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过多久,特级学子的测验结束,按照百分之一的比例,只有林轩合格。

    一时之间,他成为焦点,人们议论着他会不会去剑阁。

    “肯定会啊,他是林家的人,家里有的是基业。”

    有人很羡慕。

    羡慕林轩的天资,更羡慕他的家世。

    江辰能明白这些人的感受。

    比方说剑神宫,学院的弟子四处建功立业,想要的就是在这片天地有一席之地。

    但人家林轩不需要打拼,只等着去继承。

    当然,就算是这样,要想加入学院也是困难重重。

    有些人一出生就领先绝多数人。

    这些学子羡慕是很正常的。

    和妒忌不同的是,羡慕的人都会抱有期望,想要通过努力实现目标。

    话说回来,特级学子结束,轮到的是高级学子。

    淘汰的几率降低不少,包括林霜月在内,通过的人有六个。

    其中还包括那位石猇。

    成为特级学子的林霜月没有太过高兴,因为这不是她的最终目标。

    “我一定要去剑阁。”

    看着林轩,她在心里面想到。

    同时,结束测验的她也开始为路平着想。

    “路平,你知道天宇剑衡量标准吗?”她问道。

    “不是按照不同等级来的吗?”江辰感到很诡异。

    “不是这么简单的,如果说一个剑道达到凡的人成为初级弟子,他岂不是轻松能成为中级?剑馆为保证质量,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生。”

    林霜月摇了摇头,见他不了解情况,变得很严肃。

    “初级弟子的测验,会按照他入门时候的成绩而来。”

    她说出大多数人不看好路平的原因。

    “你打破那么多记录,测验难度肯定很高,但你的老师………”

    林霜月有些犹豫,没把话说完。

    原来,越是优秀的学子,安排的老师也会是更好。

    只要努力和勤奋,便可通过测验。

    但是剑馆的学子都知道江辰被分配到那个滥竽充数的人下面。

    无名,这位剑馆的老师至今还没调教出一名学子。

    剑馆中的老师都对他很陌生。

    “这样啊?”

    江辰没想到剑馆还会这样严格,不过除此之外,并没觉得什么。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师父不比其他老师要弱。

    高级学子结束后,轮到中级弟子。

    到这时,看向江辰的人越来越多。

    就好像等待着犯死罪的人上刑场那一刻。

    甚至连许多老师都带着莫名笑意。

    “看来他成为师父的标杆啊。”

    若是他被淘汰,无名也将坐实滥竽充数的头衔。

    但也有人抱着期待,那就是副馆主。

    是他把江辰带到无名面前的。

    “你打算走后门吗?”

    忽然间,石猇走上前来,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学子们愣了下,接着哄堂大笑。

    “你别太过分!”

    林霜月不满道。

    这话是在嘲笑这路平被淘汰后要如何离开。

    同时暗指路平能加入剑馆是因为大师的施压,剑馆给其开后门。

    饶是江辰口才过人,也不得不称赞一句。

    当然,哪怕是最好的说词,也是建立在事实之上。

    如果结果相违背,说的天花乱坠也没用。

    中级学子由于人多,耽误不少时间,好不容易等到结束,同期的初级学子都很有默契往后退。

    这样一来,江辰成为站在最前面的人。

    所有目光也聚集在他身上。

    江辰露出一个路平心性该有的反应,那就是面无表情,眼神冷峻。

    “加油。”林霜月小声道。

    “霜月,你现在是站在他那边吗?”石猇不是滋味说道。

    “你管不着。”林霜月懒得和他多说。

    “好!”

    石猇把这怪罪到路平身上,只等着他被淘汰后,立马出手。

    “真是可惜。”

    路平走到天宇剑面前的时候,那个中年女子忽然开口。

    作为一个老师,这样说不同寻常,却也让学子们的嘲弄更加放肆。

    副馆主向她看去,眉头皱起。

    他没有开口责怪,因为如果不是无名的话,作为打破记录的路平,会被安排到中年女子那里。

    中年女子能担任林轩的师父,已经是说明一切。

    在无数人注视下,天宇剑生夺目光芒。

    在测验的过程中,从特级到初级,剑芒是越来越暗淡的,这也代表着强度。

    可是面对路平,天宇剑的强度都快达到高级学子的程度。

    也证明测验的标准确实如林霜月所说的。

    “打破所有记录的学子,结果在第一次测验的时候被淘汰,那真是美妙啊。”林轩轻语道。

    他的话让学子再次笑,老师们有些不悦,毕竟这关系到剑馆的名声。

    不过考验到林轩乃是今天唯一毕业的人,也都没说什么。

    “他的老师连这样的日子都不到场,真是够了。”

    中年女子看向周围,很是不满。

    的确,所有的老师都到场,唯独无名不在。

    “那是师父知道我一定会通过。”

    江辰作为路平,冷冷开口。

    “如果你不是拜他为师,我或许还会破例收下你。”中年女子说道。

    “并不需要。”

    江辰说道。

    “嘴硬。”

    中年女子闷哼一声,懒得多说。

    与此同时,天宇剑动了,一刻钟的计时开始。

    一把没人控制的剑锋,要更加危险。

    完全无迹可寻,没有脉络,只能凭借反应。

    天宇剑一出手,就是违背常理,直接贴着地面疾驰。

    从江辰双脚下穿过,来到其背后。

    在他转身那一刻,飞到空中,由上往下贯彻。

    许多人都吓了一跳,因为天宇剑完全没有留有余地。

    江辰眯起双眼,早已经出鞘的灵剑往上划出月牙光芒。

    只听见叮的一声,天宇剑去势改变。

    “挡住了?”

    在场的人无不是意外。

    如果说他在地上打一个滚,狼狈不堪躲过这一剑,他们不会如此。

    可如此干净利落,出剑潇洒,各个老师都是眼前亮。

    ”这才刚刚开始而已。“林轩不以为然,他根本对这一剑看不上眼。

    不过,天宇剑接下来的攻势令他动容。

    一剑飞驰,剑锋留下无数残影,仿佛同时出现千万把剑。

    在这之前的测验都是没有过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