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下咒?怎么可能?”

    第一时间他觉得这就是不可能的。

    “没错,确切的说是被下的血咒。”

    这人再次说道。

    血咒,在听到这的时候,他直接就是出了一身冷汗。

    这里要介绍一下所谓的血咒,血咒,血的咒语,黑巫术中的最高深的法术。

    血咒在很多降头术中,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仪式,尤其是杀伤力越强的降头术,无不藉由血咒的的施行,才能发挥力量,所以降头与血咒,实有坚不可分的关系,但是这东西却是任何人都不愿意沾染丝毫的东西。

    降头血咒不施则已,一施便得见血。

    若非有深仇大恨,一般的降头血咒师绝不轻易动用血咒,以免损伤元气。

    血咒的行使方法很简单,即降头师在下降时,用乾净的刀片割破自己右手中指,挤出一滴血於下降之物,配合咒语,便可增加降头术的威力!

    这类藉由血咒增强法术的方法,和西藏苯教非常雷同,有人因而认为降头术实源自西藏的密宗,流至东南亚一带,才演变成神秘诡异的降头术。

    据历史记载,降头血咒到底是从中国流入到东南亚还是泰国流入中国一带有过很多的纠纷,真实情况如何,不得而知。

    但是要重点说明的一点便是这东西太过于邪恶。

    施法者以自己的血液作为导引,念咒语,将自己灵魂的一部分移植到另一个人体内,会慢慢侵入那个人的思想,直到完全得到他的身体和能力为止。而此时,那人原来的灵魂将被施咒者封印,永远消失。

    这里的永远消失便是想死都不成,永远被封印在某一个偏僻的角落,孤独寂寞的存在着,直到灵魂消失的那一刻。

    可以说这是让人永生永世不得超生的一门邪术。

    当听到这人说他们被下的是血咒时,着实是吓了一跳,但是又想了一下,他们无冤无仇,为何会被下血咒,他就不怕自己等人破解之后,他遭到反噬吗?

    “可能你们现在觉得不可能,没错,我也觉的这是不可能的,毕竟那种反噬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但如果给你们下咒的不是人呢?”

    这一下子,他是真的是吓出一身冷汗。

    下咒之人不是人,是鬼不成还能,这怎么可能啊。

    “没错,给你们下咒的就是鬼。”

    “不可能。”

    他直接就是惊呼。

    鬼下血咒,鬼没有鲜血,怎么可能给他们下血咒。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不信你们可以看一下在你们身上是否存在三个红点。”

    带着怀疑的态度,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后便是确认了这个事实,没错,他们的后背上的确有三颗红点。

    大炮有些疑惑,询问他血咒是什么,当听完血咒到底是什么之后,他的脸色也是一瞬间变了。

    “你跟我们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突然间反映了过来,这人好端端的跟他们说这些干嘛。

    这人没有说话,而是将后背亮了出来。

    只见这个人的背上有三颗不起眼的红点,他竟然也是被下了血咒。

    “我们现在就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便是破解这血咒。”

    “我们自己就可以。”

    说实话,他并不相信这些人,他们都是一群亡命徒,亡命徒跟你当盟友,可靠吗?

    “中国有句古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所以我们应该合作。”

    听到这里,他沉默了。

    “合作愉快。”

    良久,他才说道。

    “重新认识一下,我觉约翰·塔姆斯。”

    听到这话的第一时间,他有种想笑的感觉,也不知道是这人口音的问题还是什么,他竟是听成了约翰·他妈死。

    “贾正经。”

    “张大炮。”

    就这样,三人短暂的同盟达成。

    “既然是朋友,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经过我手下打探出来的消息,这个血咒的根源来自于这个地方。”

    他指了指这片土地。

    “从何说起。”

    此时的他不好过多的发言,于是询问。

    “据我所指,你们西藏的苯教与血咒其实有着很深的渊源,而我们现在寻找的便是被古老苯教秘术所下的咒。”

    这人再次说道。

    苯教,在前边曾经说过,降头术与苯教有着太多的相同地方。

    “我曾经调查多很多,矛头皆指向了一座山峰。”

    说完,这人便是取出一张地狱,随后指向了一个位置。

    这个位置是哪里,他不知道,不过很多山,西藏本就是一个山多的地方,所以这些山叫什么名字,他就不得而知了。

    “三天后,我们会前往那个地方寻找线索,是否前来,你们自己做定夺。”

    听到这里,他还是很奇怪的,这人竟是没有强迫他们前来,不过想了想,便是知道为何了,血咒在身,他们不去肯定不行,因为谁都不知道血咒会在什么时候发作。

    跟这人要了确切的地址,随后约定了会面的地点和时间后,他便离开了这里。

    离开的时候,没有受到丝毫的阻拦。

    “阿正,我们真的要去吗?”

    大炮询问,显然他对于那所谓的血咒还是不相信的。

    “对,血咒这东西一经施展,要么敌死要么我亡,这才是为何一些施法者不选择施展血咒的缘故,并不是他不够厉害和邪恶,而恰恰相反的是太厉害和太邪恶,这可以说对于两边人都是赌,谁赌赢了,谁就真的赢了。”

    他只能这么解释了。

    当大炮听完这些后,显然也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血咒的邪恶也是被他重视了起来。

    “我们真的要相信他们吗?”

    不过却不代表他们真的相信那几人。

    “他们找我们,肯定有着其他的目的,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必须提防,他们需要我们,我们何尝不需要他们呢?”

    没错,这群人寻找他们的确就是在利用。

    在没有从那个地方出来之前,这群外国人可能只认为他们没有什么用,但是能够从那个地方活着出来,就让这些人重视了起来,他们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所以才会找到他们。

    这其实不难猜测,他们那么多手下进去,全部折损在里边,就算是余大师都在出来后没多久死了,而他们却在活蹦乱跳,如何不能猜测出来呢?

    这要说起来,他其实是被牵连进来的,虽说他本就会前往那个地方,但是却并不需要有这群人的出现。

    ?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