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雷力达到神雷,雷法练就《五雷正法》,配合上不败金身,使得江辰的战力在星尊中只输给少部分在境界上高于自己的优秀天才。天『籁小  『说

    不过,他觉得雷电之力远不止如此。

    如果神雷是终点的话,那么最强雷法的后面两重境又会是什么样的?

    在和张寒动手的过程中,他运用雷霆之力,突奇想,抓住了什么。

    在达到神雷之后,他要做的是不受限制,能容易挥雷电之力。

    比如说神剑御雷,那也是在达到神雷以后才能做到的。

    现在,他琢磨着将神剑御雷的威力挥到最大。

    做法是将神雷给压缩,随着剑式爆。

    他坐在灵池中开始尝试,浑身电闪雷鸣,周围的虎军士兵不敢靠近。

    “他在做什么?”

    和其他士兵不一样,张寒来自半妖族,见识和眼力都比一般的士兵要好得多。

    所以他看出江辰不是在修炼。

    如果是雷法修炼的话,天空必然是雷云密布,神雷轰鸣。

    现在满池子的雷电,乃是江辰自己散出来的。

    待到入眼处都是雷霆时,江辰开始试图将这些雷电控制到一点。

    张寒心惊胆跳,他见过其他的雷法传承者,都没像江辰这样疯狂的。

    作为天底下最狂暴的力量,江辰竟是试图将其给压缩。

    “他想要干什么?”

    这些雷电迟早是要达到临界点爆的,到时候在中心的江辰必然遭到重创。

    可是,在他现雷霆快要失控的那一瞬间,江辰的天阙剑自动出鞘,飞到雷电中。

    所有的雷电被打入剑身!

    在道剑的剧烈晃动下,张寒看到那些雷电在剑身上留下一道纹理!

    同时,张寒还看到江辰面露出喜色。

    紧接着,江辰在重复着这个过程,一道道雷纹出现在剑身。

    在这过程中,天空中有雷云开始凝聚!

    整个过程一直维持了半个钟头,虎军士兵看着天底下最强大的力量被江辰掌控自如,心服口服。

    好不容易等到结束,人们想看看有什么变化,但那把交织着上百条雷纹的天阙剑马上收入剑鞘。

    等到江辰从灵池出来,人们现池子中的灵液澄清许多,这是被吸收了灵性。

    不过再过一段时间后,灵池又会恢复,不过那时已经和他们无关。

    灵池是七黎大6的财产,他们只是现者。

    等到江辰上岸,张寒马上迎来,激动道:“熊罡修有玄明气和玄空气,攻势凶猛,最难的都是,他还掌握一门相应的道法。”

    玄明气和玄空气的组合很少见,故而适合的道法也很少。

    这个熊罡不仅同修,还得到二气适合的道法,确实不简单。

    最关键的,熊刚乃是八星强者。

    和何无欢一样,只是到时候动手不得使用青铜鼎。

    在星尊中,境界是最容易被忽视的,但也是离不开的基础。

    多一个星宫,容纳的气也会更多。

    江辰越级挑战很常见,而一旦他境界追上去,那个阶段的敌人将会不堪一击。

    “最棘手的,还是他的年龄。”张寒又道。

    年龄代表着时间,或许境界不算太了得,可掌握的底牌必然不少。

    “不必担心。”

    江辰笑了笑,看着一个人也没少的士兵们,道:“我们回去!”

    受到鼓舞,队伍气势如虹,也开始期待着江辰成为军长的情景。

    “刚来一天就成为军长,那岂不是要创记录?”有人想到这里,兴奋不已。

    回到军营的时候,玄机军各个队伍已经回来。

    各军都有收获,有的猎杀凶兽,有的现矿脉,像是他们,找寻到灵池。

    然而,张寒等人很快得知现灵池的功劳被熊罡给夺了去!

    要知道,江辰斩杀帝魔蝎会有功绩,现灵池可以享用一次,之后玲珑皇还有着自己的奖赏。

    但是熊罡以军长名义抢走功劳,说是他告知江辰灵池方位的。

    最绝的是,在行军记录中,灵池确实早在半个月前被标注。

    “可恶啊,那熊罡知道灵池,但是无法顺利解决帝魔蝎,又不肯找人来瓜分掉功劳!”张寒终于明白熊罡的真面目,气恼不已。

    其他人也是一样,本来印象中只觉得熊罡是个粗人,万万没想到这样卑鄙。

    “一个刚来的愣头青,还能自己现灵池不成?”军营中,熊罡还在叫嚣着。

    再看其他士兵的样子,也都相信他的说法。

    “来吧,江辰!让我看看你能如何!”

    看到江辰回来,他先制人,大声叫嚣着。

    江辰面不改色,倒是张寒等人咽不下这口气。

    “江辰,你确定要这样吗?”

    虎军中另外一名军长萧厉出现,他雪白的战袍染着一抹鲜红色。

    今日有一头比帝魔蝎还要恐怖的凶兽死在他的铁枪下。

    同样的,他也是能决定谁当另外一名军长的人。

    不然的话,熊罡不会对他那样尊敬。

    “萧哥,这家伙就和传闻中一样,不可一世,欠教训。”

    熊罡嘲弄道。

    “我已经决定。”江辰平静道。

    “打败军长,你会成为新的军长,这是规矩,但你挑战的条件,是要得到你的兵支持。”

    萧厉说道。

    这也是为了防止别人把军职当成跳板。

    获得士兵的尊敬,是血赤域非常看重的。

    “将士们,你们怎么说?”江辰轻轻一笑,说道。

    “战!战!战!”

    以张寒为,几十个士兵齐声大叫,高昂的战意让看热闹的其他甲士们惊讶不已。

    这才一天还没过去,这江辰到底是有着什么魔力?

    萧厉冷峻的脸庞也有些动容,眸光深邃。

    “那么战吧。”

    规矩都已经符合,自然没有阻止的理由。

    他也不偏袒任何一方。

    熊罡冷笑连连,不知道是真的自信还是想要吓唬人。

    “不得使用任何外力,还请萧哥帮我看着这小子。”他说道。

    萧厉微微点头,道:“你也是。”

    “哈哈哈,对付这样一个小子,还不需要。”

    于是乎,江辰和熊罡飞到高空。

    和早上那场战斗不同的是,这次整个军营传来擂鼓声。

    如果说江辰和张寒的战斗只是建立威望,那么这次就是正式的对决。

    鼓声有着独特的节奏,七黎大6的人都明白这代表着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