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黑剑客的异象紧随着出现,是一柄朝天剑锋,通体绚烂。天『』籁小说.2

    剑气宛如一道清风,把血手屠夫异象带来的压迫感肃清干净。

    血手屠夫皱了皱眉,境界力量暗暗作。

    可惜依然无法影响到剑风中的黑风剑客。

    伴随着风起,战场都快成为他的领域。

    “哼。”

    血手屠夫不服气,九星强者的力量爆,气芒如山洪般从体内喷涌出来。

    他的双手佩戴着法器级的手套,全金属制成,血红色,设计巧妙,手指关节能灵活弯曲。

    一拳打出,血手套疯狂的运转着自身力量,化为的拳劲如怒涛一般。

    黑风剑客的异象被吹散,在真正实力面前,异象起不到作用。

    不过黑剑客不打算束手就擒,很迅的灵剑出鞘。

    剑光闪烁间,刮起凌厉的飓风。

    可这依然阻挡不了九星强者。

    直到最后,剑风中竟是出现无数跳动的电弧。

    在交锋在那一刻,血手屠夫浑身电闪雷鸣,看着倒是绚烂。

    可惜他是被攻击的一方,在雷电之力散去后,身上冒出青烟。

    拳力也在这过程中被化解。<>

    还不等他怒,黑风剑客施展迅猛的剑式,根本不给他反击的机会。

    战斗一开始,展的方向大大出人们预料。

    本以为这个黑风剑客会在夹缝中寻找生存,直到一刻钟后投降认输。

    没料到还打了起来。

    “雷法传承者,也并不像某人说的那样独一无二嘛。”江辰在看台上开口。

    谁都知道这是在讽刺艾亮。

    雷神宗以雷法自傲,在三大学院之间获利。

    这也是为什么雷神宗要苦苦相逼姚云彤的原因!

    他们要保证世间的雷法都归属于他们。

    江辰想到两人见面时,对方说过的话,后知后觉,反应是什么意思。

    艾亮没空搭理他,目光注视着战场中。

    除了意外黑风剑客是雷法传承者以外,他更在意的是输赢。

    “不会故意放水吧。”

    他忍不住去想,如果血手屠夫打假赛,不是没可能。

    十亿上级元石对于雷神宗来说不算多。

    然而对于他本人而言,这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他下注时,可没想过会这样。<>

    “像一只苍蝇嗡嗡嗡叫,真是有够烦人的啊。”

    被剑术压制的血手屠夫怒了。

    一双铁拳猛地撞击,产生出来的力场形成保护罩,震开的剑锋。

    “碎骨拳!”

    血手屠夫抓住这个机会,施展出自身的绝学。

    双拳凝聚出雄浑强劲的力量。

    “来了!”

    看台上的观众看着这一拳,紧张的神色变得有几分振奋。

    倒不是说这一拳有多精妙,而是威力。

    他们曾经亲眼看到被这一拳打中的人浑身骨头破碎,皮囊软绵绵堆在地上。

    还记得那一幕把无数女人吓得尖叫,也让血手屠夫名声大噪。

    人们经过分析,知晓这一拳有着极强的穿透力。

    碎骨不伤身,自然能无视大多防御道法。

    这拳颇有破万法的味道在里面。

    面对这一拳,黑风剑客的表现一如既往冷静,不打算躲,也不准备防。

    看他的剑势,是要主动出剑,要和血手屠夫硬碰硬。

    在剑尖上,缠绕着青紫色的电光,呼啸的风将他满头黑给吹起。

    不管有多么不可思议,一切都在极短的时间内生。<>

    剑锋所向,正是能将人碎骨的拳芒。

    随着距离缩紧,剑尖的锋芒越来越刺眼。

    血手屠夫流露出犹豫,但还是选择继续。

    最后,拳劲倾泄到黑风剑客的身上。

    同样的,剑锋刺在血手屠夫的手套上,巨大的破坏力让整只手和钢铁手套生触目惊心的扭曲,血肉模糊。

    相比下,人们更关心黑风剑客的状态。

    刚才他们可是清楚看到拳劲打在他的身上,黑衣黑疯狂飘舞,宛如身处龙卷风暴中的人。

    本应该下一秒被摧毁的他在过去两三秒后,依然活动自如,退到远处。

    他脸色有几分白,体内声响不断。

    在人们揪心的注视下,他的骨头没有被锁掉。

    同时星海部位光亮,苍白的脸色有所缓和,嘴中吐出一大口血水。

    结束后,他像个没事人,重新开始战斗。

    “这不应该啊!”

    血手屠夫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结果,他付出一只手被废掉的代价,竟是没能解决掉这个四星的家伙。

    甚至连重创的程度都做不到。

    “你的拳头在九星强者中,只能算是软绵无力啊。”黑风剑客开口道。

    这话更是刺激到血手屠夫,一张脸无比狰狞。

    “四气你只得一气,只是凭借着九星强者的实力在武馆逞威风,叫人不齿。”黑风剑客继续道。

    他是要激怒到对方,让其失去理智。

    “那你呢?拿着把剑,却连剑道力量都没有,凭借着风之奥义和雷电之力逞能,在同辈天才中,你也不过是废物。”不过血手屠夫没那么简单,开始向他回击。

    的确,黑风剑客在刚才的表现中没有动用剑道力量。

    之所以还有这样的成果,是施展《剑经》的结果,也没把雷电之力融入到剑道中。

    是纯粹的加法,如果相融,那就会是乘法。

    可江辰要想剑道力量更进一步,必须要这样做。

    什么都不想,不朽剑道暂时不用,光凭着《剑经》,同时也避免暴露自己,火之奥义也不用。

    否则的话,这样一个血手屠夫他来多少杀多少。

    一气单修者,在星尊中是活在最底层的,不管是几星。

    听到两个人互相伤害的话语,看台上的观众都紧张冒汗。

    原因无他,他们可在血手屠夫下注。

    “杀了他!你还愣着干什么!”

    “你不会是在放水吧,你就这点程度吗?”

    “快上啊,还愣在这里干什么!”

    观众的呐喊声刺激到血手屠夫,体内的杀念再起。

    “今日必杀你!”血手屠夫冷冷道。

    “神骨血败!”

    他施展出生平绝学,受伤不轻的右手强行握拳,配合上左拳,前呼后拥,人如凶兽,扑了上去。

    右拳依然是碎骨之力,左拳不同,蕴含着强大的热能,宛如火炉子。

    “好残忍的武学!”

    看台上,林霜月脱口而出。

    江辰在她旁边,顺势道:“右拳的拳力能将一个人身上的血给蒸,这家伙都是要把人往死弄的武学,难怪会叫屠夫。”

    林霜月点了点头,道:“不知道这个黑风剑客能不能察觉到。”

    “谁知道呢。”江辰耸了耸肩,无所谓的样子。

    战场中,黑风剑客似乎不知道这一式拳头有多恐怖,依然持剑上去。

    不少人屏住呼吸,知道胜负就看现在了。

    黑风剑客的剑锋似乎和刚才没什么区别,意味着已经接近极限,无法再有变化。

    意识到这点,血手屠夫心中冷笑连连。

    “一气单修的九星强者,依然也是强者,杀你易如反掌!”

    话音落下,拳力轰鸣而下。

    江辰宛如被天雷选中的树木,无处可躲,只能等待着灭亡的命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