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鹤老三不知江辰剑法的厉害,以为光凭着速度就能斩杀这位天道门的弟子。

    “好好厉害的剑,不过就算如此,你也不应该不应该马上知道我位置啊!”鹤老三手握着胸前伤口,不甘心的说出心中疑惑。

    “因为你的奥秘功法低级,破绽太多。”江辰说道。

    一门功法,会因为很多原因发生演变,变得面目全非都有可能。

    比如说一个门派,有本天极功法。

    后来,门派遭遇危机,门中弟子四散逃走,

    之后,这些弟子将自己从功法中学到的部分总结归纳,创造出新的功法传授后人,只是因为不够完整,功法品级会变成地级或是更低。

    然后这些功法又进一步因为相似的原因演变。

    鹤长老修炼的奥秘功法,正是演变后的黄级功法。

    江辰都能推测出是从哪本天极功法演变而来的,自然一眼看出破绽。

    听到引以为傲的功法被说得这样不入流,鹤长老气的吐血,死时瞪大着双眼,可见有多不甘心。

    刀剑帮的人没想到江辰这般神勇,一剑斩杀比自己境界还要高的鹤老三。

    现在,他们骑虎难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不愿意和江辰发生冲突,又不知道江辰肯不肯罢休。

    这个时候,楚洛捡起从鹤老三手中滚落的药丸,塞入嘴中。

    旋即,她站了起来,面如冰霜,杀向刀剑帮的人。

    见到这一幕,江辰将赤霄剑收起。

    楚洛的实力不弱,聚元境后期圆满,掌握剑点,刀剑帮的人在她面前只能说是乌合之众。

    “多谢帮忙。”

    沙兰说话时,悄悄打量着江辰脸颊,忽然垂下眼睑,拨弄着秀发,露齿笑道:“原来你剑法这样了得,之前是我小看你了。”

    大齐国民风彪悍,崇尚武力,只有强大的男人才会得到女人的垂青。

    “好说,你怎么没和你哥哥在一起?”江辰问道。

    “你是想知道闻心和孟浩吧?”沙兰反问道。

    江辰略显意外,这女人不仅聪明,还很直接。

    看到江辰的神情,沙兰得到确定,道:“他们和我哥哥跑向另外一个方向,应该没事。”

    “敢打浮空岛弟子的主意,你们是找死。”

    楚洛突然冷喝一声,刀剑帮的人被杀的片甲不留,她还不解恨,用力一甩剑刃的鲜血,冷哼一声。

    她想到什么,看向江辰,道:“你是从外面进来的?外面是什么地方,能出去吗?”

    “你们不是从外面进来的?”

    “不是,那后面有个小门。”沙兰说道。

    江辰说明外面的情况,得知被困在这地底下后,几个浮空岛的女弟子乱成一团,有一个还在偷偷抹眼泪。

    “师姐,我们要怎么办啊?会不会死在这里啊。”

    “我不想死啊!”

    “我我也不知道。”

    楚洛慌了神,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里是皇陵,朱雀国历代皇帝死后都会被送进来,是有出口的。”江辰说道。

    闻言,楚洛和沙兰等女眼前一亮,炙热的目光向他看来。

    “你怎么知道?”

    “快带我们出去啊!”

    面对浮空岛女弟子的期待,江辰无动于衷,依靠在桌子边上,道:“带你们出去可以,问题是有什么好处?”

    “好处?”楚洛神色带着些疑惑。

    “没错,我刚才救你们一命就不和你算了。”江辰轻笑道。

    他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楚洛这女人一定要把地图拿回去。

    印记那东西是消耗品,大家都可以用,拿回地图对她也没有什么好处。

    唯一的解释是两个人有仇,可他确定不认识这女人。

    一开始,他以为楚洛和宁昊天有什么关系,来找自己麻烦,后来发现她问自己要地图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

    那只有一个解释,这女人是铁公鸡,一毛不拔。

    “公子榜贪生怕死,美人榜蝇头小利也寸步不让,真是有意思。”

    如他所想,楚洛听明白他的意思,脸上极度纠结。

    “你想要什么好处?”还是那名偷偷哭泣的女弟子说道。

    “你们有什么东西值得换你们性命的?”江辰说道。

    闻言,身后的沙兰神情古怪,她觉得江辰这句话像是在暗示什么。

    在这封闭而又绝望的空间,一男多女,江辰又有强大的实力和出去的办法,难免会想要趁机做什么。

    沙兰这样猜想,楚洛已经认定,她道:“你和刀剑帮的男人一样!还说的这样委婉,虚伪!”

    江辰不解释,耸了耸肩,道:“那你们就待在这里吧。”

    说着,他转身离开。

    “等一下,江师兄,我这件灵器是一阶的,可不可以?”偷哭的女弟子弱弱说道。

    “不能便宜他啊!”楚洛非常心疼,尽管她手中的灵器是三阶。

    “之前我给我姐买的灵器都是三阶,很抱歉,我不认为这值得我带上你们,这样吧,你们楚洛师姐手中的那把剑挺不错的。”江辰说道。

    “休想!”

    楚洛怒视着他,道:“这剑是我师父所赐,断然不会给你,你是故意这样说,想要逼我就范是吗!?”

    “那行吧,希望我们能在地面相遇。”江辰说道。

    “等一下,除了灵器其他东西可不可以?”那惜命的女弟子说出这话时,已经满脸绯红。

    “你说的其他东西是指什么?”江辰饶有兴致问道。

    “你你知道的。”女弟子声音细不可闻,意思很明显。

    “哦!”

    江辰拉了一个长音,流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道:“那这样的话,我只对你们楚洛师姐有兴趣啊,这样吧,是把剑交出来,还是你说的东西呢?”

    顿时,几个浮空岛的女弟子看向楚洛。

    她们当然不会逼着楚洛奉献自己身体,只是希望她把剑交出去。

    灵器贵重,可性命更加重要啊。

    可是,这个再明显不过的道理,楚洛似乎不明白,她咬紧牙关,紧紧握住手中的剑,生怕别人和她抢。

    “你你如果带我们出去,之后来浮空岛提亲,我答应你。”楚洛说道。

    “师姐。”

    浮空岛女弟子几乎无语,一把灵剑至于吗?

    “哈哈哈哈,逗你们玩的,我根本不知道出口在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