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说身体无恙,他还是休养了一段时间。

    大年三十,华夏民族的传统节日,这一天也是所有家庭最希望的一个节日。

    也就是在这一天,他们家早就贴上了对联。

    过年,特别的喜庆,这是毋庸置疑的,他们家也不例外,从七月半到现在已经是半年左右的时间过去,让他整个人成长了很多,这半年更是见识到了很多别人无法窥探的东西。

    他成长的很快,比以前高了,同样的也比意见成熟了很多,以前的他顶多就算是一个流氓混混,而现在却算的上是比较有文化的痞子了,当然从外边看上去还是斯斯文文的。

    这一天他收到了很多祝福,有以前的发小,有很久以前不联系的同学,有好朋友。

    同样的,他也一一回复了过去。

    原本,他认为就这样等到晚上吃年夜饭就可以了,但谁知道他却被从家里赶了出来,确切的说是让他前往别人家去。

    大过年的人家都是过个团圆夜,他倒好,被撵出去了,要不是知道这件事情十分的重要,他真的要大骂了。

    出来之后,身上除却母亲给的两千块钱外,再有便是一个地址了。

    那个地址离着他们家有着一段距离,坐车过去需要两个小时的路程。

    可以说他这次前去是既兴奋又忐忑,脚上不情愿,但心中却是十分的期待,为什么?因为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竟然是让他去自己未曾谋面的未婚妻家。

    庄丹纯,这算是他的名义上的未婚妻,从小到大十八年来都没有见过面,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有让他们见过,只知道有这么一号人存在,怎么突然间就让自己前去了。

    不过天大地大,父母最大,不可违背,只能前去,当然,说实话他还是很想去的,毕竟这可是一件大事,关乎着他未来的大事,如果不出意外,他们是要结婚生子的。

    如果未婚妻长得闭月羞花,倾国倾城还好,如果长得惨不忍睹,鞋拔子脸的话,那可真的是要命了,打死不结婚。

    虽说很多人都说真爱不是看脸,但在这个社会谁会不去看脸啊。

    其实他想的还是很简单的,要是出水芙蓉外加温柔贤惠的话,就抓紧把婚事给定下来,要是沉鱼落雁却有些母老虎的话,那就是观察观察,要是其貌不扬、车祸现场的话那还是算了吧。

    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感情嘛,还是要看缘分的,要是缘分好的话,那指定是天造地设了。

    不过不知道他这种想法被其他人知道是不是会被骂死。

    既然是要去丈母娘家,虽说还不知道未婚妻什么样子,但是礼数上还是少不了的,于是找了家店,画了三千块钱买好了自己的东西,当然这样一来就要让他自掏腰包花一千多了,好在他有存款。

    在车上的那两个小时他想了很多种方法,到了之后该如何来说话。

    很快,他便是到了那个小区,付给司机钱之后就走了进去。

    由于这个小区房子众多,他找了好久才找到了他们家。

    “叮咚。”

    按响了门铃。

    原本他认为需要等一会的,但是没想到刚刚按下就被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女人,长得十分的漂亮,不过要是放在二十多年前,他绝对会下手,不过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因为这人都是他妈妈辈的了。

    “伯母好。”

    虽说他不认识这个女人,但是也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

    “你就是经经吧。”

    听到这话,他真的是一阵汗颜,难道就不会告诉人家自己小名叫阿正吗?这经经叫的,叫他他跟来月经一样。

    “是。”

    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说是。

    “来伯母这还拿什么东西,是慧慧让你拿来的吧。”

    慧慧正是他母亲的名字,可见两人关系还是挺好的。

    不过关于两人的关系到底怎样他并不太清楚,从来没有跟他说过,不过他还是听母亲无意中说了句他们是好闺蜜,不过嫁给了不同的男人。

    当时他就是一脑袋的黑线,难道你们还想嫁给一个男人吗?估计那样的话也就没有自己了。

    虽说这只是玩笑话,不过他当时还真的害怕了一番,幸亏老爹当时追到了老妈啊。

    这话不知道被他老爹知道了会不会挨打。

    对于她的话,他只能回答说是了,无奈这其中有一千块钱可是自己花的啊。

    进去之中,他就是看到了正在沙发上的一个男人。

    男人西装革履,看起来十分的正式,但从外边上看就是一个成功人士。

    事实上这个伯父的确是成功人士,是一个吃国家饭的人,据说已经当上了厅级干部,这些都是从他老爹哪里打听到的。

    早先他有一点不明白,根据他们所说,自己的未婚妻与自己同岁,而他却有一个姐姐,这应该如何来解释。

    后来还是他妈告诉了他答案,原来自己的伯母和伯父并不是结婚晚,事实上他们结婚比自己父母还要早,而且更是大学时就认识的,一直谈到了现在,每当那个时候自己的老妈都是比较羡慕,不过由于工作上的原因,他们要小孩比较晚,过了好几年才要的孩子。

    不得不感叹的是他们两人保养的真的很好,同样的年纪看上去比自己父母要年轻上好几岁。

    他这人不属于那种腼腆的,进来之后就是看了一圈,但是并没有发现自己那未婚妻的影子。

    “你在找纯纯啊,纯纯洗澡去了,等一会吧。”

    像是知道了他想什么,自己的伯母说道。

    听到这里,饶是以他的脸皮都是不禁有些脸红,真的是有些丢人。

    不过他们并没有在意,只是笑了笑。

    经经,纯纯,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难道就不能换个别的吗?

    果不其然,没多久就是一个披着湿漉漉头发的女孩从洗手间方向走了过来,看到之后,不禁有些叹息,为什么不是围着浴巾没穿衣服出来呢,不过一想也不现实,毕竟又不是自己在家。

    不过当他看到那女孩的脸的时候,却是大吃一惊,这,这,她,他竟然认识。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