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沈天从悄悄运功,散去酒劲,人清醒过来。

    “江辰,你好大的胆子!”

    他眼珠子一转,大声叫嚣着。

    “我倒是觉得你胆子很大,特意跑来送死。”

    江辰走进屋内,冷笑连连。

    就是这个家伙软禁天音。

    当然,如果不是沈天从的话,梵天音下场恐怕会很惨。

    但别指望江辰会对打自己女人主意的家伙有任何好感。

    “你除了依仗着那团火还有什么本事?不过是从下三界来的废材!”

    沈天从怒骂一声,手持着长剑。

    “你若是个男人,和我一战,我要让天音知道,她的眼光有多糟糕!”

    任何男人听到这话都不能忍受。

    “江辰,他是在使诈,你们打起来,动静必然会被万圣教发现。”梵天音一眼看穿他心中的想法。

    沈天从顿了顿色,但依然紧盯着江辰。

    “你可以说出千万个理由不战,但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的软弱,自身一无是处。”他继续道。

    “你闭嘴!”梵天音怒斥道。

    “天音。”

    江辰把她拦下,向前迈出一步,好笑道:“你似乎很肯定动手会惊动万圣教啊。”

    沈天从明白他话中意思,马上道:“你到最后关头肯定会用妖炎,或是那个鼎,动静自然大。”

    他的激将法有些水平,冷嘲热讽,说江辰实力不入流,只能依靠着焚天妖炎和万始鼎。

    他所忌惮的也确实是这两样。

    否则单独面对江辰和梵天音,他完全无惧。

    “江辰,他是万圣教的圣子,最近还成为学院弟子。”梵天音向他传音,希望他不要冲动。

    江辰也看出沈天从的境界,第五星宫。

    星宫差距对他来说已经可以忽略不计,可如果对方星宫中同修二气,甚至三气,那么影响还是很大的。

    考虑到李玉剑都是二气,眼前这位起码是二气起步。

    “懦夫是配不上天音的,你这样子也无法守护天音!”沈天从火上浇油,说出大胆的话来。

    江辰说道:“你真的认为我会害怕万圣教,而不是万圣教因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闻言,沈天从愣住了,他先入为主,为自己发现江辰行踪感到兴奋。

    想着只要通知门派,绝对是大功一件。

    可他被江辰这话提醒。

    他又如何肯定眼前的江辰就是本尊?

    如果万圣教出手,让他逃窜了又该怎么办?

    这些让他措手不及。

    “等一下。”

    沈天从身为圣子,也不是愚笨之人,马上想到关键。

    “如果你不是本尊,你身上就没有那个青铜鼎,我不必怕他啊。”

    至于焚天妖炎,他相信有梵天音在这,江辰不敢乱来。

    明白这点,心境发生的变化让他很亢奋。

    一双眼睛闪烁着不善的目光打量梵天音和青纤。

    自从梵天音义无反顾选择江辰之后,对他造成的冲击很大。

    绝不用强的他完全变了!

    “江辰,你也未免太看不起我万圣教,我身为圣子,你以为没有任何手段吗?”

    “你如果是本尊,尽情杀我,但我向你保证,死之前,你本尊的行踪被世人知晓!”

    那样一来,江辰的分身轰炸将会没有任何作用。

    梵天音露出焦急之色。

    “如果你没有那个鼎,很遗憾,你根本不是我对手,我会让你看着自己的女人”

    沈天从得意笑着,道:“今日就让我弥补这一年来多的遗憾。”

    见他这样,梵天音露出厌恶之色。

    “今天只会是你的死期。”江辰说道。

    沈天从眼中掠过一丝狡黠,认为自己的计谋成功。

    “那就别说废话了!”

    沈天从晃了晃手中的长剑,彩虹般绚丽的剑光释放而出。

    在江辰还没展开架势,他一剑刺出。

    “卑鄙!”青纤跟着骂道。

    还好江辰反应迅速,身子往后退,不快不慢,可剑锋就是追不上。

    “火乾极剑!”

    沈天从没有放弃,手腕一晃,剑尖喷涌出一头火龙,一口吞下江辰。

    青纤吓得叫出声来。

    沈天从嘴角浮现出灿烂笑容,道:“看到没有,你和我的差距就是如此明显。”

    “是吗?”

    烈火中响起江辰冷漠的声音。

    下一刻,所有的烈火被吸入到他体内。

    江辰现身后,嘴巴张开,所有的烈火如洪流般冲出去。

    “怎么会!”

    沈天从看呆了,他的火之奥义接近圆满,配合上奥义武境,杀伤力足以威胁到大能。

    偏偏被江辰以这样的方反击。

    一直是自信十足的他内心开始动摇。

    “啊!”

    他大叫一声,持剑向前,乱舞的烈火将剑庐点燃。

    江辰不得不引着他到空中。

    “烈火滔天!”

    沈天从再次出剑,剑势比刚才还要迅猛。

    超凡的剑道力量和接近圆满的火之奥义交织出真正的武道之威。

    整片天空无处藏身,统统都要被焚烧。

    这一剑,远比李玉剑要厉害百倍。

    “超凡剑道力量难不成都成了普通标准吗?”

    不过,江辰除了这个想法外,并没有慌乱之色。

    熊熊烈火再次将他淹没,无情的剑锋在火中发威。

    换成是其他人,早已经灰飞烟灭。

    火之奥义的长处被沈天从完美的展现出来。

    可惜的是,他遇到的是江辰。

    “收!”

    响亮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所有烈火如回潮般被吸到一点。

    这次是江辰的拳头,他五指紧握,整条手臂在发光发亮。

    “见识到你我的差距吗?”

    看着面无人色的沈天从,江辰发问。

    “你你你!”

    沈天从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全力以赴的他,不明白是哪里出问题。

    “我玄清气和玄空气同修,施展真正的剑道力量,为何会这样!”沈天从想不明白。

    各种可能他都想过,就是不肯相信江辰比他强。

    “想知道为什么吗?”

    正当他纠结时,江辰声音传来。

    沈天从吓了一跳,原因是江辰已经来到他的身前。

    “好快!”

    他刚来得及生出一个念头,就被江辰的拳头打中。

    好似一座大山撞击过来,瞬间破掉他的护体罡气。

    “不堪一击啊。”

    轻蔑的声音传进耳边,沈天从气得吐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