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去没多久,任务便是接踵而来,很是迅速。

    那一刻的他,几乎都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就不能让老子休息一会吗?

    但是没办法,谁让人家牛逼呢,再说自己也是渐渐的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一方面是可以赚钱,另一方面就是可以学习很多东西,最重要的是可以环游各个地方。

    此次任务是要前往地狱,而且需要的时间可能会很长,这个任务说起来很简单,但又很考验技术。

    黑球自然也是跟随他而去的,毕竟这家伙在地狱可以获得更快的成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人是谁也离不开谁的,他需要黑球的力量,而黑球更是需要他来打开前往地狱的大门。

    地狱,依旧是那个地狱,有他没他几乎是一个样的。

    突然间,他就感觉自己像是微末凡尘,根本影响不了这个时间,哪怕是他从这个世界消失,恐怕也不会有几个人知道。

    一时间,他渴望自己变得强大,被人们所敬仰,可能真正站在那个位置时,会感觉没什么两样,但是在没有爬到那个位置时,你确实渴望的。

    他不知道当有一天他变得牛逼或者厉害时,他会不会变,但是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些摸打滚爬的日子,也不会忘记这一路走来的那些伙伴朋友。

    之所以有这些感想,其实就是这些天的经历,如果说在地狱碰到一些稀奇古怪并且牛逼的人物也就罢了,毕竟地狱历来都是神秘的,不为人知的,但是当有一天,在他所熟悉的那个世界,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人,却是突然间跳出来,并且还是一个高手,只手遮天,呼风唤雨时,他感觉很不可思议,而且那人竟然能以玄幻小说中的样子,将一只大蛇给点化,至少这在以前他都会嗤之以鼻的,但是那一天,他相信了,他还是那个他,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只是有一些他不知道,包括很多人不知道的东西被发掘了出来。

    这一次来的位置很是熟悉,因为这就是当初地狱行军蚁女王的住所。

    起初来到这里,引起了一些敌视,不过好在行军蚁的记忆不差,认出了他,不过遗憾的是,女王并不在这里,不过好在这些行军蚁也是将他当朋友的。

    既然是朋友,那就不必客气了,当然,这里代表的仅仅只是他个人。

    当初女王曾经给他一片区域,而且是安全的,至少在他看来是安全的,数以亿计的行军蚁在这附近,他真的不相信有什么不开眼的家伙来这里捣乱。

    当初他在女王的身上感受到了强上当初的野猪山君不知多少倍的压力。

    闲话不多说,先来介绍一下这一次的任务吧。

    前边说了,很简单,当然也很复杂,简单是因为他所要干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种地,没错,就是种地,麻烦就不用多说了。

    不知道大家对于种地了解不了解,可能有人说很简单,是,那是因为你没有真正种过,至少在我看来是很难的。

    种地需要技术,可能会有人质疑,这有什么技术的,不就是松土,然后播种,接着灌溉,等着发芽,之后就是等待成熟了嘛,有什么难度啊。

    那你就真的想的太天真了,这个世界上干什么都需要技术,对,都需要,很肯定。

    乞讨需要技术吗?需要,因为他也不是瞎要的,人多的地方肯定要到的东西多,当然也不绝对。(这里说明一下,我并没有贬低他的意思。)

    这里再说一下,小偷大家也都知道,这需要技术吗?需要,虽说他很讨厌,但不得不说他需要技术,一个厉害的小偷可以将你偷到内裤不剩,一个啥也不懂的小偷可能就是被打成猪头,然后派出所,想理论都没人理你。

    有句话叫做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既然能出状元了,那就肯定需要技术了,技术不强,哪来的状元。

    可能有人觉得我有点跑偏了,那我就再说一下,《齐民要术》想来学过历史的都知道吧,如果没有技术,那贾思勰还研究这干嘛。

    上一次来的时候,只是大体看了一下,这一次才是真正的来看了起来。

    这里是清一色的黑色土地,就连泥土都是黑色的,这里的土壤和东北的黑土地比起来哪个好还不好确定,这需要等到哪天兴起之时,带回些去,送到科学院什么的,去检测一下。

    当然,他能否真正的送到,然后人家会不会为他真正的进行检测就不好说了。

    在你没有实力或者能力之前,你所说的任事情或者所做的,可能都不会成为定理,就算是真的,也不会有人信你,因为你没有权威,而且你也没法去证实,就算证实了,有几个人会去相信。

    地狱的土壤肥沃,他绝对肯定,绝对不是原先想象的那么贫瘠。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句话很有道理,如果不够肥沃,如何让白蛇成精,长得那么大,如何让野猪成为山君,蚂蚁如何化作人形,再有,那些野山鸡和野生植物啥的为何长得那么夸张。

    这其中是有着很多道理的,虽说他无法证实这其中的东西,但是这里肥沃是他所看到的事实。

    地方很不错,但是现在他所需要的就是如何将这里进行井田耕种了,虽说来之前带了铁铲之类的工具,但这种东西弄小的地方还可以,但是放到一片大土地里就不现实了。

    原先他想的很好,但是真正操作起来,却是发现特别的难。

    不过幸亏小时候家里是种田的,这一刻童年的回忆就起到了作用。

    小时候,机器还没有特别普及,尤其是老家那种偏僻的地方,当时的耕种只能用牛来进行,这么一想,自己貌似需要一头牛,好需要犁,不过这东西在当今社会并不好寻找,毕竟很少有用牛耕田的了,尤其是在首都这种一线城市,农田都少的可怜,更不要说这种东西了。

    一时间,他就是头大如斗,来的太匆忙了,突然间发现什么都没有准备好。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