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阵阵惊呼声爆出来,人们眼看着萧天宇的七道剑芒被尽数挡住。

    这还不算,在和手指碰撞的时候,剑芒立马粉碎。

    江辰像是做了微不足道的小事,缓缓睁开眼睛。

    “看来我高估你了。”

    说着,江辰又把中指合拢,只剩下一根食指对着萧天宇。

    “怎么会这样?!”

    萧天宇自己说出在场人们的心声。

    本来认为他必胜的林霜月等人也都集体傻眼。

    “不是说他没达到凡剑道力量吗?”

    “他根本没出剑,这和剑道力量无关啊,他的防御力太恐怖了吧。”

    “不对啊,剑道力量有差距,还能看穿萧天宇的剑式,这不可能吧。”

    林霜月听着耳边的这些讨论声,忍不住开口:“是有可能的。”

    闻言,周围的人向她看来,眼神都是难以置信。

    “这说明他的剑道远过萧天宇。”

    “是了,这样就能解释了。”

    “可萧天宇的剑道出自我们学院啊。”

    观众终于意识到江辰不是一个光靠外力的角色。

    “话说,已经没有悬念了吧。”

    有人小声道。

    无论是江辰看破萧天宇的剑道,还是他那叫人无法相信的防御力,这场胜负已经分了出来。

    只是看萧天宇的样子,明显是不能接受。

    “这不是真的!”

    他挥舞着手中的剑,出迅猛的袭击。

    可无论他如何努力,江辰凭借着一个手指头尽数抵挡住攻势。

    那剑锋落在江辰手指上,反倒是剑身上面出现震荡的波纹。

    要不是对极道武馆有着信任,他们都怀疑江辰是不是在运用外力。

    “这不可能,你四星强者如何拥有这样的防御力!”萧天宇大叫道。

    “怎么?是要停下来叫人来佐证吗?”江辰好笑道。

    萧天宇满脸狰狞,在场的观众都是他叫来的,就是为了能见证他的七剑式。

    谁知道结果会这样滑稽,就这样结束的话,他会成为笑柄。

    “或许我没有你那样的身法,但我的剑道依然强于你。”

    萧天宇努力让自己安静下来。

    他的话一出,不少人皱起眉头,猜到萧天宇是要做什么。

    “你真是让我失望啊。”

    江辰见他连输都不肯光明磊落,已经对他不抱任何期待。

    “有本事,和我剑术对决。”萧天宇厉声道。

    “丢人。”

    在看台上,林霜月轻声骂道。

    “林师姐,也不能这样说,双方都是剑客,剑术分输赢才心服口服嘛。”有同门帮忙说好话。

    “如果是那样,一开始就应该说出来,萧天宇境界高于他,可他自始至终没提起过,是担心江辰先开口。”

    要不是她想看看江辰的剑术如何,早已经离开。

    “你失去了很宝贵的机会。”

    战场中,江辰摇了摇头,说出来的话让人琢磨不透。

    “拔出你的剑!不敢吗?”萧天宇怒道。

    “你不配我拔剑,不过你可以感受到我们的差距。”

    说着,江辰中指再次伸出,两指并拢,施展出剑诀。

    仍然是剑经中的剑一到剑八。

    “这点程度,未免太小看人了!”

    萧天宇一开始还没当一回事,要和江辰比较一番。

    没有道剑的相助,剑一与之交锋,落于下风。

    “这个江辰心智不够成熟啊。”

    看到这样的变化,人们不由想到。

    很明显的,萧天宇是想要找个台阶下,说出来的借口也是惹人笑。

    然而江辰还是上当了。

    剑术较量哪怕是勉强获胜,萧天宇也可以以此叫嚣着两人差距不大。

    这叫永远不要和无赖比下限。

    “只有这点程度吗?”

    林霜月也不忍住想到。

    尽管很少会有人攻防皆是一流,可名气如此大的江辰,多少让人期待。

    现在看来,这份期待似乎不会得到回报。

    这样的看法还没过去十秒钟,生了变化。

    江辰的剑诀连绵不断,剑势和风细雨,一开始让人感觉不起眼。

    毕竟江辰没有使用道剑。

    然而不同的剑式竟然形成前呼后拥的效果,伴随着不同的变化,剑力越来越恐怖。

    战场中,无数把剑锋展现出难以想象到的精彩程度。

    本来不屑一顾的萧天宇陷入到吃力中,很快负伤。

    然而他还在苦苦支撑,希望能做到勉强落败,事后也不会那样丢人。

    偏偏江辰不如他所愿,等到剑势差不多,绝式施展而出。

    “剑九!”

    剑诀点出,剑锋化为狂风暴雨,打向已经傻眼的萧天宇。

    如被困在原地,面临着滔滔洪水的冲击,满脸无力。

    举起来的剑都不知该往哪里挥舞。

    在极短的时间内,他的愿望落空,以惨败收尾,连手中的剑都脱手而出。

    “好强啊啊!”

    “不使用真剑的情况下,他是如何凭借着大师剑道力量击败凡力量的?”

    “那是因为剑道的不同。剑道之间,也是有高低之分的。”

    “不同的剑道,能催动的剑术也不同。”

    “然而在这个江辰的面前,惊天剑术不过是毛毛雨”

    “就好像同样是一星宫,有的人星宫有两气甚至是四气,能施展不同的道法。”

    激烈的讨论声冲击着武馆天花板。

    在看台的最里面有一个房间,一个人影站在窗前,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有意思的少年啊,攻防一流。”

    胜负已分,战场关闭,江辰和萧天宇被送回到擂台。

    “你这样的货色跟我说不配加入天府学院,真不知道你是在依仗着什么。”

    “没有你的出身,你在我眼里不过是虫子。”

    江辰无情打击着。

    这萧天宇为了扬名,把他当成踏脚石。

    在天府学院他不好难,结果倒好,对方硬是跑到天护客栈来找麻烦。

    这样的人,不必心慈手软。

    萧天宇无地自容,被这番话羞辱,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回想起来,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李长青师兄不会放过你的!”他冷冷道。

    这话一出,武馆中的讨论声安静不少,观众大多数都是天府学院的弟子,故而对于这个名字很熟悉。

    江辰第二次听到这名字,也是好奇。

    不过萧天宇明显是不打算和他细说,给了他一个眼神,起身离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