀开屋顶。

    这样的跃升,在剑馆成立以后,也是从来没有过的。

    “我不服!”

    同样在今天成为特级学子的石猇涨红着脸,大叫一声。

    在所有剑馆高层向他看来时,他马上道:“路平,我们来过招,让我看看你够不够格。”

    够不够格,不是他说的算。

    但这实在太出人意料,连老师们都没有开口。

    “正好,我也想试试。”

    江辰没有拒绝,离得他师父给出来的要求,他只剩下一步之遥。

    他连剑招的名字都有了。

    两个人很快来到大殿外,剩下的初级学子都顾不上测验,跑出来看热闹。

    “故弄玄虚,肯定是故弄玄虚,剑馆也不过如此,一定是大师给了好处,帮这家伙抬轿子。”

    石猇在心里找到自己愿意相信的理由,更是深信不疑。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