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离开村长家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原本村长是打算留下他们吃饭的,但是村长家遭遇了这样的情况,留下来肯定是不合适的,所以便离开了这里。

    不过最后,在他离开这里之后,村长依旧是召集了村民,亲自下厨,做了很多本土美味来款待他们。

    期间很多人都来向他们敬酒,无奈也只能应承了下来。

    到后来,实在是忍受不住,三人都不胜酒力醉倒。

    醒来已经是半夜,看了看表,已经是半夜十二点钟。

    按照早先的约定,他们需要从一点泡到凌晨五点钟才可以。

    现在已经是冬天,今天还没有下雪,但是已经特别冷了,这么早起床,并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大炮就是十分的赖床,叫了好久才将其叫起来。

    三人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前往了早先埋下大缸的那个地方。

    大缸被他们埋在离这里不远处的地方,但是当到达的时候,也已经是二十多分钟后的事情了。

    庆幸这个时候没有下雪,天也没到零下,否则他真的不难保证这里土是否会被冻结,从而大大增加他们的难度。

    大缸很快被挖了出来,不过只是挖掘了上边一层土,并没有将他从地里弄出来。

    看着这两口大缸,他和张建设是很明白接下来要干什么的,但是大炮就不知到了,十分的疑惑,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挖出两口大缸,要干什么,难道这里边是埋着不为人知的东西不成?

    也就在一切就绪,准备进入大缸的时候,系统却是给他下达了一个命令,让他点燃从白云观所获得的那根香烛。

    香烛通体呈现红色,在最下方有着黄色的布条,上边有着符咒,具体什么意思,他并不清楚。

    按照系统所说,他将香烛固定在一个位置,随后点燃了起来。

    香烛很快燃烧起来,在这个夜晚,带来了一丝微弱的光亮。

    大炮不明白这是什么,所以没有多问,但是张建设却像是知道些什么,看着这东西,几次x想要开口,最后都没有询问出来。

    他看到了张建设的举动,看来小道士是知道些什么的,看来等会需要询问一下这香烛到底有什么来历。

    这香烛是在系统的安排下找来的,所以具体什么用处,他是不知道的。

    香烛燃烧了一分钟左右的时候,系统让他熄灭香烛,随后便不再多说什么了。

    小道士像是知道什么,直接就是帮两人打开那两口大缸,随后便来了句脱衣服进去吧。

    这话听起来虽说有些怪怪的,不过他还是照做。

    大炮见他都这样了,也就不再迟疑,也是脱了个底朝天。

    两人全身光秃秃的,一阵冷风吹来,浑身都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时间,他们是真的后悔这么快把衣服脱了。

    接着,在小道士的示意下,两人先后进入那口缸中。

    其实在进去的时候,他还是很小心的,害怕这里边的那几只癞蛤蟆啥的还活着,不过显然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也不知是这水的缘故,还是当初小道士说的那咒语的缘故,这里边的癞蛤蟆那些东西竟然全部消失,连骨头都不剩了,有那么一时,他还有些害怕,生怕他们进去也会这样。

    水很凉,凉到骨子里,进入的瞬间,两人差点就是尖叫畜生,这真的是受罪。

    原本鸡皮疙瘩酒很多了,在进入的瞬间,两人感觉再次起了一身。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了半小时,可能是适应的缘故,两人竟是渐渐的感觉不到那么冷了。

    时间慢慢溜去,在一个小时过去之后,两人竟是感觉身上慢慢热了起来,像是有火在燃烧一般。

    刚开始,这种感觉还不怎么明显,直到两个小时过去,这种感觉明显无比,就像是身处热水中一般,全身滚烫无比。

    一滴一滴的汗水从额头上掉落,这种感觉很难受,但是他们都知道需要坚持下去。

    大炮是不知所以的,所以一直在这里边,在他看来,贾正经是不会害他的,他不起,自己就不会起来。

    就这样,两人持续的在这里边度过着。

    期间小道士张建设一直没有离去,在为两人守着,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种煎熬一直持续着,到了后来,两人更是感觉身上奇痒无比,就像是亿万只蚂蚁在他们身上爬过一般。

    两人忍不住想要去抓,但是在张建设的警告下,两人都不敢那样做了。

    他的警告很简单,这种感觉是正常的,而且也是到了关键时刻,如果在这一刻伸手去抓,身上如果出现伤口,那么后果便是全身流脓,腐烂,最后反而适得其反。

    奇痒无比的感觉一直持续着,想来大家都知道的,这种感觉很难受,被蚊子叮咬一下,那种感觉就是如此,可想而知如果全身都是如此的话,会是怎样一种感觉。

    终于,身上的这种感觉消失,那种滚烫无比的感觉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舒适的感觉,让两人忍不住叫出声来。

    这一刻张建设告诉他们还剩下半个小时就可以了。

    忍受了前边三个半小时的煎熬,剩下的这半个小时的舒适是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所以这一刻都是有种泪奔的感觉。

    幸福来的太过突然。

    这种幸福很简单,但却让他们十分兴奋。

    躺在水中,已经没有冰冷的感觉,反倒有些温暖,属于那种刚刚好的。

    痛苦煎熬了三个半小时,再加上本就没睡好的缘故,两人都是困意十足,躺在水中都是有种强烈的睡意。

    直到一声鸡鸣声响起,两人才算是彻底解脱,从水中走了出去。

    出去的瞬间,那种感觉让人崩溃,也不管身上是不是湿了,直接就是穿上衣服。

    接下来,三人合力将这两口大缸给埋了进去,将这里的痕迹抹除。

    原本想法是直接回去的,但是两人实在是撑不住,只能在留下来好好休息一天再准备出去。

    三人回去后直接就是呼呼大睡了起来,至于早饭什么的,没有丝毫心情了。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