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妖和兽的区别,在于妖能化形成人。

    兽只要达到化形,便称为妖。

    妖具有完整的情感,妖和其他各族生下来的孩子被称为半妖。

    久而久之,半妖越来越多,形成一个部族。

    一直以来,半妖族都处于隐世状态,就跟其他各族一样。

    如今万族出世,半妖族也按耐不住寂寞了!

    话说回来,张寒展现出半妖族的强大,浩瀚如海的力量被其完全掌握,配合武与道的奥义,威力无穷。

    要不是成为五星强者,江辰刚才的话可就真的成为狂言。

    他二话不说,开启不败金身,同时运转五雷正法。

    “雷霆之怒!”

    立于原地,他挥舞着拳头,万千神雷在轰鸣着。

    “嗯?”

    忽然间,江辰心中一动,不知为何,心中浮现出最强雷法,冥冥之中抓住什么东西。

    同时,拳锋迎上战矛,爆发出来的威能要将虚空都给震碎。

    刮起的大风肆虐着整片平原,军营也被吹的东倒西歪。

    但是一个士卒屹立不动,盯着战局不放。

    正如江辰所说的,他没有后退半步,反倒是张寒被打飞出去。

    随着惊呼声响起,所有人对江辰刮目相看。

    “这个人有两下子啊。”

    “还以为就只是人榜的程度。”

    “打破诅咒与的神体,真是坚不可摧。”

    张寒为了磨练自己,在玄机军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从小兵做起,凭借着能力得到尊敬。

    所以他成为兵长,在玄机军眼中是实至名归的事情。

    突然冒出来的江辰改变这一切,才会有今天发生的事情。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江辰可以天降过来成为兵长。

    张寒不仅被震飞出去,甚至嘴角还挂着血迹,脸色苍白,遭到重创!

    一方是蓄力,一方是爆发式出击。

    这样的结果足以说明两人的差距。

    江辰逐渐收起神雷,心思完全不在胜负上,倘若他连兵长都没资格上,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

    他在想的是刚才那种感觉,像是找到了最强雷法后面缺失的精髓。

    回到军营中,他想到什么,看向那位熊罡,道:“要如何成为军长?”

    这个问题让熊罡彻底板起脸,不再怪笑。

    凶虎营的人无比紧张,对江辰看法有所改变的他们,又回到开始。

    “很简单,打败一名军长就可以。”熊罡冷冷道。

    江辰跃跃欲试,上下打量着这个恶心人的家伙。

    “好了!”

    然而,萧厉没有允许这场闹剧继续。

    “你们都是认为自己闲得慌吗?没事做了?一刻钟准备,继续任务!”

    眼看萧厉发火,凶虎营上下不敢吭声,连熊罡都老老实实。

    “你们出来。”

    旋即,萧厉目光在虎营中扫过。

    马上有七八十个士卒出列,一个个都意识到什么,满脸无奈。

    “他们归你管。”萧厉向江辰说了一句。

    “嗯。”

    江辰目光落在这些士兵身上。

    大多都三十四岁,星尊境界,一气单修,是星尊生物链中最下面的。

    “每一排十个,分七排站好!”

    江辰沉声道。

    由于是修行之人,哪怕是在军队的坏境,都是很懒散。

    听到江辰这一道命令,虎营其他人暗自偷笑。

    “这家伙,以为我们是王牌军吗?”熊罡嘲弄的笑了笑。

    意外的是,听到命令的人都如遭雷击,一个个很听话的站好站直。

    仔细一看,才发现江辰一双眼睛眸光炽烈,带来的压迫感叫人喘不过来气。

    “跟着我,只需要记住下面这句话:功必赏,过必罚,误必惩,绩必奖。”

    站着一排排的士兵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听明白没有?”江辰大喝道。

    “明白。”有人承受不住他的威压,开口附和。

    “都没吃饭吗?!我再问一次,听明白没有?”江辰板着一张脸,严厉道。

    “明白!”

    咆哮声震响整个军营,引来无数人侧目。

    高昂的战意直冲云霄,玲玲宫的沧月露出意外之色。

    “看来要不来多久,天火军会后悔自己的决定啊。”

    她呢喃一声。

    “搞的和正规军似的。”

    另外一边,王腾有些吃味道。

    玲珑军才是王牌,他身为玲玲军的军长,在得知江辰加入的是玄机军时,多少有些自豪。

    可看到旁边天灵崇拜的样子,王腾有些咽不下这口气。

    同时,玄机军的军营大开,五军将士赶赴各个方向,执行任务。

    七黎大陆辽阔无边,至今为止,还有许多陌生的地域,甚至连一张完整的地图都没有。

    故而,玄机军要做的事情是探路,记下路线,寻找可以开发的宝地,比如说矿脉。

    第一个发现者,会得到奖励。

    当然危险也是有的,许多生存在这片大陆的凶兽可不好惹。

    那边,凶虎军飞出千里之后,军长熊罡下达命令。

    五名兵长,分别率领着自己的士卒以扇形前进。

    “江辰兵长,你往吞天山方向,你的兵会告诉那是什么的。”

    在指挥江辰的时候,他明显又在捣鬼。

    其余将士露出戏谑笑容,江辰这边的人一个个脸色发苦。

    分头行动后,在后方有一个人影快速追上江辰。

    是那张寒!

    由于受伤,所以留在军营休息,不必参加开垦任务。

    江辰一开始还以为是来找麻烦的,没想到对方第一句话就是:“我入你队伍。”

    看他样子,神色有几分别扭,但更多的是坚定。

    “吞天山的方向?那里是一片石山,其中有一座山酷似一头仰天张嘴的凶兽首部,所以得名,过了吞天山,是最危险的区域。”

    张寒了解到方向后,快速说出江辰想要的信息。

    “你合格了。”

    江辰也不是小气的人,对方都不计较,他更不放在心上。

    队伍一路前行,没过多久,江辰看到了吞天山。

    确实和张寒说的那样,像是一头咆哮的凶兽首部,还能从嘴里到山的里面。

    最难得的这还是自然形成的。

    “小心戒备。”

    吞天山外边,是一片荒芜和原始的面貌,天空昏沉沉的,远处还有各色妖异的光芒闪烁。

    看到江辰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其他士卒也都感到安心,跟在后面。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