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得已下,林霜月施展出凡的剑道力量。|

    也正在这个时候,江辰突奇想,剑走偏锋,七重风之奥义绽放。

    双剑交锋在一起,都是失控,使得二人暴露在危险中。

    虽然说这是无法使用境界力量的地方,可剑锋对着眼睛或是颈脖,依然是会出事的。

    还好在最后一刻,江辰及时将剑收住,仅是斩断林霜月几根青丝。

    林霜月也不想杀人,努力想要收回剑锋,可无济于事,剑擦着江辰颈脖划去。

    鲜血直流,好在伤口不深,而且剑锋朝外。

    两人心有余悸,莫名看了对方一眼。

    “可恶!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两人还没说话,远处跑来一个青年男子。

    满脸凶恶的表情,怒视着江辰,像是要把他给撕裂。

    “你想伤到林小姐吗?!”

    来到江辰面前,他愤怒指控着,拳头挥舞,随时都会落在江辰身上。

    “石猇。”

    林霜月眉黛透露出不悦。

    然而这个叫石猇的人并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还以为在气江辰。

    他挥了挥手,示意林霜月不必担心,一切交给他。

    林霜月翻了一个白眼,懒得多说。

    “别以为你有大师资助你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普通人永远是普通人,不要妄想和我们比。”

    石猇说道。

    “你觉得自己很高贵吗?”江辰面露愠怒状,这是为了符合路平这具法身的心性。

    石猇咧嘴一笑,道:“自然是比你高到不知道哪里去,连剑道都没有的东西。”

    “对付垃圾,并不需要。”江辰冷冷道。

    “好,让我看看你有多厉害。”石猇求之不得,很乐意他这样说。

    “够了!”

    林霜月开口平息这场闹剧。

    石猇终于意识到什么,回头看向她。

    “霜月,难道你要这样算了?这可不像你啊。”

    听到这话,林霜月触动很大,想起动手前的心境。

    “难道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吗?”

    想到这里,林霜月撒腿就跑,根本不管江辰和石猇。

    “都是你惹的祸,马上将要测试,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没有剑道力量的人要怎么办!”石猇留下一句狠话,用最快度追了上去。

    江辰琢磨了一会儿,想着还是下次再教训这个讨厌的家伙。

    不过经过提醒,江辰想到确实是要进行测试。

    剑馆不是什么细水长流大势力,而是把来这里的人培养到一定程度后结束。

    测试是为了筛选掉已经接近极限的人。

    路平现在是中级弟子,往上还有高级、特级再到毕业。

    在剑馆,高级弟子都拥有着剑道力量。

    故而,早在石猇挑衅之前,很多人都不抱着看热闹的态度,想要看看他要怎么办。

    对此,江辰不是很担心。

    经过刚才的剑锋失控,他隐约中感参悟到什么。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他来到一处隐蔽地方。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看到林霜月也在这里。

    这次是蹲着,小脑袋撑在膝盖上。

    “你还要再打?”

    看到他来,林霜月俏脸竟是流露出煞气。

    “这里是我……”

    江辰正要说这里是他用来参悟和静修的地方。

    可看到对方的样子,他没把话说完。

    “行吧。”

    摇了摇头,他转身离开。

    “回来!”林霜月叫道。

    江辰停了下脚步,但是没有回头,背对着她。

    明白路平是什么人的林霜月跑到他面前来。

    “我问你,我是不是一个很可憎的女人?”林霜月眼眶通红,说道。

    “什么意思?”江辰故作不解。

    “如果有人特意来帮你救你,可你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死,是不是很可耻?”

    听到这个问题,江辰没有犹豫,直言道:“是。”

    林霜月撇了撇嘴,心想这家伙还真是够直接的。

    “生了什么事情?”江辰开口道。

    见他还知道询问,林霜月挑了挑眉,那表情无不是在说这才像话嘛。

    “江辰听说过吗?”

    “那个杀死巫族的人?”江辰强忍着笑,一本正经问道。

    “不容易啊,还有你听说过的人物,不过也是,听人说那家伙现在在血赤域也是风生水起。”

    林霜月说着说着现自己跑题了,忙道:“如果我告诉你巫族确实想要害我?”

    “那样很对不起江辰。”江辰一本正经说道。

    林霜月长叹一口气,道:“连你这个木头都知道。”

    “那为什么不说明真相?”江辰故作很茫然的样子。

    “巫族用金山银山赔罪,代价是不能道破他们的无耻行径,好让他们对付江辰。”

    江辰又道:“那个时候你在做什么?”

    “我拼命反对,但根本没用,在那样的家族中,一个人的声音是无比渺小的,我被软禁,一整晚的时间都在为江辰祈祷。”

    说到这里,林霜月灿烂一笑:“还好,那江辰有些能耐。”

    江辰心中苦笑。

    “那样的话,你也不必自责。”他说道。

    “你说得轻巧,你怎么知道他会不会原谅?”林霜月白了他一眼,嗔怪道。

    “如果他知道内情的话,不会怪你的。”

    “真的?”

    林霜月有些被说动了,不过还是有几分迟疑。

    “真的。”

    江辰回答的斩钉截铁,像是已经肯定。

    过了两三秒,林霜月傲娇的哼哼几声。

    她把这看成是这路平在安慰自己。

    换成是其他人她不会听进去,但是这个冷冰冰,油米不进的路平,形成一种奇妙反差。

    “我今天和你说的你不能告诉别人,否则你性命不保。”

    似模似样威胁几句后,林霜月郁结的心情好了不少,迈着矫健步伐离开。

    江辰摇了摇头,在林霜月身上,处处都能见到林月如的影子。

    …………

    如林霜月要求那样,江辰没有多嘴乱说。

    况且在剑馆也找不到其他人诉说。

    不过,两人的谈话被路过剑馆弟子看到。

    人们现林霜月情绪波动特别大,开始想入非非。

    于是,关于两人的故事版本立马流传开。

    比如说两个人其实已经偷偷在一起,然而林家看不上路平,棒打鸳鸯,两人正在闹分手!

    也有人听到江辰这个名字,猜测着这应该是三角恋。

    不得不说,剑馆学子的想象力还是挺丰富的。

    大多数人都是抱着好玩,不过也有人因此生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