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九界,势力的分宗都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中三界的分宗听命于第七界。

    第七界的听命于第八界,一直到圣域。

    天武界的雷神宗用规矩逼着姚氏父子交出雷法。

    可这还不算,他们还想要姚天师为其卖命。

    姚天师不答应,他们又以雷神宗的雷法不得传授女子为由,要废掉姚云彤,逼迫姚天师就范。

    姚云彤现在是要跑去学院,寻找着庇护。

    在路上,她遇到了男子一伙人,在对方的帮助下,来到通天大6的边城。

    “他们是想打雷法主意。”

    不过姚云彤早知道男子心中的小算盘,只是在第七界人生地不熟,没有办法,只好继续同行。

    现在江辰出现,自然是毫不犹豫分开。

    “他们或许会出乎报复,通知雷神宗。”姚云彤担心的是这个。

    “有这可能。”

    江辰明白事情大概后,不管第七界的雷神宗有多强,都是要帮忙的。

    也许是因为江辰在身边,姚云彤放松不少,也流露出心中的担忧。

    她的父亲下落不明,也不知道是被雷神宗抓住,还是已经……

    她不敢想下去,并且埋怨自己。

    “这不怪你。”

    江辰看穿她内心的想法,马上道:“雷神宗从来没有传男不传女的规矩。”

    “真的?”姚云彤向他看来,这点对于她很重要。

    “我可以肯定,起码在五百年前,圣域的雷神宗没有这个规矩。”江辰非常肯定。

    当年的雷圣之女,是雷神宗成就最高的弟子,被称为有望越雷圣的存在。

    江辰之所以记得这样清楚,是因为雷圣之女的脾气和她父亲一样火爆。

    在他成亲的那天,居然跑来抢婚!

    抢的还是他自己。

    结果是被他的新娘子给打走。

    当时两个天之骄女的战斗是他见过最精彩的战斗之一。

    话又说回来,江辰突然好奇那个彪悍的女子会不会也成为转世者。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多少会感到欣慰。

    两人拼命赶路,生怕雷神宗的追兵出现。

    第七界的雷神宗命运要比古氏族好得多,也依仗着雷法的强大和独一无二。

    在通天大6中,雷神宗也有着自己的根基,不输圣地和神教。

    这天,江辰和姚云彤在大山中休息。

    江辰布置着一门掩盖自身气息的结界。

    “天大地大,应该是不会有人来的。”江辰说道。

    “这可不一定。”

    不曾想,一个声音在虚无中响起,接着一柄剑锋朝他要害刺来。

    “地府门!”

    这样的暗杀手段,江辰再熟悉不过。

    没想到姚云彤的麻烦没找上门,来找他的杀手先是出现。

    还好这名杀手不是很强,江辰有信心接住。

    正当他打算一掌要掉这名杀手性命的时候,突然收手,不敢置信地看着对方。

    杀手站在他身前,剑尖点在江辰胸膛,但没有刺下去。

    “好久不见。”

    杀手向他打了一声招呼。

    是一名女子,穿着紧身的黑色战衣,高挑的身姿形成美妙曲线。

    她头全都梳到脑后,一张不过巴掌大的瓜子脸很干净,没有任何妆容,却是完美无缺。

    “末凉!”江辰无比意外,一天之内接连碰到两个熟人!

    地府门的杀手是姜家的姜末凉。

    两人在称号之战来临前分开,江辰还以为能在称号战的时候见到她。

    结果直到今天,毫无预兆的出现,还是非常尴尬的身份。

    “将我制伏。”江辰耳边响起姜末凉的声音。

    江辰反应过来,立马抢过她手中的剑,一拳打在她小腹,拳锋绽放的雷电之力令她身子软绵无力。

    “你……”

    姜末凉没想到他做戏这样认真,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小心。”不过正事要紧,她连忙提醒着。

    几乎是同时,周围的虚空传来冰冷的杀气。

    江辰知道还有地府门的杀手。

    “佛光普照!”

    对付遁入虚空的手段,江辰现在还没办法,可他能做到无差别伤害。

    八部天龙升起,青魔、黑龙、真魔分别朝着不同方向疾驰而去。

    所过之处,空气中留下经久不散的深痕,破坏地府门杀手的袭击。

    两三秒过后,地府门杀手放弃了,没有再出现。

    江辰提防了一分钟,确定没问题后,才把姜末凉扶起。

    旁边的姚云彤看得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

    但她看出江辰和这个身材火爆的女人认识。

    “你什么时候加入地府门的?”江辰问道。

    他对地府门没有好感,不过也不至于对姜末凉有意见。

    “总要维持生计吧,修炼可是花销惊人的。”姜末凉说道。

    “以你的天赋,加入一方势力应该不成问题吧。”

    “我这不是加入了吗?”姜末凉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微颤着。

    “好吧,我不干涉你的自由,可你为什么跑来杀我?”

    姜末凉站起身来,是是,道:“如果我不来,你现在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这倒也是。”

    江辰想了想,没有她的提醒,确实很危险。

    “你知道死士吗?就是在刺杀危险目标的时候,先派出一个人来送死。”

    “在地府门,如果一个死士能成功三次不死,就可以成为正式的杀手,你是我的第三次。”

    江辰说道:“听你的意思,你还打算返回到地府门?”

    “我不回去的话,你负责我修行?”

    “可以。”江辰很直接道。

    “真的?”

    姜末凉感到不信,她了解江辰,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

    纵然有才,可还没兼顾别人修行资本的能力。

    “任务失败不是死士的错,反而第三次不死成功。”

    “那如果他们再派你来杀我的话,你要如何?”江辰问道。

    “放心,我的级别还没到,要不是死士,我根本参与不到这样的任务中。”

    姜末凉说道:“没想到你现在的成就这样高。”

    “我应该感到荣幸吗?”江辰苦笑道。

    姚云彤看两人相谈甚欢的样子,表情很古怪。

    一个杀手,一个被杀目标还能这样闲谈,那可真的是破天荒。

    “你小心点,在上次接的任务中,地府门已经放弃过一次,他们不会允许再次失手。”

    “这没办法,他们必须认清楚现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