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不会知道眼前的路平其实就是江辰。

    “我不知道。”

    江辰表现的很冷漠,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你站住!”

    看他这样无视自己,林霜月顿时不乐意了,上前抓住他的手臂。

    也就是这一刻,江辰的反应很大,一下子反抓住林霜月的手腕。

    “你想干什么?”

    林霜月慌了,无法动用星海,两人只能依靠身体力量,女性在这方面天生吃亏啊。

    “抱歉,下意识反应。”

    江辰反应过来,忙放开她的手,只是眼神有些古怪。

    这个回答,林霜月明显是不信的,杏眼上下打量着他。

    片刻后,道:“以后你再动手动脚,后果自负。”

    江辰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在刚才接触那一刻,他感觉到林霜月身体有种奇异的香味。

    很类似于唐诗雅的《情丝劫》。

    正当他以为林霜月也是这样的女人时候,又现不对劲。

    先这不是《情丝劫》,其次林霜月不是加害者,是受害者。

    有人想通过非常手段得到林霜月的身心!

    他想要开口提醒,然而这一张嘴,马上会暴露出很多东西,只能强忍着。<>

    与此同时,天护客栈的真面目江辰出了门,往剑馆赶来。

    同时,路平和不再感兴趣的林霜月分开后,重新回到无名的屋子。

    “师父,为何我没有剑道,却依然感觉自己的剑术然?”江辰开门见山道。

    自从拜师后,无名没有道破他的法身,依然让他保持着路平的形象。

    “剑道是什么?把这两字拆开,不要被常识束缚,打开你的思维。”无名说道。

    江辰一怔,立马联想到道法,以及真正的武道,心中了然。

    “人们把剑道取上各种名字,将自己归纳其中,宣称是这类剑道的传承者,事实上,这是无法完全诠释剑道,以及掌握不到精髓的空洞说法。”无名又道。

    江辰低下头深思,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现在,你能回答你之前掌握的剑道真意是什么吗?”无名开始提问。

    江辰正要说出永垂不朽,取之不竭八个字。

    可话到嘴边,立马愣住了,明白了师父说的空洞是什么意思。

    “也不怪你,剑道博大精深,作为传承者都是年轻人,可以说剑道创始人和剑道传承者,他们对相同的剑道看法完全不同。”

    “真正要明白剑道,需要找到自己的剑意,拥有剑意,就能明白属于自己的剑道,也就能达到凡。<>”

    “我教你的普通入门式看似简单,却是直指本心的。”

    “劈、刺、点、撩、崩、截、抹、穿、挑、提、绞、扫。”

    “十二式,你掌握到第几式了?”

    “第六式。”江辰回答道。

    咳咳咳。

    保持着严师形象的无名听到这话,刚喝进嘴里的茶水险些喷出来。

    江辰还以为是自己不入流,忙道:“师父,晚上前,我能掌握到第八式,不,第九式。”

    噗!

    无名嘴中的茶水没忍住喷了出来。

    “岂不是说你明天就能全部掌握?”无名激动道。

    “是的。”江辰明白不是自己所想那样,也就放心了。

    “三天啊,才三天。”

    无名回想着自己当初练完十二式花了多久。

    结果让他有些无地自容。

    他又想起江辰拜师时候说过的话,当时还不以为然,现在看来,确实很有可能啊。

    在江辰继续去练剑后,无名将自己的剑拿出来。

    “不能懒散了,否则十年不到,可就要被这小子给越。<>”

    话说的很无奈,然而脸上却是欣喜的表情。

    后山中,江辰继续沉下心来练剑,当掌握到第八式的时候,他忽然有所顿悟。

    回想着师父的话,无数的奥妙如潮水向他涌来。

    半响过后,他睁开眼睛,一脸兴奋。

    “苦练三年,不如名师一点啊。”

    他只觉得自己像是一块海绵,疯狂的吸收着无名传授的知识。

    再想到自己拜师时候的犹豫,现在看来似乎是过于矫情。

    剑馆外面,结束一天学习的学子们走了出来。

    大多数学子都是兼修,都只是在规定的时间来上课,结束后离开。

    一个个学子身穿着白色制式长衣,恣意洒脱,令人羡慕。

    每个学子都是满脸自豪,享受着外人瞩目。

    江辰站在门外,也其他等待的人一起,不时会有人向他侧目。

    杨靖走出来的时候,一眼认出江辰,立马来到他面前来。

    “哎哟,大名鼎鼎的江辰竟然离开天护客栈,真是叫人意外啊。”他故意说得很大声。

    本来就觉得江辰眼熟的人们恍然大悟,想起了他是谁。

    前段时间,声名远播的江辰,后来得罪雷神宗,躲在天护客栈不出现。

    “这不是被我痛扁的谁吗?你叫什么来着?”真面目的江辰不需要伪装,灿烂笑着,露出一口白牙。

    杨靖咬了咬牙,眼神阴冷。

    他冷冷道:“你就是昙花一现,属于你的风光时代已经不见,所以你这样的嘴脸真是叫人好笑。”

    这番话倒是不假,罗成大师名声远扬,传遍天武界。

    在通天城,又有黑风剑客的事情。

    江辰这个轰炸万圣教的另类,在和雷神宗生碰撞后,逐渐沦落成平凡。

    在这种人身上常见的事情。

    没有根基,没有势力背景,宛如浮萍。

    武圣的徒弟离他而去,天府学院那位灵女这段时间也没任何动静。

    可以这样说,江辰已经过时了!

    江辰强忍着笑,同时注意到林霜月走了出来。

    之所以会来,是想要提醒这个女人,要说原因嘛,自然是看在她姑奶奶的情分上。

    杨靖注意到他的目光所向,恍然大悟,明白他今日来是干什么的。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怎么?是想抱着林家大小姐的大腿不放吗?”杨靖嘲讽道。

    “有没有人说你像只苍蝇。”

    江辰懒得理他,正要过去,可刚刚迈开脚步,就注意到有人先一步来到林霜月身前。

    “巫族?”

    感受着那人的气息,江辰不由一怔。

    “没想到吧,现在知道自己的渺小吗?”杨靖得意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