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同时,杂货铺接到器玄阁一笔维修道器的生意显示在商会的水晶石上面。

    看到的人们无不是傻眼。

    器玄阁去找别人维修道器?那肯定是去砸招牌的。

    但他们对这个杂货铺也不陌生,昨日的道器风波已经引来不少人关注。

    听人说甚至是有打算是抢这位罗成大师身上道器的,就等着他离开商会。

    通圣大6,自从修好道风铃的上官如心情大好,心思也放在修行上。

    “巫族盛宴马上要开始!母亲,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正当她打算闭关的时候,好友韩聪儿跑来,告诉她云珍商会正在生的事情。

    犹豫一会儿,她还是来到商会,和好友一起。

    等他来的时候,现商会已经是人满为患。

    水晶石边上到处都是人,也是多亏石面足够宽大,能清楚看到上面的字。

    到现在为止,杂货铺和器玄阁的生意依然处于交易中的状态。

    根据通天大6那边传来的消息,这笔生意会在今天有结果。

    将证实杂货铺的老板到底是道器师还是道器商人。

    消息传得很快,通天城上下也都知道了。

    在通天城忙因为姚云彤躲在客栈,无所事事的艾亮第一时间来到商会。<>

    他自然是来看笑话的。

    如果器玄阁证实杂货铺的深浅,他绝对会感激不尽。

    罗成大师真的只是一个商人,他甚至找机会把这人身上的财富抢过来。

    他来的时候,江辰已经进入时光屋半个小时。

    按照他自己夸下的海口,要不了多久就会自己出来。

    “听人说器玄阁找来数名德高望重的大师来修复琉璃盏,结果都无济于事。”

    “这个罗成大师只说要一天时间,无疑是天方夜谭啊。”

    “要不是时光屋出入口只有一个,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要跑掉。”

    听到这些声音,艾亮心中很满意。

    忽然,他在楼上找到谢婷的身影,用最快度过去。

    “谢小姐,这位罗大师似乎处境不妙啊。”他说道。

    谢婷听他语气中的幸灾乐祸,心中无语,表面上,她还是露出明媚的笑容。

    火辣的身材朝向他,柔声道:“确实有一些。”

    “怎么?难道商会在颁布大师认证的时候,没有考核过吗?”艾亮不经意问道。

    “这个嘛,我可不知道。”谢婷说道。

    “我知道了,肯定是道器一出现,你们也不好考核,被他混水摸鱼骗过去。<>”

    艾亮满意笑了,道:“天道有轮回,器玄阁的人不放过他。”

    “话说回来,艾公子这段时是要一直待在通天城吗?”谢婷转移话题,问了一句。

    “是的,大概要半个月时间吧。”说到这个,艾亮想到了那家客栈,心里很不满。

    他昨晚把消息汇报上去后,被数落一顿,说他自视甚高,没有在野外解决掉问题,偏偏要让人进城。

    现在好了,通天城的秩序加上天护客栈的规矩,根本无计可施。

    江辰和姚云彤要是一直躲着也没办法。

    于是,他们把心思放在半个月后的谈判上。

    尽管不知道江辰哪来的自信,但只要姚云彤离开天护客栈,一切好说。

    正想着,那边的时光屋传来不小动静。

    “出结果了吗?”

    艾亮马上又跑到下面去,挤开人群。

    来到最前面,果然能看到时光屋的门从里面打开。

    伴随着雾气,罗成大师从里面走出来。

    如同昨晚一样的讨厌,艾亮看着很不爽。

    不过他不需要做什么,比他还焦急的器玄阁等人立马围上去。

    “怎么样?”白衣关心道。

    “比你说的时间还要短,你不会是在耍什么把戏吧?”公鸭嗓也说道。<>

    这次,江辰没有无视他,反而目光向他看去。

    这倒是出乎这人的意料,面色都有几分不自然。

    “你看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愠怒道。

    “白阁主,你们的人还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啊,你们要想砸我招牌,也不必这样。”江辰说道。

    此言一出,人们一阵窃窃私语。

    艾亮更是神情振奋,听这话的意思,八成是没有成功。

    所以罗成大师才会扯开话题。

    “我的人如何,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还是快告诉我结果吧。”

    白衣也没有那样客气,就差撕破脸皮。

    “没错,你转移注意力根本没用,招牌也是你自己砸的!”公鸭嗓也道。

    人群中的艾亮开口道:“什么大师啊,我看就是一个走运的白痴。”

    他也是要脸,声音传出去,但没人知道是他说的。

    不过这话起到不小作用,议论声越来越激烈。

    “我可没说失败,你们为何会这样认为?”

    江辰看了眼周围的人反应,眼中流露出戏谑,道:“我不过是教训无礼的家伙,你们可真会联想啊。”

    说着,他手往前一翻,手心托着一物,光华璀璨。

    “难道?”

    人们齐齐一惊,全都屏住呼吸,盯着不放。

    光物正是完整的琉璃盏,所有的碎片都拼揍在一起,而且看不出任何痕迹。

    只有真正的修复,才会这样恢复如初。

    不少人心跳加,口干舌燥,尤其是器玄阁的人。

    “就知道会这样子啊。”

    莫老感叹一声,心中不愿意承认的猜想得到证实。

    “这不可能啊!”

    公鸭嗓几乎是抢过琉璃盏,在手里打量着。

    过了一会儿,他问道:“这件道器的妙用是什么,为何看不出来?”

    他的语气带着质问,好像江辰耍了什么手段。

    “这不是一件攻击道器,更不是防御道器,实际上,它的作用仅仅是起到装饰作用。”江辰说道。

    “不可能!谁会用道器来装饰?”白衣无法接受。

    “神王就会。”

    江辰说道:“正是因为这样,我才问你们是不是真要修,因为对你们而言,这没有任何用处。”

    “也就是说,我们花一件道器的钱,修好没有用处的道器是吗?”

    白衣冷哼一声,终于难了,质问道:“我如何知道是你根本没有修好,只是恢复外貌?”

    然而,哪怕是修好外观,对于器玄阁来说都是不能完成的任务。

    可他们今天是来砸招牌的,可不管那么多。

    江辰要是说不出所以然来,他们不会罢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