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尽管不太相信,也感觉有些不太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却容不得他们不去相信。

    不在去管这面城墙,也不在去管那扇青铜门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因为那些都不是现在的他们可以去管的。

    这里像是一个镇子,里边居住着很多人,而且穿着十分的古朴。

    如果不是发现了些什么,他们或许真的认为是穿越到了古代。

    “你发现了吗?”

    黑球这个时候询问他。

    “嗯。”

    沉重的点了点头。

    “难道我们与他们出在不同维度的空间之中不成?”

    黑球也是声音有些沉重。

    他所说的这个结论可以说有那么些许道理。

    根据他曾经看到的一本古书记载,在很多年前,曾经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就是一个人误入一片地方,看到了有很多的生物在哪里生存者,他曾经试图接近过,也尝试着跟他们交流,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那些生物像是无法发现他一般,并且可以从他的身体中穿越过去。

    当时可以说是惊呆了那个人,为此还险些疯掉。

    后来这件事情被人以故事的形态给记录了下来,流传了下来。

    古人比较迷信,这是很多人都知道,也是相信的一件事情,所以后来人看到之后也可能只是呵呵一笑,并不认为是真的。

    到了后世,其实也同样有着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过都被所谓的专家给解答,曾经有人说那是海市蜃楼,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但是后来这个结论被人给否定。

    直到后来,随着科技的发展,这个世界上的人们知道了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早先所发生的某一段事情,会在以后的某个日子,某种特定的环境下被放映出来。

    据说类似的事情在北京的故宫曾经发生过,当然这是否真实不得而知,是否有人瞎编也是不知道的。

    最为重要的是那样的情况貌似是在一个雷雨交加的日子,而现在他们看到的却是白天,而且没有什么特定的环境。

    不过在没多久,他就像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这里是地狱,环境与外界不相同,是不是因为这里环境的缘故,或者是这里墙壁的缘故,而将这些画面给呈现出来了呢?

    虽说这很有可能,但是有一点他不解的便是这里的画面未免太大了,因为放眼望去那么长的一条马路,全部都是人影。

    如果是人少的话,还能够解释一下是遇到什么灵异事件了,但是现在这么多,未免太过悚然。

    甚至他还想到了一种可能,他们很可能被迷幻了,但是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如果真的是被迷幻,那么他们的阴阳眼或者黑球的都会生出感应的,这是阴阳眼和猫眼的特别之处,但是他们却没有任何的感应,并且刚才他们都仔细看过,没有发现什么。

    不过他们也不打算在这里长时间的停留下去,而是准备离开。

    也就在这个时候,面前的那些人却开始有了变化,不知何时,这里的人竟是混乱了起来。

    “什么情况?”

    在两人的脑海中升起了大大的问号,实在是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本好端端的,怎么这里的人突然间骚乱了起来。

    声音很吵,声音很大,有叫喊声,也有哭喊声。

    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并不清楚,这里的人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招惹了一般,又像是被什么事情给吓到了。

    虽说他们可以听到声音,不过却根本无法听懂说的什么,这种语言十分的古老,完全无法听懂。

    过了很久,终于这里的一切发生了改变。

    原本就有一支铁骑从这里经过,很快确实冲进来了一群重骑,手上拿着沉重的冷兵器,对这里的人展开了激烈的屠杀。

    尽管这应该是昔日所发生的事情,留下来的画面,但是看到之后,他们依旧是热血翻涌,怒气滔天,很像冲上去杀死那群刽子手。

    他们正在对着这里的人挥动屠刀,不管老人小孩亦或者是身怀六甲的妇女,他们通通都不放过,对着他们挥动着冰冷的屠刀。

    很快,地上便死掉了很多的人,一片一片的倒下,而他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像是所发生的一切与他们无关一般。

    难道他们就不害怕遭天谴吗?他们没有妻子老人小孩嘛?

    这样的屠杀,难道他们的心中不会痛吗?

    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年代,什么地点,发生这样的流血事件总是让人心情沉重,胸口沉闷。

    他感觉自己的心在抽搐,他很想冲过去,但是无济于事,这群人跟他们不在同一个年代,不同的时空,无法做到心中所想的一切。

    他只能看着,双眼通红,如同染血一般。

    他不希望战争的发生,更不希望看到战争的发生。

    像是过去了很久,又像是转眼间,这里的地上就倒下了成片的尸体,他们死前脸上的惊恐、痛恨、哀怨种种情绪很是明显,哪怕是死后,表情都不会改变,依旧凝固在那脸上。

    地上血流成河,鲜血染红了大地,那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遗留的。

    他们本可以安安稳稳,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却是被那群刽子手,所谓的君王所害,成为地上冰冷的尸骨。

    终于,他们眼前的景象消失了,流血事件从他们的眼前抹去。

    一切归于平静,像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城池依旧是那个样子,不过没有了原先的阳光,缺少了生命的气息,他甚至仿佛看到离着他们不远处的一个老大爷在卖着狗不理包子,甚至看到了那卖冰糖葫芦的大叔,看到了那个衣衫破烂的小乞丐。

    他与这里的人可以说是素面之缘,而且还是隔着时空的相望,但却是那么的深刻。

    当初的屠杀距离现在有多少年,他并不知道,可能过去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但是依旧难以掩盖空气中刺鼻的血腥味,依旧无法让这里恢复原先的阳光,整个空气中充满着惨淡的气息,怨气极重,大地甚至墙壁依旧有着深红色,那是当年的屠杀所留下的,那是鲜血,哪怕过去不知多少年依旧无法消失,永世长存。

    他无法帮助那群人活下去,但是他却可以送他们一把。

    往生咒在这一刻被他念了起来,他在做法,以他那微末的实力做法,超度一下那些死去的亡魂,希望他们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另外一个世界,好好的活下去。

    感谢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打赏,谢谢!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