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带着胁迫的语气差点没让在场的太上长老把鼻子气歪。

    心想你一个小小星尊,还真当自己无敌于人间啊。

    再看江辰如此年轻,又都似乎明白些什么。

    副掌教失去耐性,道:“那搬出你的靠山吧,看你有多么了得。”

    “今日就我一个人。”江辰说道。

    “你一个人就要闯我万圣教,并且带走一人?”副掌教语飞快的问了一句。

    “你们会把人放了的。”江辰说道。

    本来气愤的太上长老纷纷摇头,强忍着笑。

    要不是死了常青,他们或许被因为这样的笑料被逗得开怀大笑。

    “你总该表现出什么来吧,让我们害怕的东西,让我们不如你所愿就瑟瑟抖的东西。”

    一位青年外貌的太上长老戏谑道,尤其是说话神情,让在场弟子暗笑。

    随着副掌教和太上长老的出现,这场闹剧也到了该收尾的时候。

    “那么如你们所愿。”江辰说道。

    “如果你是想要依仗那个鼎的话,我可以把话放在这里,万圣教不是没有至宝。”

    副掌教抛地有声,言语间充满着自信。

    话音落下,他右臂托起一口大钟,圆锥形,上小下大。

    不知是什么材质制成,重如山岳,悬在空中给人莫大压力。

    “圣王钟!”

    万圣教弟子无不是振奋,脸上写满着自豪。

    身为神教,不仅有数不尽的强者,还有别人梦寐以求的至宝。

    这口钟能镇压住武皇,是件大杀器。

    江辰不为所动,也没如他们所想那样拿出万始鼎。

    他在挥舞着双手,随着古怪的动作,炽热的热浪席卷而出。

    周围的人脸色大变,星尊以下的人都承受不主,连连后退。

    “所有弟子离开!”副掌教当机立断,马上下令。

    “起阵,封锁住这片区域!”

    第二道命令很快下达。

    这会师姐过去,热浪已经达到能把钢铁融化的程度。

    草木自燃,青石被烧裂。

    忽然间,江辰怒狂舞,焚天妖炎冲天而起。

    “太上长老以外的人离开!”

    副掌教和各个太上长老收敛住嘲笑之意,一个个如临大敌。

    “他是要玉石俱焚!要让焚天妖炎第十转失控!”

    “不可能,哪有人这样疯狂的,他在耍诈,我不信他敢!”

    “那可是焚天妖炎啊!”

    这里的人都是见多识广,马上认出异火,洞察出江辰的意图。

    一开始,他们是不愿意相信会有这样的猛人。

    可眼看着妖炎要变成脱缰的野马时,他们不敢百分百确定。

    “起!”

    副掌教右臂往天空撑起,手中的圣王钟光华四射。

    每转一圈,圣王钟释放出来的神威让这片土地上的生物都有种被镇压的错觉。

    轰隆隆!

    焚天妖炎彻底失控,江辰化为火能,毁天灭地的异火要开始肆虐这片大地。

    “这个疯子!”

    太上长老吓得屁滚尿流,飞快离开。

    光凭着阵法,无法抵御失控的妖炎。

    还好在妖炎要爆那一刻,圣王钟落下,把江辰给扣在里面。

    通过缝隙,万圣教的人能看到妖炎的火芒。

    不愧是妖炎,仿佛视线都要被融化。

    很快,圣王钟被烧得通红,原本的光泽消失不见。

    这还不算,圣王钟再往下陷,是因为被扣住的那块土地被融化。

    也就几秒钟时间,圣王钟完全陷入地中,只能看到顶部。

    同时妖炎的威力也到了临界店!

    砰的一声,宛如春雷,叫人猝不及防,整个天圣城都能听见。

    远在剑庐的青轩也是看向万圣教方向。

    “不好!”

    万圣教中,已经乱成一团。

    圣王钟成功避免妖炎毁掉天山,可妖炎的威力还是被小瞧了。

    从圣王钟为中心,一道道裂缝蔓延向各处。

    如同火山喷,妖炎从地上冲出来。

    转眼间,万圣教火光冲天,就算是白天也是清晰可见。

    许多雄伟壮阔的宫殿直接被妖炎给击垮。

    万圣教用了一切手段试图浇灭妖炎,结果现这几乎是不灭之火。

    整整过去一刻钟,妖炎的威力终于耗尽。

    大气磅礴,雄伟壮阔的神教满目狼藉,无论是门中弟子还是长老都是灰头土脸。

    “可恨啊!”

    副掌教长啸一声,过去要将圣王钟揭开,结果被烫的不轻。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收回能量几乎耗尽的圣王钟。

    圣王钟下面成了一个深坑,在地面只有钟的大小,然而地下几乎成了一片广场。

    至于江辰,几乎是灰飞烟灭,什么都不会剩下。

    这点,众人是可以肯定的。

    “以后不要给我招惹疯子!”

    副掌教气得不轻,活了上百年,还真没见过这样不要命的。

    一言不合就要把他们万圣教给炸掉。

    “不过,还是死了啊。”

    这个结果还是叫人欣慰的。

    李玉剑现身边的同门嘴上骂着,但眼里都有胜利的喜悦。

    是啊,万圣教根据没有被毁,要不了半个月,天山又会恢复如初。

    就是常青等人死的可惜。

    “就这样吗?”

    李玉剑有些无法相信,在迟疑中,她想到什么,用最快度跑向那地坑。

    这里温度依然逼人,太上长老守在这里,防止妖炎再燃。

    “尸体,有没有看到尸体!”李玉剑迎着疑惑的目光跑来,嘴里说着语无伦次的话。

    “圣王钟都成了这样,还能有什么尸体,你这惊慌样子成什么体统!”一名太上长老没好气训斥道。

    李玉剑还要再说,但看到长老们黑着的脸,只好闭嘴。

    “异火是入本尊的,分身和化身都无法做到这样。”

    李玉剑自我安慰着,可还是心神难安。

    傍晚时,天圣城像是炸开了锅,人人都在议论着今天生的大事。

    一个星尊小子,大闹万圣教,造成皇者都不可能留下的破坏!

    万圣教竭力宣称这是一场胜利,他们斩杀拥有异火的天之骄子。

    这个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

    人们敬佩江辰敢这样勇猛的同时,又在惋惜一个未来的圣主就此陨落。

    有关这件事的内情,也在不断被挖掘出来。

    在人们得知江辰是为了一个情字如此,感叹连连。

    “不过这样的自我牺牲有些愚蠢啊。”也有人这样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