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猫腻的啊?”

    大炮疑惑询问。

    刚才多亏了他及时发现这个地方,否则他们定然会成为尸虫嘴下的亡魂。

    其实这还要多亏了在他们之前的那群人,要不是他们找到了这个地方,倒还真的是出不去了。

    此时此刻,他算是对这个地方有些彻底的一个认识,这里绝非善地。

    悬魂梯,养尸术,尸虫,在这个地方都出现了,这些东西,每一样他都只是听说过。

    “这还要多亏了那群外国佬。”

    这的确是实话,虽说这样,也掩饰不了他对那些人的偏见。

    这一刻,他们仔细打量起了这个地方。

    这里同样是刚才那样的一个房间,区别便在于这个房间要比刚才的还要大上许多。

    就在他们打量四周的时候。

    一个冷冰冰的东西就是抵在了他们的头上,很是突然。

    “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

    一个声音从一旁传来。

    这正是刚才的那群外国佬中的一个。

    千算万算,只想着追上他们,却是忘记了这群家伙可不仅仅只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他们真的是太劣势了,而且这群人身上都佩戴了先进的武器。

    “告诉你们这群外国佬,我炮爷从小到大还没怕过谁,要杀要剐随你便,大不了三十年后再是一条好汉。”

    大炮知道这一次多半凶多吉少,直接就是说道。

    “好小子,不错,现在就送你上路。”

    这人说完,就要扣下手上的扳机。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准备动用茅山术中的秘术,助他们脱困。

    虽说茅山术中有过规定,不得对普通人动手,但是特殊时期特殊对待,现在如果不有所动作,估计死的就是他们了。

    还没等他动手,在一旁却是冒出来一个人。

    “我看还是留他们一命吧。”

    那人微笑说道。

    听到这人所说,不仅仅是他们愣住了,就算是他的同伴都有些不解。

    正在他要说还算有点良心的时候,这人下一刻的话却是让他对这人的看法大大改变。

    “接下来要面对什么,你我都不知道,但是我敢保证,绝对有一些我们不可想象的东西,留下他们让他们在前边探路,有何不可呢?”

    一瞬间,他们两个就是大骂出声,不过后来一想,也多亏了这个人,要不是他,估计他们连生路都没有了。

    无奈,两人只能向前而去,当起了在前边探路的工作。

    这里要说一下,这个空间很大,在正中心,放了整整齐齐的九口棺椁。

    只不过这九口棺椁都没有被动过,看样子,他们经历了前边所发生的事情后,也是害怕了。

    九口棺椁都特别大,每一口都长五米宽一米。

    越是不想干什么,却偏偏来什么。

    “你俩,将那九口棺椁打开。”

    没办法,在身后有六把枪围着他,想不去都不行。

    “我们需要工具。”

    他没有开过棺,但是他却知道需要一些工具的。

    工具并不多,只是一个铁钳,铁钩子,铁撬。

    其实开馆的工具并不固定,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风俗,所以开起来也是不一样的。

    一共有九口棺材,他也不知道先从那个开始,也只能凭着感觉来进行了,希望不要遇到什么危险。

    不过在转身的瞬间,大炮向他比出了一个九的手势,意思是说刚才一共有九人,而现在他们只剩下了六人,这也就是说在刚才,要么是折损了三人,要么就是另外三人不知在哪。

    随后他看向自己,虽说只是这样,但他却知道那个意思,就是在询问他先从那个开始。

    他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最后两人都是朝着最近的一棺椁而去。

    这里要说一下这九口棺椁的排序,并不是上三中三下三的排序,而是分别在东、南、西、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和中心位置九口棺椁。

    古代按八卦各卦性质而配以方位,所配方位顺序,分伏羲方位和文王方位两说。前者称先天学,所列方位称先天图;后者称后天学,所列方位称后天图。

    而后世以八卦定方位多用后天图。

    即乾,西北;坎,北方;艮,东北;震,东方;巽,东南;离,南方;坤,西南;兑,西方。

    这种卦又叫做文王八卦,简称为文王卦。

    《说卦传》“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错,数往者顺,知来者逆,是故易逆数也。”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

    乾为天,坤为地,震为雷,巽为风,艮为山,兑为泽,坎为水,离为火。

    这里处于山中,他们才决定从艮位开始,也就是对应的东北方向,他不太懂八卦,但是也略懂一二,而他们去的这个位置,没错的话就是东北方向。

    用铁撬将棺材钉撬开,随后用铁钳一个个拔出,最后用铁钩勾住棺材板的两个角,接着用力,整个棺材板便是被挪开。

    棺材板被撬开后,尽管他们害怕,但是依旧忍不住朝里边看去,就算是那几人也不例外。

    当看相里边的东西时,众人都吓了一大跳,在里边的并不是人,也不是什么衣服之类的,而是一只死了不知多少年的蜈蚣。

    如果单纯是蜈蚣还没有那么吓人,主要的是,这只蜈蚣有一米长,全身通红,鲜艳的仿佛滴出血来。

    有开出衣服的,开出四人的,什么也米有的。

    但是这开出蜈蚣的,而且还是一米长蜈蚣的还是头一次所见。

    “别墨迹,抓紧开。”

    尽管众人都有些头皮发麻,不过却是再次催促起来。

    听到这话他是真的恼怒,真想将这只蜈蚣塞进他的嘴里。

    这一次,两人所开的位置是坎位。

    同样的方式,将棺材板才撬开,这一次,再次让众人头皮发麻,全身是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树蝰,想来有人知道,蛇的一种全身绿油油的,身上有着剧毒,单纯从头来看,有些跟蜥蜴类似。

    蛇,想来很多人都害怕,尤其是这种盘成一团的蛇,更是可怕。

    也不知是运气不好还是怎么,这些天以来,经常碰到蛇,而且每一次都不一样。

    强忍住心中的惧意,将九口棺材全部打开,中间的那个是最后打开的。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