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他打量江辰的时候,天罗城主把刚才的经过一说。

    听到魑、魅、魍、魉和两个天王时,姜三叔明显一惊。

    但也仅此而已。

    身为武皇的他,不管江辰的表现如何惊人,也不会太重视。

    “多谢公子,请问名号?”

    不过他对江辰的态度倒是客气很多。

    “江辰。”

    江辰不满他对姜依说的话,所以反应很冷淡。

    姜三叔自然认为这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年轻人,心中也有不悦。

    “既然已经无事,我还有要事在身,告辞了。”江辰说道。

    “姜氏遭逢战乱,但身为古氏族的底气还在,你救了飞儿,自然不能让你就这样走了。”

    姜三叔马上说道:“你想要什么,可以提出来。”

    在他身上,还有着古氏族的骄傲,尽管现在的他们只是真正姜氏的旁系。

    “出手不为报酬,好意心领了。”江辰说道。

    “那好,姜氏欠你人情,你随时可以来。”姜三叔说道。

    “三爷,我也回去复命了。”姜依被训斥几句,也不想留在这里。

    不等回应,她跟上江辰,想要一起离开,再好好道谢。

    “慢着!因为你的决策失误,险些导致飞儿出事,犯下大错,就想这样轻易离开吗?”

    不想,姜三叔对她不只是说说,还要采取手段。

    “我听从军令行事,入城救人也是尽我本分,何错之有!”

    姜依忍无可忍,大声反驳。

    “我说有就有,更何况你的军令来自谁?来自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夺位者!姜三叔喝道。

    这话引起江辰的注意,尤其是后面那句话。

    “三爷,我们铁军卫是中立的。”姜依冷冷道。

    “哼,你偏袒那野种,想要谋害飞儿,还说自己是中立的?”

    “我冒死进城,何来加害之心?”

    “你若是战死,自然没有争议,可你还活得好好的,不是很可疑吗?”

    “你这是诛心之言!”

    听到两人争吵,天罗城主等人表情复杂。

    那姜飞想要求情,但是被身边老仆给拦住。

    “来人,抓起来!”姜三叔喝道。

    随他而来的队伍听令后,走向姜依。

    姜依气极,手持着长枪。

    “你还想要反抗?是希望我当场将你格杀吗?!”姜三叔喝道。

    姜依脸色一白,有武皇在这里,她毫无希望。

    “你是想要拿我要挟我父亲对吧?”姜依说道。

    姜三叔难得的没有反驳,只是莫名笑着。

    眼看着姜依要被抓住,江辰往前一站,护在她的身前。

    那些要上来的士兵立马停下脚步,不敢乱来。

    “江辰公子,你这是何意?”姜三叔似乎不怎么意外,阴恻恻笑着。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江辰说道。

    “哦?你不是叫江辰吗?”

    这姜三叔粗中有细,知道江辰出手的原因,以及在看到姜飞时的反应,明白他是救错人。

    换成是平时,他自然很乐意这样

    可现在姜氏内乱,万一江辰本来想救的人是敌对那边怎么办?

    再听到江辰名字,他心中已经可以确定。

    因为他嘴中那个小野种也是来自中三界。

    “要挟飞公子。”姜依传声道。

    没想到她的意图立马被识破,那个老仆拦在姜飞面前,把他抱到府内。

    “为什么要这样啊!”进去时,还能听见姜飞的声音。

    很显然,他还不明白这其中的复杂。

    姜三叔要除江辰,又想拿下姜依,一石二鸟。

    “我要保她,这就是我想要的。”江辰说道。

    姜依心中流淌一股暖流,在经历姜三叔的翻脸无情,萍水相逢的江辰却能说出这话。

    “那好,那我们之间扯平了,你们可以走了。”姜三叔说道。

    可听到这话,江辰和姜依都没有动,知道事情没有这样简单。

    “怎么?又不想走了吗?”姜三叔嘲弄道。

    “行,我们走。”

    江辰说道。

    同时,姜依向他说道:“他要找四下无人的地方动手。”

    “我知道。”江辰说道。

    “出去后,你就一直跑,我帮你拖延住他。”姜依说道。

    “没有必要,更何况你也拦不住多久。”

    两人出了城,飞到一座山中。

    “确定不用吗?”

    看他没有逃命的意思,姜依暗暗焦急,同时又在想着他是不是有什么底牌。

    “能和我说说姜家的内乱吗?”江辰根本不在意眼下的危机,好奇道。

    “嗯。”

    要不是那句我保她的话,姜依恐怕是不会说的。

    身为古氏族,纵然是旁支,在圣域关闭后,仍然有着数名圣主。

    可惜天不如意,圣主不是战死,就是在外面历练的时候惨死。

    最后一位圣王也寿命耗尽。

    按理来说,圣主的寿命完全能活上五百年。

    问题是圣域关闭的时候,那位快要老死的圣主已经活了数百年。

    “这些年来,姜氏一直分为两个派系,因为是旁支,所以在争论着谁才是正统。”

    “以前圣主还在,派系争斗是随着圣主的数量而变化。”

    “在圣主失去影响力后,几百年来两个派系压抑的怒火彻底被引燃。”

    “你要救的人应该是那位姜凡吧,从中三界送上来的。”

    姜依向他问道。

    “是啊,没想到救了他的对手,真是尴尬啊。”

    早知道的话,江辰也不用动手。

    “不是的,他只是小公子,他的哥哥才是姜凡真正的竞争对手。”

    江辰点了点头,道:“你刚才说的铁军卫是什么?”

    “是其中亿一位圣主担心内乱彻底让姜氏走向灭亡,成立的中立势力。”

    “那你为什么要那样积极去救那位小公子。”江辰好奇道。

    “我们是中立的,我心中所想的只有姜家。”

    “一旦小公子被幽冥殿和血沙流掳走,对姜家会是灭顶之灾。”

    “这倒也是。”

    这时,江辰抬头看了眼天罗城的方向,说道:“那家伙来了。”

    姜依神情一变,紧张的握起拳头。

    “不用担心,今天我们谁也不会死。”江辰说道。

    “嗯。”

    姜依点了下头,江辰这话像是有着魔力,令她心生宁静。

    正如江辰所说的,姜三叔一个人来的。

    骑着战马,踏空而行,马蹄每次落下,都会留下一团火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