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和梵天音出现在剑庐中。

    从第一天开始行动时,江辰已经安排好一切。

    包括如何带着梵天音离开,以及事后隐藏行踪,避免被万圣教报复。

    故而剑庐布置的有结界,他和梵天音都不会被人现。

    “这里是……剑庐!”

    梵天音有太多的没想到,聪慧的她也只能等江辰说出来龙去脉。

    江辰把这些年的经历一说,没有刻意去隐瞒,包括南宫雪和入魔的事情。

    在梵天音面前,他内心总会出奇的平静,有想要倾述的冲动。

    “我说你为什么会变得这样年少。”

    梵天音听到南宫雪名字的时候,捕捉到江辰眼中的神采。

    但她没有追问,反而露出狡黠的笑容。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吃嫩草。”

    “我决定了,以后叫你小男人。”

    江辰苦笑一声,又说起这次轰炸万圣教。

    法身和化身不同,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心意相通,又或者说一心三用。

    另外,焚天妖炎也会被法身复制。

    只要隐藏好本尊,他可以不停的轰炸万圣教。

    “那你现在不是本尊吗?”梵天音有些吃惊,因为她没察觉到任何痕迹。

    要是江辰自己不说,没人会看得出来。

    “法身就是我,我就是法身。”

    江辰还以为她是在意法身和本尊之间的关系,连忙解释。

    灵魂是唯一的,只不过是作用到三个身躯中。

    法身也不会诞生出自我意识。

    “那你的本尊在哪?”梵天音有些担心。

    “你猜猜?”

    说起这个,江辰面露自豪。

    这次和万圣教之间的较量,本尊不被现是最重要的。

    一旦本尊被揪出来,一切都将成定局。

    所以一开始的几天,万圣教费尽心思想要找到江辰的本尊。

    他们不会想到第一天来到天山广场上的人其实就是本尊。

    在上山到一半的时候,他以假乱真,法身取代本尊。

    所以在面对副掌教出来的时候,江辰一直没有使用过万始鼎。

    焚天妖炎可以复制,但万始鼎乃是真正的器物。

    要是也能复制,那法身也太神通广大了。

    当时江辰的本尊易容成一名万圣弟子,一直藏身在天山中。

    几天来天山混乱不堪,也没人注意到他。

    就这样,他潜伏在万圣教,时刻关注着那座通天峰的动静。

    免得他在释放妖炎的时候把天音害死。

    一场看似疯狂的举动,实际上是精心策划,步步为营。

    江辰从来都不是一股热血上头,什么都不管的莽夫。

    也就是上次入魔时完全失去理智。

    此时此刻,天山中,不少万圣弟子进进出出,江辰也趁着这个时候下山。

    风景秀丽的天山几乎快要成为废墟。

    不过万圣教似乎不准备放弃这里,已经能看到从事筑造的傀儡出现。

    被烧毁的地方也叫来大能恢复。

    一个圣地和神教选择的立足之地,都不是随随便便选的。

    寻常的地方,根本不足以承受神教每日的消耗。

    每个弟子同时吞吐天地灵气,那绝对是海量的。

    一般地方会被榨干,草木枯萎,大地失去生机。

    所以,圣地和神教选址都是在灵地上。

    江辰这几天的行动,一开始还没有破坏到灵地。

    直到那天两具法身同时轰炸,伤及到灵地,这才逼得万圣教就范。

    话说回来,江辰本尊走到天圣城,避免惹人生疑,没有直接离开。

    城外面的人纷纷回来,聚集在天山脚下。

    正当这时,天山中传来异变。

    无数光点宛如一场暴雨落在天山各处。

    那些光点拥有奇异的魔力,在接触到土壤时,焕出难以想象的活力。

    很快,新的树苗从焦土中生出,迅成长到大树。

    不到五分钟,快被烧光的天山又变得绿意盎然。

    遭到严重破坏的地貌也在各种神通般的手段下恢复。

    半个小时过去后,天山差不多恢复如初。

    “不愧是神教啊。”

    不少人出这样的感叹,包括江辰在内。

    没有破坏到灵土,伤不到神教的根基。

    “若是他们能确定我本尊出现,依然还是会出手的。”

    江辰明白了这点,在无人的小巷子中改头换脸,默默离开天圣城。

    剑庐中,得知江辰本尊安全的梵天音松下一口气。

    “你真是太乱来的,竟敢藏身在天山中!”

    说话时,梵天音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娇嗔的语气让人有种被电击的感觉。

    “天音。”

    江辰忍不住上前,搂住那水蛇般的小蛮腰。

    “不要。”

    没想到梵天音狡黠一笑,灵活的躲开,道:“你现在不是本尊,才不和你亲热。”

    “天音,这都是没有区别的,法身和本尊都是一个念头。”江辰解释道。

    这话没错,在千里外的本尊也是面露苦笑。

    “道理我明白,但总感觉像是你拿着工具似的。”

    梵天音贝齿咬唇,她杀人无数,身为真武界盗,可在江辰面前只是一名女子。

    不过看着江辰的样子,她莲步轻移,献上红唇轻轻一吻。

    不等江辰回味,又如精灵般退开。

    “小男人,快让你本尊回来吧。”

    梵天音说出魔音,接着去见卧龙先生。

    刚刚离开天圣城的本尊舔了舔嘴唇,不由自主的加快度。

    等回到剑庐,正要家法伺候小妖精的时候,现青纤也在。

    梵天音察觉到他神情变化,暗暗笑。

    先回来一步的青纤很复杂看向江辰。

    她像是明白了为什么师姐会喜欢上这个男人。

    方才,江辰一人面对天山,压得万圣教喘不过气来,乖乖交出神术。

    在那之后,牵着师姐的手离开。

    她和其他在场的万千少女全都是心旷神怡,无比羡慕。

    此时此刻,在外面,江辰以星尊之境逼迫神教的消息也在风传。

    “真男人也!”

    不少热血男儿在听完前因后果,由衷感叹。

    “天啊,我要是那个女人,都要幸福死。”

    女子更是被江辰英雄气概折服。

    在这个圣地和神教为主调的第七界,一个没有来头的少年,敢为了心爱的人独闯神教。

    光是听着都觉得不真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