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黑风剑客摇摇欲坠,像打瞌睡一样往后仰,接着被坠落感惊醒,目视前方。

    像是榨干身体最后一丝力气,他再次踏出一步,完全走过剑路!

    成为学馆成立百年以来的第一人!

    任谁都不会想到走过剑路的人会这样出现。

    “过了吗?”黑风剑客开口问道。

    “你就早过了啊!在你走过十米的时候。”女教师惊呼道。

    “只要走出十米?不是完全走完吗?”江辰很是惊奇,这是发自内心的,不是表演。

    他确实不知道这个规矩。

    然而周围的人听到这话,都是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

    敢情这家伙这样拼命,是搞错了规矩。

    邓尘和两位教师交流一个相同眼神,都知道是自己的失职。

    因为没有正视黑风剑客,故而连规矩都忘记宣布。

    “你叫什么名字?我是说你的真名?”女教师问道。

    “路平。”江辰说出早已经想好的名字。

    眼前的女教师皱起柳眉,似乎是觉得真名和外号没什么关联。

    “武馆为了增加噱头,帮我取的。”江辰说道。

    “进去说话吧,进行下面的测试。”邓尘开口道。

    “恩。”

    没人有意见,一行人走进剑馆中。

    外人无不是哀嚎,恨自己不能进入剑馆。

    路平通过测试已经是是板上钉钉,问题是能不能打破记录。

    剑馆的学子全都跟在后面,还有不少学子听到消息赶来。

    “路平,你是从哪来的?”

    “大山中。”

    “山中?”

    三人向他看来,想要听下是那座山。

    江辰每次易容的时候,都会从化名开始,想像着这个人的一生,所处的坏境该有的性格。

    故而,他几乎没有迟疑,说出这个路平的来历。

    “那不是苦崖吗?你从禁地而来?这怎么可能?”

    听完江辰描述的那座山,邓尘和两位教师坐不住了,停下脚步,盯着他不放。

    “从我记事开始,就是在那里,后来我师父离我而去,我只好到处行走。”

    路平先是含糊说了一句,接着道:“还记得那时经常会看到一棵树,每一片树叶都在发光,上面交织着天地纹路。”

    “菩提树?!”

    邓尘三人一惊,马上想到他说的是什么书。

    “路平,那棵树长什么样子?”邓尘问道。

    江辰详细描述出那棵树,五百年前他曾经临摹过一次,故而记得清清楚楚。

    听完后,邓尘肯定那就是菩提树。

    也相信江辰说的身世,因为没有亲眼见过那棵树的人无法准确描述出来。

    大多数人只知道苦崖有一棵神树。

    他们不由猜测养育路平的是什么人,能进出禁地,肯定是强者。

    既然如此,又为什么不教路平?

    邓尘猜测是那人出现意外,无暇顾及路平,以至于这个结果。

    想到这里,他振奋不已,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这时,江辰被带到真正测试的地方。

    “剑路是测试你对剑的亲和力,现在要测试的是你感知力。”

    “你坐到那里去。”

    在一个宽阔的大厅中,摆放着一个蒲团。

    江辰坐过去后,熟悉的剑气马上升起。

    紧接着,在他周身出现无数把剑锋,全都是对准着他。

    “这些剑锋有的是剑力凝聚而成,但有极少部分的真剑,你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找出三把来,另外,总共有八把。”

    这次,女教师把规矩说的很详细。

    同时在她手中出现一个沙漏,道:“准备好了吗?”

    江辰感知着周围,发现这些剑锋都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难以分辨出真假。

    再看沙漏的大小,时间也很紧凑。

    自然,他知道这次的难度要更大。

    “来吧。”

    想到这里,江辰竟是感到兴奋。

    邓尘点了点头,那些剑锋开始疯狂转圈,在速度起来后,开始不断变化。

    成千上万的剑锋像是在排兵布阵,看着颇有美感。

    这时候,从剑馆深处走出来一个俏丽的身影,竟然是林霜月。

    她注意到剑馆的不同寻常,非常的困惑,问了旁人才知道怎么回事。

    “黑风剑客?”

    她不像谢婷那样经常去武馆,但对黑风剑客还是有着印象。

    于是,她来到测试的地方,在看到剑锋的时候,惊呼一声。

    “成千上万?这是他自己选择的吗?”

    作为过来人,林霜月知道测试的难度是不一样的。

    从数量来区分,有成百上千,和成千上万两种。

    只有顶尖的人才才会选择后面一种。

    林霜月对黑风剑客的印象还停留在武馆中,故而才会这样惊讶。

    “没有,副馆主根本没让他选,也没有告诉他。”身边的人神秘道。

    “那是在故意为难吗?”林霜月很不解,印象中的剑馆可不是这样的。

    “也不是,因为这个黑风剑客打破了剑路的记录,馆主是想看他的极限在哪呢。”

    “打破记录?”林霜月倒吸一口凉气。

    她在剑路的成绩也才是十七米,最好记录是十九米。

    岂不是说黑风剑客走完剑路?

    和其他人一样困惑,不明白他是如何做到的。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一半,沙漏中的细沙正在飞快流逝。

    坐在蒲团上的路平依然没有任何动作,目光在剑锋中张望着。

    “一把都不能做到吗?”

    “会不会是太难了,但也不应该这样啊。”

    “难道感知力接近于无吗?”

    对他充满着期望的邓尘也开始担忧。

    眼看着沙漏就要见底,黑风剑客还是没有任何动作,女教师也是摇了摇头。

    忽然间,在最后关头,黑风剑客双手闪电般伸出。

    嗖嗖几下,一把把真剑出现在手上,最后八把剑锋被同时取下。

    因为质疑而产生的议论声全都消失,剑馆中只听到粗重不一的呼吸声。

    邓尘愣了下后,展露出欣喜的笑容。

    女教师也是一样,热情道:“欢迎你加入剑馆。”

    自此,路平成为剑馆的学子。

    一切费用也全由大师负责,他不必担忧。

    在通天城的人们得知黑风剑客加入到剑馆时,还以为是剑馆开后门。

    在了解到他取得的成绩后,全城上下一片惊呼声。

    就连学院弟子都是坐不住了。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