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这个老王八罪有应得吗?也不全是,说村民活该吗?好好的玄武庙给推倒了,也不是。

    这其中的种种都怪不到任何人头上,只能说是每个人的命运不同,人各有命罢了。

    阎王爷他是知道的,是否真的具有传说中的生死簿他不清楚,但是他却知道死后真的会被送往地府。

    他在这里只能祝愿那些冤死在黄河中的冤魂能够早点前往地府,获得再生的机会,虽说是否永生他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与其留在这里当个孤魂野鬼,倒不如早点前往属于自己的世界。

    同时他在心里也在为这个活了不知多少年的王八默哀,希望他若有来生,做一个好的生灵,不要去害人。

    一时间他又想了很多,这些生物害人了,我们就说他们是妖,但是人类同样每天杀着不知道多少其他种族的生命,难道我们就不是妖怪吗?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否正确,他只能按照心中的正义去做的。

    不知过了多久,柴火烧了一堆,众人渐渐的闻到了肉香味,众人闻了那股味道,都是有种恨不得开锅吃肉的念头。

    就在这个时候,村里却是迎来了一个客人,带着一副黑墨镜,一身道袍穿在身上,就那样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不错,人肉的味道。”

    这人走过来对这那口大铁锅点评道。

    听到这里,一群人都是脸色不善。

    “怎么说话呢,怎么会是人肉的味道。”

    显然这人引起来众怒,就算他们三个都是有些不高兴,更不要说村民了。

    “怎么不是人肉味呢。”

    这戴墨镜的道士非但没有改嘴,依旧是自顾自的说道,这一下子着实是让众人大怒,就要充上前去揍他,不过好在克制住了。

    “你个瞎子乱叫花啥呢。”

    虽说没有动手,但是嘴上却是骂道。

    这道士并没有生气,只是叹了一口气。

    “唉,善恶终有报啊。”

    这话一出,就算是他都想揍他,你这家伙一上来先是说人肉味,接着说善恶终有报,这不典型的找抽吗?

    “敢问道长名号是啥,师承何处?”

    正在这个时候,张建设却是突然问道。

    “哈哈,鄙人张铁嘴,就是一个算命的罢了。”

    这人瞥了一眼张建设道。

    听到这他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张铁嘴,张铁嘴,难怪说话那么难听,单纯这张铁嘴就足够了。

    谁料张建设听到这话却是突然间激动了起来,直接就是大喊了一声。

    “您就是张五爷。”

    看到张建设的样子,他倒是有些好奇了,不就是一个算命的吗?他这么激动干嘛。

    “鄙人姓张,算是我们这一脉的第五代传人,所以人送外号张五爷。”

    听到这人承认,小道士张建设越发震惊了起来。

    “这人是谁?难道名气很大吗?”

    他有些不解的看着小道士询问道。

    “大,特别大,张五爷祖传算命,说起来他们从清朝时代就开始算命,到现在已经有五代了。”

    小道士看着他道。

    “不还是一个算命的吗?有什么奇怪的。”

    他再次询问道。

    “知道为什么他叫张铁嘴吗?那是因为他们这一脉的算命本领太强了,可以将死人说活,将活人说死,据说他们这一脉师承张天师一脉,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很是强大,许多人都是找他们这一脉算命,据说百试百灵,特别的灵验。”

    张建设在这一刻说道。

    听到这里,他算是彻底的明白了过来,终于知道为何张建设会对这人那么高的评价了。

    师承张天师,张天师是谁那可是道家一个重要的支脉,据说是张道陵的后代,每一代都有以为天师,具有高深莫测的本领。

    这人祖先师承张天师,绝对不是吹出来的。

    “等等,刚才他说人肉味,难道这里边真的有什么事情不成。”

    他对着小道士说道。

    小道士先是琢磨了一会,随后直接大喊,让众人将锅盖打开。

    一群人先是疑惑,不过考虑到是他们捉到这东西的时候,犹豫了片刻便将锅盖打开。

    在锅盖打开的瞬间,一股肉香味便是扑鼻而来,让众人都是吞咽了一口口水。

    在这一刻甚至有不少人都是生出了一种弄上一碗汤喝的冲动,就算是他也不例外,毕竟这可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王八炖成的汤,可是大补之物,百年难得一见。

    正在这个时候,只见张铁嘴手掌一挥,从手中不知道什么东西撒了出去。

    接着,众人面前的景象就是变了起来,只见那锅中哪有什么大王八,竟是一个已经煮的皮开肉绽,看不出模样的人。

    之所以肯定他是人,是因为他却是是人形的,而且身上还穿这衣服。

    这一下子,众人的脸色瞬间煞白,这好端端的怎么成了一个人。

    同时众人心中产生了巨大的疑惑,这里边的人究竟是谁。

    这一变化很快,许多人都是受不了,不少人都是呕吐了起来,就算是他们也不例外。

    “啊。”

    “村长。”

    “村长。”

    突然间,有人惊呼,只见村长竟是突然间休克。

    就连他都是吓了一条,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这样了。

    好久,村长才缓过劲来,随后众人便看到村长老泪纵横,身体颤抖,普通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作孽啊,作孽啊。”

    接下来,众人才明白了过来,这里边的人竟然是村长的儿子。

    村长的儿子算是村里最有成就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本科生,毕业后更是考上了公务员,事业算是风风火火,让村里不少人都羡慕不已。

    但是听村长所说,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儿子的消息了,他一直认为儿子是工作忙,没有时间回来看望他,但是万万想不到竟然进入了锅中,这一刻可想而知村长受到的打击有多大。

    看着一下子像是苍老了很多的村长,众人的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经过张铁嘴所说,众人才是明白了过来,那活了百年的老王八有灵,知道自己多半要死,但是也不想让你们好过,毕竟是因为你们他才会这样,所以便将村长的儿子给弄了过来,让他为自己陪葬。

    最后张铁嘴还告诉众人之所以是村长的儿子,而不是其他人,那是因为当初玄武庙的拆迁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村长,所以他是在报复。

    后来他告诉张铁嘴自己昨晚梦到了一个老头向他求救,张铁嘴听完之后只是一声叹息,没有多说什么。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