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剑馆中,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人不在少数。

    像是那石猇。

    他们有意接近林霜月,虽然说后者也没抗拒或是刻意保持距离。

    但想要进一步发展难于登天。

    林霜月只把他们当成是普通朋友来对待。

    石猇等人心有不甘,也只能这样,他们可没勇气像巫族那样乱来。

    所以和路平传出来的绯闻让他们很不满。

    翌日,那石猇带着人来到路平练剑的偏僻后山,找到了他。

    “我本不想对付你,免得脏了我手,可你实在是不识趣。”

    看石猇的神色,今日是不会善罢甘休。

    跟来的剑馆学子也都是板着脸,不仅是来看热闹,更是助威来着。

    江辰也听到关于自己和林霜月的传闻,只觉得可笑,没有理会。

    万万没想到还会有人因此来找他。

    “你以为我怕你吗?”

    江辰眼神锐利,冷峻的一张脸像是经过无数多少的磨难。

    “好,我不动用剑道力量,教训你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

    说着,石猇拔剑了,那是把光彩夺目的宝剑,法器级兵器。

    外人眼里,路平手上的普通灵剑格外寒酸。

    “不用剑道力量吗?”

    江辰摇了摇头,强忍着发笑。

    “找死!”

    石猇把这当成是对自己的侮辱,二话不说出剑。

    在他看来,路平不过是初级学子。

    没用剑道力量,他的剑势看似平常,实则暗流涌动。

    江辰出剑相迎,又快又稳,精准无误接住对方的一剑。

    同时剑势展开,人剑合一,快如疾风。

    恍惚中,石猇有种错觉,好像自己才是被找麻烦的。

    接着,他狠劲也上来了,剑式越来越精妙。

    两人不停移动,剑气纵横,花草纷纷断落。

    其他人开始往后退,本来都抱着不以为然的态度。

    可是看着看着,他们惊奇的发现这个一直运用基础剑式的路平将石猇的剑法尽数化解。

    不仅占据着上风,还有所保留。

    虽然说石猇没有运用剑道力量,但是因为成为剑道力量,带到的改变是烙印在骨子里。

    哪怕是不使用剑道,一剑一式早已经经过剑道的改正。

    他们不仅在想路平如果成为剑道传人会是什么样子的。

    “这绝对是个天才。”

    加上入门测试时候的成绩,他们不由自主想到。

    “可恶。”

    对此,石猇相当不满,运剑如飞,得意剑招展露出锋芒。

    “是时候结束了。”

    然而江辰没兴趣和他继续比下去,眸光变得冷冽。

    七重风之奥义运转,剑锋刺出,平淡无奇的一剑化解剑招,更是破开石猇的防御。

    灵剑停留在石猇的脖子前,只要稍微往前刺出,便能了解掉他的性命。

    跟来助阵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石猇败的没有任何可以争论的余地。

    他自己都是愣了几秒,然后整张脸通红,很是恼怒。

    他大胆的挪开身子,和剑锋保持着距离。

    “怎么?还要再比不成?”江辰问道。

    “你心里清楚,真动起手来,你根本不是我对手。”石猇嘴硬道。

    “你是指剑道?”江辰有些意外有人的脸皮会这样厚。

    “我乃是七星强者,二气同修,掌握无上道法。”

    石猇傲然说着,还不忘打量他一眼,道:“你又算什么?几气同修?说出来听听?”

    闻言,江辰摇了摇头,看了眼对方手里的剑。

    “身为剑者的你,真是对剑的莫大侮辱。”

    说完这话,他头也不回离开。

    石猇胸膛剧烈起伏,目露怨恨,紧握手中宝剑。

    在他按捺不住要出手时,杂乱的脚步声响起。

    林霜月和一些听到消息赶来的学子到来。

    “石猇,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白痴!”林霜月不满道。

    她和江辰同样郁闷,尤其是石猇的反应。

    “这是打完了吗?”

    “谁赢了啊?没看到谁的剑落在地上啊?”

    “肯定是石猇,那还用说吗?”

    这些声音和林霜月的目光阻止了石猇。

    “霜月,我都是为你好。”石猇气道。

    这样的回答让林霜月直翻白眼,这种一厢情愿的男人最让人伤神。

    “我的事情你不要管!”林霜月说道。

    她没有意识到自己说这话又让别人误会了。

    石猇脸庞铁青,拦在正要离开的江辰身前。

    “路平,你说我不配为剑者,我告诉你,我起码还能继续留在剑馆,你又能怎么样?马上要被淘汰的东西。”

    “下次我的剑不会停下来。”江辰冷冷道。

    他的回答让新来的人一怔,想着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刚才江辰制服住石猇?

    再看石猇那些跟班的表情,似乎还真是这样。

    “那也要有下次才行。”

    留下一句话后,石猇带人离开,不想被人看笑话。

    林霜月不避嫌,来到江辰身边,询问他有没有事。

    江辰看了眼因此议论纷纷的人,也不知道该说林霜月是不拘小节,还是没有意识到。

    不管如何,这位林小姐性格鲜明。

    “没事,他没使用剑道力量。”江辰说道。

    闻言,林霜月也就放心了,她知道这路平的基础剑术有多厉害。

    “马上就要考验,没问题吧?”林霜月又道。

    测验看的是这段时间成长,哪怕天赋过人,若是心性懒惰,也是会被淘汰。

    考虑到路平被安排的老师,林霜月和其他人一样,不怎么看好。

    江辰表示一切随缘,为避免不必要麻烦,他和林霜月分开。

    接连经历两场实战,关于自创剑招,江辰心中已经有了明确方向。

    又过一日,测验的日子终于到来。

    不管是初级还是特级,都要通过对应的考验。

    高级要成为特级,初级要努力成为中级。

    如果不达标,也不会继续留在初级,而是被淘汰出剑馆。

    经过这样的筛选,不管什么时期,剑馆中的学子都是佼佼者。

    江辰来到剑馆的大殿,心里还在想着昨晚参悟时候发生的事情。

    “你就是江辰吧?我叫林轩,霜月的表哥。”

    一个声音打乱他的思绪,江辰不耐烦抬起头来,就见到一个英俊的青年,正微笑看着自己。

    江辰没从对方笑容中感受到善意,有的是一种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傲气。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