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些东西很多,并不仅仅只有他们看到的这么多,没多大一会功夫,两人消灭掉的已经是很多了。

    他们本不想杀生,但是在此时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如果不那样做,死的绝对是他们。

    就算如此,两人也是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这样下去,绝对无法撑到最后,等到某一刻他们的力气消耗殆尽,绝对会被这群东西给杀掉。

    “你拖着他们。”

    朝着黑球说了一句,他便是冲了出去。

    既然用蛮力无法消灭,那就只能智取了。

    根据茅山术中记载,有一门阵法叫做封魂阵,为茅山第一代掌教所发明的阵法,依据十七枚沾了童子眉的古铜钱在地上伪造一个小七关,让孤魂野鬼游弋此中,永世难觅出径。

    古铜币,由于万人经手,阳气很重,加上童子眉,便起到了抑制阴气流动的效果。

    这样一来,只要此阵真的可以成型,他们的压力将会瞬间减轻,将会少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早先看到茅山术中有这们阵法的时候,他就一直寻找这些东西,好在废了一番功夫,还是寻找到了不少,不过由于年代久远的缘故,寻找这些东西是真的很难。

    此时,他手持桃木剑,身穿道袍在这里奔跑,他要在不同的方位将十七枚铜币给埋在不同的位置。

    想要这样做,看起来十分的简单,但真正施展起来却是难度很大。

    十七枚铜钱,他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放置妥当,期间更是差点被阴灵给伤到。

    当这些全部完成,他更是念起了咒语,咒语十分晦涩难懂,没有学习道法之人根本无法听懂。

    最后,他更是以自己的鲜血作为引子,开始起灵。

    “赦。”

    一声大喝从口中喊出,在这些做完之后,整个空间开始有所变化,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开始出现。

    没多久,这些阴灵像是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朝着法阵中心靠拢,刚开始还很少,到了后来越来越多的阴灵朝着里边靠拢。

    在法阵初成之刻,他就招呼黑球从里边冲了出来。

    没多久,当尘埃落定,所有阴灵都是被困在了里边,再也无法出现。

    这个法阵只能进行围困,而没有什么具体的攻击力,所以无法彻底的消灭这群阴灵。

    不过他也没有想要彻底将这些东西杀死的念想,毕竟他们早已死后多年,现在这个样子也完全是因为被人操控,本意不是如此,本来就是可怜人,如果他在彻底将他们全部毁掉,他的良心难安。

    原本他是打算在离开的时候将这些阴灵放出的,但就在这个时候,阵法却是有些困不住这些家伙的迹象。

    “不好。”

    他大叫一声。

    这个阵法虽说叫做封魂阵,可以困住阴灵,不过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有个限度。

    想来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都是有所限度的,阵法也不例外,等到达限度之后,他也无法承受。

    当下毫不迟疑,两人快速想着前方而去,不打算在这里停留。

    他们的前行速度很快,没多少功夫便是很大一段路程过去。

    一直等到半个小时左右的时候,他噗嗤一口鲜血从嘴中吐了出来,他知道阵法破了。

    阵法本应该有至阳的黑狗血的,但是由于时间匆忙,他没有准备黑狗血,在刚才那一刻也只能用自己的鲜血来代替,而阵法被迫,第一时间受害的便是他。

    刚才那样属于阵法反噬,其实不难理解,不管是什么,只要是涉及到阵法、道法或者其他玄学上的,一般在失败或者被人破解之后都是有反噬的,越是玄奥复杂的,受到的反噬也会越发强烈。

    不过好在虽说有反噬,但是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他应该庆幸那些阴灵没有思想,只是靠着蛮力破解的,如果是以正常的方式,反其道而行,那样所受到的反噬将会比这强烈太多,到时候所受到的反噬恐怕会让他瞬间失去行动能力。

    走了很久,一直都是这种尸骨遍地的荒野,他实在是无法想象当年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竟然会有这么多的尸骨在这里。

    直到某一刻,这一切才彻底的被打散了。

    在前方,他终于是看到了其他的东西。

    竟然是成片的陵园。

    这种地方怎么会有陵园,到底是谁来这里修建的陵园,还有外边为何会有那么一扇门,还有当初那扇门为什么会自动关上,这里边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存在。

    一时间他是头大如斗,越发感觉这个地方的不平凡,恐怕根本就不是自己早先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而且他还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现在完全不是在地下,而是在外边,天空中的紫色太阳依旧挂在天上。

    这是怎么回事?

    早先,他确实是在地下的,但是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了外边,而且身为当事人的两人都没有丝毫的察觉到不一样的地方。

    他询问了黑球,黑球同样也是这样的。

    他们迅速朝着身后所走过的地方看去,发现哪里有什么白森森的骨骼,有的只是成片的树木。

    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不成?

    此时他们的心中同时升起这样的想法,没错,从现在经历的种种来看,的确像是一种幻觉,不过究竟是现在所看到的是幻觉还是刚才看到的是幻觉,有些不得而知。

    忽然间,他们像是有所感应,朝着身后看去,哪里有什么陵园啊,竟然是一个湖泊,而且就是他们早先所看到的那湖泊。

    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在心里喝问,明明已经走过了那么多的路程,为何忽然间回到了原点,到底是他做了一个梦,梦到了这个地方,还是他们遇上了不可思议的现象。

    越想他觉得越是匪夷所思,渐渐的,他竟然感觉早先所经历的那些开始从他的脑海中散去,像是没有经历过一般。

    难道我真的是第一次来这里吗?

    一个大大的疑惑在心中升起。

    虽说有些无法接受,但是他却发现了一点,这种种的一切都将矛头指向了面前的这个湖泊。

    当下毫不犹豫,直接就是跳了进去,他要寻找下方的那个入口。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