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当江辰出神时,遍体生寒。天籁小『『说.2

    “得罪了。”

    夜雪把话说完,刚才拍卖得来的道剑点向江辰。

    “等一下……”

    江辰还没有把话说完,全身上下被冻结,成为一个冰雕。

    夜雪动作优雅的向前,像是摘花一样将冰魄石拿走。

    正当她打算离开的时候,被杂货铺的结界困住。

    “冰封千里!”

    夜雪二话不说,就要以蛮力破解结界。

    “师姐,不要冲动。”

    还好在这时,真容的江辰出现在门口,阻止她的行为。

    夜雪柳眉没有舒展开来,用着不善的眼神盯着他。

    江辰知道玩大了,误会也大了。

    “师姐,你先把他给解开。”江辰硬着头皮说道。

    “为什么?你知道他刚才打算做什么吗?”师姐的眼神变得无比锐利。

    “我知道,你先解开嘛,我给你解释。”江辰忙道。

    闻言,夜雪如遭重击,眼眶湿润,紧握着手中的剑不放。

    良久过后,她咬了咬牙,背过身去,同时玄冰解除。

    “师姐,你看。”

    夜雪本来已经决定不听任何解释,但忽然现说话声音方向不对劲。

    她回头一看,现那位罗成大师的容貌正在生变化。

    很快的,两个师弟出现在面前。

    为了让夜雪相信,本尊和法身走在一起,相互融合。

    一时之间,本尊获得了江辰这段时间在雷法上的突破,以及从雷神宗那里得到的最强雷法。

    而本尊每天过着把仙丹当成豆子吃的日子,已经离得五星强者不远。

    事实上,只要他愿意,马上就能是五星强者。

    可那样会引动雷劫,江辰强压着不突破。

    夜雪表情无比精彩,在这张上苍精心雕琢出来的脸庞上,能看到这样的神色特别有意思。

    夜雪是聪明人,马上明白过来,先前心中的存疑也烟消云散。

    不过在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后,神色依然是冰冷。

    正要卖弄的江辰看到师姐这个样子,一下子愣在原地。

    没有等他说话,玄冰再次将他给困住。

    这次夜雪给他留了一张脸庞在外面。

    “师弟,你可真会玩。”

    夜雪难得的灿烂笑着,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

    江辰心中叫苦,这个样子的师姐,可是最危险的。

    “师姐,我这不是想给你惊喜来着吗?”江辰讪笑道。

    “我只感觉到惊吓。”夜雪不满道。

    她刚才还真以为江辰任由着自己被陌生人给调戏甚至是轻薄。

    现在得知都是一个人,那自然是没什么。

    可不代表她会轻易原谅这家伙。

    “师姐,我们还是把心思放在冰魄石吧。”江辰开始转移话题。

    这话起到作用,在南宫雪这件事上,夜雪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态度。

    也正因为如此,她又不满江辰在这种时还耍滑头。

    她没有解除玄冰,将破碎的冰魄石拿在手上。

    这块奇石比宝石还要透彻,没有任何杂质,有着天然的美感。

    可惜的只是残缺,被撕扯掉的部位很明显。

    “宝海拍卖会的人说那个现冰魄石的小世界已经不复存在。”

    江辰肃然说道,同时悄悄将玄冰给融化。

    “这可真的是……”夜雪陷入到两难之境。

    破碎的冰魄石能卖出天价,证明着还有效果。

    问题是能不能用于南宫雪复活。

    “古老的记载中,只是提过需要冰魄石,没有提完整或是残缺。”夜雪说道。

    “但默认的是完整吧。”江辰不放心道。

    就好像在书本上记录一根笔,不会特意去标注笔是不是完整。

    不过江辰也知道夜雪的意思,这样重要的事情,如何会有影响,肯定会有标注。

    然而就是没有,否则两人也不会陷入犹豫。

    “要不我们再等一下?”江辰不敢冒险。

    那可是一条人命,他最重要的人之一。

    “残缺的冰魄石无法长久保存,它的效果会逐渐消失,拍卖会没有跟你说吗?”夜雪疑惑道。

    江辰一怔,这他还真是不知道,“真是奸商啊。”

    他明白了夜雪的纠结。

    绝迹的冰魄石好不容易被他们遇到,这个机会可能只有这一次。

    也有可能在不久将来,冰魄石变得随处可见。

    然而,谁又能保证?

    看着夜雪苍白的脸色,江辰握住她的小手,坚定道:“我们不要冒险,我去找那个女人谈谈。”

    夜雪眼前一亮,来自古灵族的人,知道的确实会比她多。

    “那女人不是去圣级大6了吗?”夜雪说道。

    “无妨,我现在可是大师。”

    江辰摇身一变,又变成罗成大师,吩咐云珍商会,表示自己想和那个面纱女人会见一次。

    仅仅是一晚上,谢婷带来消息,表示已经安排好见面的地点。

    在商会中,通过投影的方式。

    “看来这女人对冰魄石很感兴趣啊。”

    江辰心想到,要不是这样,恐怕那女人不会答应。

    “你拍下冰魄石是用来铸造道器,去商量这事不太好吧?”夜雪注意到这些细节。

    “可如果让真容去的话,说话都没有分量啊。”江辰无奈道。

    于是,在商会的贵宾房间中,江辰看到了投影下的面纱女子。

    同样的,他也是投影,两人所在的房间摆设一模一样,故而违和感很快消除。

    “真是让人意外的见面啊。”

    “我印象中,冰灵族都是冷冰冰的,姑娘反倒是让我觉得是火灵族的。”江辰没有焦急,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面纱女人出银铃般的笑声,花枝招展。

    笑完后,她又道:“大师有话直说吧,何必绕弯子?”

    “残缺的冰魄石无法满足我铸造道器,姑娘来自古灵族……”江辰说道。

    “如果我能拿出完整的冰魄石,又何必和你竞价。”

    面纱女人打断他的话。

    闻言,江辰感到失望,不过这话倒是没假。

    “不过,冰魄石这样的宝物,天地间可不会只剩下这块残缺的。”面纱女人又道。

    “姑娘知道吗?”

    “问题是我为什么告诉你?大师处于我的台阶之上,我想肯定会有办法的。”面纱女子轻笑道。

    自古以来女子最是记仇,这话倒是不假。

    江辰有些后悔昨天说那些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