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的肩膀、后腰,侧腹分别被魅、魍、魉以幽冥鬼火击中。

    血沙流的两位天王分别打在他的脑袋上。

    纵然是天罗城的高耸城墙,也要被打垮。

    偏偏江辰跟个没事人似的,金光灿灿,肌体生辉。

    魅、魍、魉马上现自己的法器下没有鲜血流出!

    六个人心生不妙,想要离开,可惜为时已晚。

    无穷无尽的妖炎扩散而出,将整个城区给吞噬。

    也幸亏旁观者有先见之明,否则死伤无数。

    六个人身处妖炎其中,倒也没被立马烧死,只是拼命想要逃出来。

    照例来说,六个人起码也能跑出一两个。

    可惜他们遇到的是江辰。

    “刹那剑法:第四式!”

    不管六人是不是朝着不同的方向,在江辰把手放在剑柄上的时候,六人的方向、远近都没有区别。

    剑势升起那一刻已经结束,尤其是借助着焚天妖炎的杀伤力,轻易破防。

    等到妖炎消散之后,人们现天地间已经见不到六个人的身影。

    魑、魅、魍、魉和两位天王消失不见。

    仔细寻找,人们在墙壁、街道的的地面现六团黑炭,如同扭曲的人形。

    江辰收起双剑,目光扫过那些血沙流和幽冥殿的士兵。

    被他看到的人心生恐惧,有的直接吓得瘫软在地上,有人试图逃跑,结果膝盖软,摔在地上。

    “姜依,这公子是谁啊。”

    天罗城主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好像是为小公子来的。”姜依说道。

    江辰来到众人面前,顿时让她和天罗城等人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

    “公子,多谢出手相助,姜氏必有重谢!”

    还是天罗城主反应及时,连忙道谢。

    江辰轻轻点头,示意带他去见那位小公子。

    “公子认识我们的少爷吗?”天罗城主问道。

    “见了才知道。”江辰说道。

    听到这话,天罗城主和姜依相视一望,心中有着相同的惊奇。

    敢情这人根本不确定要救的人是不是自己所想那样,直接大杀四方,屠戮幽冥殿和血沙流的高手。

    他们不敢有任何意见,天罗城主带着他来到府中的宫殿外。

    宫殿大门紧闭,外面站着一群死士。

    在得知危机解除后,他们的反应很意外。

    随即,一名死士进门去通报。

    很快的,门从里面被打开,一个老仆装扮的人让他们进去。

    这老仆看着其貌不扬,实际上战力不比血沙流的天王逊色。

    当然,在江辰眼里没有区别。

    他尽管只是第二星宫,战力却已经是达到惊人的程度。

    进入宫殿中,他很快看到姜家的小公子。

    “多谢救命之恩,姜飞没齿难忘。”

    小公子一十二岁,但也有了大氏族公子的风范,唇红齿白,小小年纪已经是灵尊。

    再过几年,也会是风云人物。

    “搞错了。“

    江辰轻轻摇头,眼前这位小公子并非小凡。

    他的反应被天罗城主和老仆看在眼里,都是满脸的困惑。

    “我和你们姜氏有缘,举手之劳而已。”

    江辰摆了摆手,又看了眼殿内的众人,问出心中困惑。

    “姜氏为何会沦落到今日地步,被这样两股势力破城而入?”

    一个氏族,起码也有圣主坐镇。

    不管是幽冥殿的,还是血沙流的天王,一巴掌都能拍死。

    圣地和神教的震慑力也是出自圣主。

    往上的大帝已经很久没有出世过。

    殿内的人听到这话问题,都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许久过后,他才通过旁敲侧击明白过来。

    姜氏作为古氏族之一,本是九界的霸主。

    在第七界的分支是来自于圣域。

    也就是说,姜氏的圣主和他们神王留下来的传承也都在圣域。

    当年圣域的通道关闭,没有任何征兆,以至于第七界的姜氏失去依仗。

    这种情况不仅出现在姜氏,许多曾经圣域霸主在九界的旁系力量都遭到毁灭性冲击。

    姜氏能够坚持下来,守住大罗大6,那也是曾经积累的底蕴足够雄厚。

    两年多前,他们的圣主要陨落的消息流传出来。

    一开始各方势力还以为是放出来的假消息,可经过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施压试探后,几乎可以肯定。

    如此一来,姜氏的最强战力只剩下武皇。

    在第七界要想守住一片资源富饶的大6是不可能的。

    可没想到姜氏又生内乱,雪上加霜,幽冥殿和血沙流这些势力趁火打劫。

    不仅要洗劫天罗城,还要把眼前的姜飞给绑架回去。

    “内乱吗?”

    江辰想到了小凡,再看殿内的姜氏等人,开始在心里揣测。

    “还没请教公子高姓大名?”天罗城主开口道。

    江辰还没开口,城主府外又传来喊杀声。

    还有车轮碾压着大地的声响。

    “援军吗?”

    天罗城主和姜依连忙跑到外面一看,只见无数辆五行战车滚滚开来,扬起如大雾般的黄沙。

    “是三叔来了!”

    姜飞脸颊泛红,如果说得知江辰出手是高兴的话,那么现在才是真正的心安。

    江辰看到他嘴中那位三叔,乃是一名武皇。

    骑着一匹高大雄壮的战马,践踏着大地,连人带马都披着重重的玄甲。

    头盔下是一张坚韧不拔的脸庞,一双黑眸精光闪烁。

    一路冲杀到城主府外面,才一把拉住马缰。

    战马长嘶,高抬起前足,一行人竟是被黑影给笼罩。

    马蹄落在地上,仿佛有人在耳边擂鼓,星尊之下都感到耳膜出刺疼。

    “飞儿,没事吧。”

    他翻身下马,急切的冲到姜飞身前,上下检查一番。

    “姜依,你为什么不第一时间率领军队杀进来?”

    旋即,他开始向姜依难。

    “军令如山,战场上任何人不得违背,我只能挑选自愿跟随我的人进城。”姜依说道。

    “不知变通,凡事要以飞儿为主,不知道隐瞒军令吗?要你有什么用!”

    被这样训斥,姜依脸色白,紧抿着嘴唇。

    “三叔,起码姜依姐姐来了,还带来了不起的哥哥。”姜飞还算是有良心,说起好话。

    闻言,姜三叔的眼睛落在江辰身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