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来徐胜和这江辰有仇啊。”

    在广场不远处的城墙上,有几道身影伫立着。

    纵然相隔一段距离,他们也比广场上的人看得更加清楚。

    在万化金炎中,江辰承受的威能远过其他人。

    “不能这样说,这江辰能掌握焚天妖炎,自然要施加难度才行。”

    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瓮声瓮气说道。

    “战鹜皇,我也就是说说,你也不必这样焦急吧。”

    先前说话的人轻笑道。

    这几个正是血赤域的皇,在招募的日子凑在一起。

    十秒的时间在他们说话中过去。

    万化金炎散去,经受考验的人大多都晕眩在地,浑身冒着青烟。

    其中还包括一名鬼级弟子。

    不过也有人站着,江辰和另外一名弟子。

    令人吃惊的是,江辰宛如没事人似的,不像承受过异火的考验。

    “难不成徐胜给他开后门?”有人不由想到。

    知道内情的人则是佩服起江辰对火的掌控。

    这样的人,最适合天火军!

    “你不合格!”

    可谁也没想到的是,徐胜指着江辰,宣布着结果。

    众人意外不已,包括江辰在内。

    “为什么?”他问道。

    “说你不行,就是不行,军中规矩,无条件服从,你连这都做不到,来这里干什么?!”徐胜没有给他说法,反而训斥一句。

    这位年轻的将领不知为何特别针对江辰。

    那边城墙上,战鹜皇感受着旁人怪异的目光,说道:“肯定是徐胜现了什么。”

    其他的皇也不说话,虽然不公平,但也没必要为一个江辰开罪脾气火爆的战鹜皇。

    江辰还在想着是什么地方得罪过这人。

    “难道李长青能耐那样大?”

    他不太确定,神战堂和血赤域相隔特别远。

    “也罢。”

    江辰见无人出来说话,也不和对方计较,打算去风行军或是奔雷军。

    “五大军都不会接纳你,离开。”

    可徐胜没有罢休,将他逼入到绝境。

    人们开始议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肯定是江辰在什么地方得罪过徐胜。”

    “这江辰脾气是出了名的糟糕,也不奇怪。”

    “做人还是要低调啊。”

    人们没有对徐胜做法感到生气,反而有幸灾乐祸的味道。

    “叫那人出来吧。”

    江辰沉吟了几秒钟,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徐胜剑眉紧皱着,目光如利箭一样盯着他。

    “暗中和你传音的人。”江辰耸了耸肩,像是早已经看穿。

    徐胜脸色微变,正要训斥,清脆的脚步声响起。

    “江辰,可曾会想过有这一天?”

    来人的声音非常熟悉,江辰马上想到是谁。

    “今天真是熟人都快凑齐了。”

    江辰恍然大悟,嘴角掀起一丝弧度。

    “真是熟悉的讨厌笑容啊。”来人戏谑道。

    江辰说道:“不怕我杀你吗?”

    能让江辰有这样态度的女子,九界中不多。

    排在最前面的是唐诗雅。

    这个女人和江辰印象中生了极大变化。

    或许是因为披甲的缘故,没有以前清雅脱俗的气质。

    当然,江辰知道那也只是虚伪的假面具。

    此时,唐诗雅修长的小腿上穿着战靴,长到膝盖,花纹是金属的光泽和身上那件战甲乃是一套。

    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面,裙摆外披着钢甲。

    整套战甲几乎是为她量身定做,英武不失美感。

    无论是气质如何变化,那张绝美的脸孔依然有着摄魂魅力。

    “你还在小看我吗?迟早会付出代价的!”

    唐诗雅优雅的笑了笑,黑眸冰冷,道:“在这里,只有我向你动手的份。”

    话音落下,广场边上的五军甲士向江辰投以充满敌意的眼神。

    江辰这才现她在血赤域中,也是将领级。

    他感到难以置信,这女人成长未免太快了。

    不过想到她修炼的功法后,立马释然。

    “这次又是祸害了谁才换来你这样的成长?”

    在宁昊天后,唐诗雅《情丝劫》肯定又成功一次,甚至是两次。

    她的体质越来越惊人,境界突飞猛进。

    加上巫族双瞳者的资源培养,现在的她已经今非昔比。

    “《情丝劫》没你说的那样不堪,否则我又何必苦练!”

    唐诗雅传音道:“现在的我,如果将情心给你,你会一步登天,想要吗?”

    说完,她妖媚一笑,要亲耳听到江辰说出后悔。

    “不想。”

    江辰摇了摇头,很是遗憾,道:“这样的笑容,以前是不会出现在你脸上的,这值得吗?”

    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的唐诗雅怒了。

    “你这样的语气是什么意思?少瞧不起人!我到现在……”

    到嘴边的话正要脱口而出,还好唐诗雅及时克制住。

    她顾及地看了眼左右,说道:“我到现在还是完璧之身,除了你,其他男人连吻都不用就会入情,真是愚蠢至极。”

    “小心玩火**。”江辰说道。

    “比起你的疯狂行为,有资格和这我说这些吗?”唐诗雅好笑道。

    那边,徐胜阴沉着脸上前,忍受不住江辰和唐诗雅的闲谈。

    “离开,否则杀无赦!”他冷喝道。

    五军甲士宛如潮水涌来,把江辰团团包围。

    “怎么?断我去路,还不准我久留?好大威风啊,我倒要问问,我若是不作为血赤域一员,你凭什么在主城赶我?你是域主吗?”

    一顶大帽子盖下来,徐胜顿时哑口无言。

    “你还是一样伶牙俐齿啊。”唐诗雅莫名道。

    闻言,徐神脸庞流露出愠怒,道:“我让你滚,你就滚!”

    宛如惊雷响起,广场上下一片哗然。

    五军将士也凝聚出惊人的战意,朝着江辰压来。

    至于其他弟子满脸的幸灾乐祸,江辰足以占据着一个名额,所以他们乐于见到他倒霉。

    “住手!”

    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又是一名女战将迈着矫健的步伐走来。

    在她身后还跟着面露关切的天灵。

    “沧月!和徐胜并驾齐驱的将领!”

    “看来这江辰也有人啊。”

    “这下有好戏看了。”

    人们嘴中的沧月姿色和唐诗雅相当,不同的是从骨子里流露出傲气。

    “江辰是我妹妹好友,你凭什么赶他?”

    她看着徐胜,直接质问一句。

    “凭什么?他是我朋友的敌人,够吗?”徐胜冷冷道。

    “你以为血赤域是你家吗?”沧月气恼道。

    “血赤域人人好战,强者为尊,弱者没有资格。”徐胜又道。

    “你认为自己比我强?”

    沧月一双凤目眯起,高昂的战意喷涌而出。

    “徐胜大哥,算了吧,不要为我伤了血赤域的和气。”

    在这时候,唐诗雅开口道,表现的很无辜,仿佛这一切不是因她而起。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