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玲珑皇麾下有两支军队,分别是玲珑军和玄机军。

    从名字来看,玲珑军是七黎大6的王牌,也是玲珑皇的直属力量。

    江辰被安排进玄机军,这在其他人预料之内。

    倘若直接进玲珑军才真正叫人意外。

    领到属于自己的战甲,江辰正式加入血赤域。

    最高兴的自然是天灵,这意味着两人有了长时间相处的机会。

    可惜留给两人的独处时间不多。

    成为兵长,获得功绩,是要付出的。

    翌日,拂晓时分,江辰来到驻扎在平原中的军营。

    和他一起来的还有韩立,他是玄机军的一名军长。

    如同兵长不仅一位,军长也是同样。

    在知晓江辰不归自己管的时候,韩立不知为何反而松下一口气。

    犹豫了一会儿,韩立好心说道:“江辰,你要加入的是凶虎军,你要小心了。”

    玄机军分为鹤营、鹰营、虎营、熊营、鹿营。

    韩立乃是鹰营,所以就算他是军长,也无法管到江辰。

    根据韩立对凶虎军的了解,江辰去哪里肯定不好受。

    不过韩立还是挺谨慎的,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二人落在军营外,从大门步入到演练场。

    “江辰!”

    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只见不远处有个壮汉正看向这边。

    “凶虎营的军长之一,熊罡。”

    韩立小声提醒一句。

    江辰走到虎营中,立马被一道道异样的目光注视着。

    这些目光有的带着好奇,有的带着不屑,甚至还有恶意。

    下巴满是浓密长须的熊罡皮笑肉不笑,大声道:“来,我给大伙介绍下,这位就是走后门的大天才。”

    话音落下,虎营哄堂大笑。

    “喂!听人说你是天灵相好,真的假的?”

    “沧月脚丫子滋味怎么样?一定舔的她很舒服才帮你引见吧。”

    “一看就是中看不中用的小白脸。”

    这些士兵一个个不修边幅,言语低俗,看着根本不像是星尊。

    江辰没经过任何考验成为兵长,对于七黎大6来说是破例的。

    也很难让人信服。

    “别在意,军队就是这样,崇尚的是强者。”熊罡面相粗犷,看着不拘小节,实际上一肚子坏水。

    “你们认为我不配当兵长?”

    江辰知道这时候不能退缩,否则在这里永远别想抬起头来。

    “瞧你这话说的,怎么开不起玩笑呢?”

    熊罡笑了笑,伸手往人群招了招手,道:“张寒,出列!”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高大青年大步走来,脸庞阴沉。

    “我问你,你服不服新兵长?”熊罡大声问道。

    “不服!”

    这个叫张寒比其他人还要激动。

    “兵长,如果不是你的话,张寒将会是虎营的新兵长,是经过考验和将士们认可的。”熊罡收敛起笑容,一本正经道。

    江辰迎上张寒火药味十足的眼神,耸了耸肩,道:“那还等什么?不服就战,别把自己憋坏。”

    “兵长,你确定要这样?”熊罡嘿嘿一笑,早有预料,明知故问。

    “如果我败了,我会离开虎营。”江辰说道。

    “好!”

    张寒等的就是这句话,手中出现一柄血红色战矛,矛尖是暗金色的。

    随着星海的爆,整个人飞到空中,身上战甲出碰撞的清脆声。

    呜呜呜!

    整个军营的士兵也都高举着手臂,期待着这场战斗。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玲珑宫。

    天灵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后,隐约有些担心,正好沧月也在附近。

    “沧月姐……”天灵正要开口。

    “天灵,把他安排到凶虎营是我的意思,如果他连这都无法震住,更不要想着在血赤域立足。”沧月打断她的话,表示不会出手干扰。

    “是啊,天灵,他毕竟获得不败战神的称号,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小剑尊王腾也是闻讯而来,正好听到这番对话,微微一笑。

    他期待着和江辰一战,在这之前,也想看看江辰的表现。

    “不是,这我当然知道,我的意思说,如果不阻止的话,指不定江辰会做出什么来。”

    天灵焦急了,她可不是担心江辰,是担心整个虎营!

    听明白她的意思,沧月和王腾都很意外看过来。

    “张寒可不是一般人,在学院中,乃是虎级顶尖的那一批弟子,最重要的是,地榜排名八十七。”

    这是很不容易的,地榜已经不再成为衡量实力的标杆,而是一种荣耀,代表着年轻有为。

    “才八十七啊。”天灵呢喃一句,还是担心闹出人命。

    话又说回来,军营上空,江辰来到和张寒的相同高度。

    “我站着不动,如果你能逼退我一步,兵长让给你。”江辰说道。

    这话一出,军营中的喧哗声开始消停,将士们看向彼此,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出夸张的叫声。

    “看来兵长很自信嘛!”

    熊罡怪声怪气大叫着。

    “熊罡,你又在闹什么。”

    正当这时,一个带着不悦的声音传来。

    “萧哥。”

    熊罡看向来人,身披白色战袍,人过三十,依然是气宇非凡。

    正是凶虎营另外一名军长,萧厉。

    “要不这样做,兄弟们不服气啊。”熊罡解释道。

    听他这样说,萧厉抬头看天,抿紧着嘴唇,没有阻止。

    军队中,还是要看实力的。

    张寒听到江辰说出这样的狂言,气得不轻,手中战矛嗡嗡作响,雄浑的力量喷色出来。

    气芒宛如一头不知名的史前凶兽,盘旋在他手中的战矛中。

    “乱天龙矛!”

    张寒使出最强式,血性十足,根本不给自己留后路。

    “太鲁莽了,也不怕江辰是在骗他!”

    “这叫勇猛,只有小人才会退缩。”

    “干翻这个小白脸!”

    下面虎营的士兵大叫着。

    江辰眉毛一挑,看着对方蓄力,仿佛面对着正在袭来的狂风暴雨。

    “传承世家的吗?不对!是半妖族的。”

    江辰一眼看穿对方的攻势,心中有些震撼。

    不等多想,张寒的战矛带着摧枯拉朽之势袭来。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