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法身在给卧龙先生治疗,本尊将炼化沈天从那枚火种拿出来。

    如他所说的,经过连续几次轰炸,江辰对焚天妖炎控制再上一层楼。

    异火达到第七转,自身火之奥义也进入到第七重。

    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够无视沈天从攻势的原因。

    在火的方面,江辰在年轻人中恐怕是顶尖的

    他不满足于此,要完成神火经第三篇。

    这一枚火种就是契机。

    另外一边,梵天音也在修炼神术。

    她至今还是一星宫,长达一年多的软禁,让她在原地踏步。

    幸运的是,她是三气同修,正好不缺玄灵气,所以江辰毫不犹豫把其他三气的修炼之法给他。

    大敌当前,两个人都能静下心来修行。

    同时在天宫中,江辰的法身闯过朝会殿。

    “可惜,可惜啊。”

    江辰法身感叹连连。

    依然缺少玄灵气的修行之法,否则的话,他的战力将会更上一层楼。

    在朝会殿中,他得到新的至宝。

    “星阵?!”

    古阵还没探索明白的江辰又被全新的星阵给弄糊涂了。

    还好经过月娥的解释,他明白了所谓的星阵是怎么回事。

    是预先布置好的阵法。

    一般大型阵法都需要提前布置,就如同陷阱,还要把敌人引入其中。

    但星阵不同,如同攻击手段,在任何地方都能罩在敌人的身上。

    威力也是不容小觑。

    “北斗七星,分为七个部分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

    “如果能尽数掌握的话,星尊中堪称无敌。”

    闻言,江辰很激动,但马上问道:“星阵需要自身部分力量,最基础的天枢阵也需要四星宫?”

    “是的。”

    江辰一阵哀嚎,修炼到第四星宫很简单,问题是缺少玄灵气的修炼之法。

    ………

    “师尊!”

    王兴回到自己神月教,马上去见了自己的师尊,也是神月教在天极大6的管事者,是位高权重的元老。

    凌驾在太上长老之上。

    这位元老正在教场指点着几名得意弟子,看到王兴回来也没太在意。

    “那江辰怎么说?”

    “师父,那江辰比传闻中还要嚣张,根本不把我们神月教放在眼里。”王兴夸张大叫着。

    他还不忘自夸:“要不是忌惮焚天妖炎,我早就把他斩杀!”

    元老静静听他说完,半响后,一双眼眸精光四射。

    “你是说,他能拿出仙丹来?”

    对于元老这样的地位,在意的还是仙丹。

    “是的。”

    “早在各族出世前,就有从中三界流入的仙丹,说一个叫江辰的年轻人炼制。”

    “他为何选择日薄西山的姚氏庇护,而不是我们?肯定又是你坏事!”

    王兴暗道不妙,看来师尊是惦记着那一枚仙丹。

    “真不是我的问题,我已经收敛很多,就是和李宇闲聊几句,就被他大巴掌扇过来,我要是还低三下四,岂不是丢我们神月教的脸面?”

    元老冷哼一声,没有表态。

    “师尊,你也别怪王兴师弟,那江辰横行无忌,可是路人皆知,师弟年轻气盛,生冲突在所难免,关键还是解决这场冲突。”

    正当这时,一名妙龄女子走了进来。

    “没错,没错,飘然师姐说的妙啊。”

    “至于仙丹,姚氏又如何吃得下?这件事交给我办吧。”

    “嗯,飘然办事,我还是放心的。”元老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

    在天一圣地,相同的谈话也在进行着。

    李宇和自己的师父把情况一说。

    “那梵天音真有你说的那样漂亮?”

    不过比起仙丹,他的一位师兄饶有兴致开口。

    众人面露尴尬,连圣地元老也都是咳嗽几下。

    然而这名青年却像是没有察觉到,在得到答案后,自语道:“我很想看看那祸水长什么样子啊,师父,让我去吧。”

    “你办事,为师不放心啊。”

    “师父,仙丹我保证带来。”青年拍着胸脯保证。

    “行,你去吧。”

    考虑到青年的实力,圣地元老还是答应下来。

    同时,在姚氏中,正生着一场争吵。

    “简直是胡闹!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有这个闲心管这事?”

    在姚茜面前,一个青年气急败坏,指着她的鼻子教训着。

    “让你去客栈,只是做做样子,让别人认识到姚氏依然有话语权,不是叫你真正的办事!”

    姚茜不甘示弱,平静道:“做做样子?那以后呢?是不是样子也不用做了,任由神月教和天一圣地将我们蚕食?”

    “你!你还敢顶嘴!”青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开始强词夺理。

    “我在说实话,一枚仙丹对我们很重要,如果姥姥能得到的话……”姚茜说道。

    “问题是他能拿出来吗?他在被人追杀,能不能活还不一定。”青年打断他的话。

    “一点风险不愿意承受,又有什么资格期望收益!”姚茜加大自己的声量。

    “你什么态度,你以为姚氏轮到你做主吗?!”青年盛怒,扬起手就是要打。

    姚茜挺起胸膛,直盯盯看着青年的眼睛。

    一时之间,青年愣住了,高举起的手都忘记放下。

    “姚强。”

    在一男一女争吵的边上,坐着姚氏的高层。

    “江辰确实能拿得出仙丹,这点可以肯定。”有人说道。

    “根据我们了解,此人胆大心细,讲信义,如果我们帮他,他不会耍赖的。”

    “那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一直这样腐朽至死,还是大胆寻求生机?”

    最后一句话让大厅陷入到沉默。

    和姚茜争论的青年也低下头,不过神色明显还有些不服气。

    “姚茜,事情是你答应的,就你负责到底吧,结果如何,由你自己承担。”

    姚氏家主说话了。

    姚茜深吸一口气,知道人生中的关键时候到了。

    客栈中,梵天音收功后,面露喜色。

    忽然,她来到后门,把青纤放了进来。

    青纤把了解到的情况一说,同时道:“师姐,我们为什么不去找团结点的大6啊。”

    那样的话,也不用担心天一圣地和神月教。

    “那样的话,就不是一枚仙丹能解决的,丹方恐怕都要被人要去。”梵天音笑道。

    看着和青纤似懂非懂的神情,梵天音看向那边参悟火种奥义的江辰。

    双眼柔情似水,嘴角扬起满足的笑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