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名字如洪水猛兽,直击江辰心灵深处。

    五百多年前,浮云山,圣域名山之。

    山中人迹罕见,常年笼罩在云雾中,时常会让人误以为是在海岛,甚至是仙岛之上。

    浮云山乃是问道之地,处处交织着浑然天成的道纹。

    许多人都会来到山中,寻求问道之心。

    一名少女参悟着自己道纹,一张小脸眉清目秀,模样甚是娇美。

    她遇到了难题,黑漆漆的眼珠在转动着。

    “哎呀!”

    很快,少女实在受不了,挥舞着双手起身,娇蛮可爱。

    “这道纹真是太复杂了。”

    她嘟着小嘴,埋怨着自己家人将她丢在山中,不参悟一百根道纹不准下山。

    到如今,她连十根都没做到,一想到那遥不可及的结果,更是犯愁。

    她开始到处乱逛,走在常年被云雾笼罩的山中,倒也有着不同趣味。

    很快她抛开烦恼,开始四处游乐。

    忽然,她远远瞧见一人,是位白衣少年,看上去比她年长几岁。

    “哇!”

    她情不自禁出惊呼声,原来在少年面前,一根根道纹光亮,这是被参透的象征。

    她试图数清楚一共有多少道纹,结果现根本数不过来。

    “太厉害了,太厉害了。”

    等到白衣少年结束,她撒着脚丫子跑过去。

    “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你这样厉害的人啊。”

    少女很自来熟,讨人喜欢。

    “我也不知道你啊。”少年转过身来,五官端正,身子单薄,最引人注意的是那双黑眸,仿佛有着魔力。

    少女脸颊微微一红,开始讲究起来,把手规规矩矩放好。

    “唉,圣域那么多天才中,我不过是平庸之辈,你当然没听说过我啊。”

    少女想起那一百根道纹的任务,愁眉苦脸。

    “但比起我来,你要更加厉害。”少年说道。

    “骗人!”

    少女根本不信这安慰小孩的话,动作夸张地打开双手,“你刚才同时参悟那么多道纹,简直听都没听说过。”

    “我可没骗人,我是真正的废材。”少年继续道。

    少女眨了眨眼睛,感觉到什么,认真打量起眼前这人。

    “天啊,你是天生绝脉?你是凌云殿那个江辰?”少女惊呼道。

    前段日子,凌云殿开脉仪式上,殿主之子,被称为天纵奇才的江辰现是绝脉之体,引起圣域轰动。

    有人惋惜,有人幸灾乐祸。

    还有些狠毒的人说是凌云殿作恶多端,才会有这样的下场。

    少女得知那消息时,很同情那位江辰。

    她在自己家都感到吃力,绝脉的江辰在凌云殿那样数一数二的地方,父亲又是四圣之一,可以想象到生活有多艰难。

    然而,她在眼前少年的脸上看不到她所认为的那些该有情绪。

    只有一种淡然和对未来的向往。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少女意识到刚才失言,马上道歉,不忘扮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

    江辰笑了笑,只觉得少女很有趣。

    “对了,我叫林月如。”

    少女介绍着自己。

    旋即,她鼓起嘴巴,缩着脖子,像是强忍着什么。

    注意到江辰的眼神,她马上高举起右手。

    “什么?”

    “我问个问题,好不好?”少女的好奇心快把她折磨疯了,开始撒起娇来。

    “你想问我为什么绝脉还跑来参悟道纹是吧?”江辰说道。

    “对对对。”林月如点头如捣蒜。

    “这些都是知识。”

    江辰很乐意和人分享,流露出少年的淳朴笑容。

    他张开双手,有几分激动,道:“这些将会成为我最强有力的武器!”

    ………

    “喂!”

    林霜夜伸手一挥,把呆的江辰思绪拉了回来。

    忽然间,江辰激动的抓住林霜夜肩膀。

    “林月如,不是,你姑奶奶还在吗?”江辰神情激动,他很少会有这样的失态。

    五百年前最亲密的人之一。

    是前世和今生的联系!

    林霜夜没想到他会这样做,以至于忘记反抗。

    她冷着一张脸,认为江辰故意占自己便宜。

    “这表情……”

    但在看清楚江辰神情的时候,她相信江辰是真的太过激动。

    “你放开我!”

    林霜夜马上清醒过来,这里是大街上,此时已经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她挣扎开后,羞耻心战胜好奇心,生气道:“你这不是问废话吗?我姑奶奶当然还活得好好的,我也是想拿你天阙剑送给她老人家。”

    随即,她扭头就走。

    江辰想要追上去继续问,但他突然间愣住了。

    “又能怎么样?”

    他询问着自己,呢喃自语。

    “找到月如,又能怎么样?以什么身份向她询问五百年前的事情?”

    这问题他从来没有想过,以至于现在如此措手不及。

    “江辰!”

    忽然,一个身影迎面扑进他的怀中。

    是梵天音,她很高兴在这条街看到江辰出现。

    “你是来接我……江辰,你怎么满头是汗?”正高兴的梵天音注意到江辰异常,吓了一跳。

    印象中的江辰,从来没有现在这样子过。

    “没,没事。”

    江辰擦掉汗水,努力挤出笑容。

    “我们先回去。”

    梵天音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要带着他离开。

    “天音!”

    没想到,一个男人的叫声从后面传来。

    梵天音脸色一变,这条街上的人都露出有趣笑容。

    “是那叶天吧?”江辰问道。

    “你知道了?”

    “我相信你。”江辰点了点头。

    顿时,所有的担忧都烟消云散,梵天音露出明媚笑容。

    她展现出自己的行事风格,转身看向来人,道:“我再说最后一次,请称呼我全名,或是姓氏开头,我们不熟!”

    来人停下脚步,表情丰富多彩。

    这些天频繁碰钉子,但他以为是梵天音故作矜持,马上会在自己攻势下沦陷。

    万万没想到啊,当着这么多人面说出这样决然的话来。

    很快,他找到问题所在。

    “就是他吗?”

    叶天的目光看向江辰背影,很不服气,道:“我很想看看你选的男人有多了不起。”

    “我现在心情不好。”

    他刚迈出脚步,背对着他的江辰出冰冷声音。

    “所以不要惹我。”

    江辰向他露出一个侧脸。

    叶天停下脚步,人像是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这是什么眼神啊!是人类能有的吗?”

    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呐喊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