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圣地和神教是第七界的主调,代表着无上权威。

    然而有光的地方就有黑暗。

    幽冥殿会和血沙流就是其中代表。

    幽冥殿无法无天,坏事做绝,一心追求利益,完全不顾善恶。

    血沙流则是一支雇佣军,人数众多,各个大6的战事都有他们参与。

    传闻他们还会制造一个势力的内乱,从而谋权。

    如今,他们的目标是姜氏,出动强大的战力。

    之前死在江辰手上的天杀地绝是幽冥殿的高手。

    但是比起现在的魑魅魍魉,实力相差一大截。

    更不要说还有血沙流的两位天王。

    若是单打独斗,姜依或许还会抱有信心。

    “小鬼,你不是姜氏的人吧。”

    “不要多管闲事,站到旁边去,我们既往不咎。”

    血沙流的两名天王皆是星尊中顶尖的存在,境界七星宫以上,练就道法。

    “你杀死了天杀地绝?”

    然而幽冥殿的魑魅魍魉不打算善罢甘休。

    和天王比起来,魑魅魍魉四人和他们的称呼很贴近,身穿着黑袍,见不到真面目,只有黑袍上写有各自名字,让人识别。

    声音分不出是男是女,沙哑低沉,听着耳边很难受。

    “姜家的小公子,你们不能动,就这样简单”江辰说道。

    这话一出,两军将士知道马上会有一场大战。

    小公子是两军的战果,江辰的话无疑是在让幽冥殿和血沙流放下武器投降。

    “随便你们。”

    血沙流两个天王轻轻摇头,任由幽冥殿的四人出手。

    “四邪灭明!”

    魑魅魍魉没有多言,更无心轮流上阵,一起出手。

    “合击道法,能搏杀皇者的道法!”

    看着他们的动作,姜依焦急无比。

    这四人本就是不凡,偏偏他们心有灵犀,无比默契,向来是形影不离。

    死在他们手上的高手不知道有多少。

    姜依想要上去相助,但很快想到那两名天王,也都是不可忽视的强者。

    那边,江辰已经被围住,魑魅魍魉没有一人手持兵器,反而在快结印。

    煞气冲上了云霄,全城都被笼罩在一种压抑中。

    煞气化为无数的恶鬼,从四面八方涌向江辰,张牙舞爪,要把他给分食。

    “这可真巧啊。”

    江辰说了一句,体内冒出万丈金光。

    煞气恶鬼被金光触及,立马出凄厉的惨叫,浑身燃起业火,化为灰烬。

    昏沉沉的天罗城再次恢复成原样。

    虽然看不到魑魅魍魉的面貌,但能猜到此时他们的表情有多精彩。

    得意的杀手锏竟是会被江辰克制。

    “修佛者?”

    伴随着惊疑,他们手中分别出现形状怪异和可怖的武器。

    每一剑兵器都有着灰白色的鬼气缠绕着。

    自知煞气攻势无用,一个个释放出强大无匹的气势。

    出手的招式都已经达到完整的武道。

    同时出手,鬼哭狼嚎的声音传遍整座城。

    近万名两军将士往角落里面去挤,生怕被殃及。

    江辰也知道硬碰硬会毁掉整座城,故而主动迎击。

    一脚踏出,快如流星,留下完整的残影。

    他先是来到魑的身前,一只手抓住那把鬼头大砍刀。

    此时的他不仅金光闪耀,体内还出雷鸣声,电芒不时从肌体中冲出来。

    六星宫的魑硬是在他这种状态下没有反抗之力。

    “轮回拳!”

    一拳打出,拳锋带动着雷火之势。

    魑的体表外出现护体鬼气,可是天生被克制,拳头势如破竹的击中他胸口。

    身上那件黑袍在烈火下化为灰烬。

    一个骨瘦如柴的老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头上白稀薄,已经快要掉光。

    不成人形!

    人们情不自禁想到这四个字。

    老迈的武者不是没有,但绝大多数都是中气十足。

    再不济,也不会出现这样衰败的模样。

    “这就是修炼邪功的代价。”

    有的人知道这是因为这四人为了获得强大战力付出的代价。

    魑一开始很慌张,像没穿衣服被丢在人群中。

    接着恼羞成怒,一双眼睛充满着怨恨。

    “幽冥鬼火!”

    魑手上的砍刀刀柄是一个鬼头,从眼眶中冒出妖异的火焰。

    下一秒,砍刀开始熊熊燃烧。

    那妖异的鬼火配合魑此时的样子,当真是绝配。

    “异火!快跑远点!”

    “幽冥殿殿主的异火!”

    旁观者吓得不轻,拼命跑出这片城区。

    “我说,把禁飞的阵法关掉吧,不然这样打下去天罗城都要完啊。”

    有人说道,不过这声音很快被喧哗声压下去。

    魑拔刀就砍,入道的刀法配合上鬼火,让在场的人触目惊心。

    “前十都排不进的异火也在我面前卖弄!”

    江辰冷笑一声,拔出赤霄剑。

    剑道力量和焚天妖炎环绕,再次让人耳目一新。

    和魑的阴冷不同,江辰宛如太阳,散着浩然之气。

    “也是异火?!”

    人们愣了下,接着忍不住在心里骂娘,熟悉星尊战力有多厉害的士兵们退回城墙下边。

    血流沙的两位天王使了使眼色,不留痕迹的挪移脚步。

    姜依注意到了这一幕,还没有等他细想,刀剑已经开始交锋。

    毫无疑问,江辰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幽冥鬼火完全不如焚天妖炎,更何况幽冥鬼火还不是本源。

    不仅魑拥有,魅魍魉同样也都有鬼火。

    并在刀剑交锋那一刻,他们齐齐出手,手中法器带着鬼火落在江辰身上。

    甚至于,两位天王也都是出手,如横冲直撞的战车。

    “卑鄙!”

    姜依大为焦急,尽管知道兵不厌诈,也是忍不住骂出声来。

    幽冥殿和血沙流肯定知道江辰不好对付。

    姜依不忍心的别过脸去,但余光依然看到江辰遭到魅魍魉和天王的猛击。

    法器狠狠砍下去,两名天王一拳一掌,雷霆万钧,分别打在江辰脑袋上。

    “嘿嘿,死吧。”

    被江辰一剑弄伤的魑看着江辰的惨状,出得意的笑声。

    “年轻人真是愚蠢的可以啊。”

    天罗城的人忍不住摇头,被五人重击的江辰,已经没有任何可能。

    “是吗?”

    没想到的是,脑袋被拳掌打中的江辰出戏谑的声音。

    听那语气,像是没有任何事情一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