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的速度不算快,但却十分的稳健,保证每一步都特别的扎实。

    现在的他,求得便是一个稳字,在这种地方想要行走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所以他必须十分的稳才可以。

    这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事情,但是此时的他就是这样做了出来。

    一个看似简单的过程,实则无比的困难,许多人都是无法做到。

    随着这种速度的不断前进,他已经是爬上了很远,可以说,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到达最上方。

    看着面前的一切,他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向前走着。

    阴阳并蒂莲,此刻已经距离他不算远,只要坚持下去,他绝对会在摘到那种东西。

    但是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早先的想法虽说很好,但在这一刻却是遭遇到了巨大的麻烦,不知何时,他的面前竟是出现了一口黑色的大洞口,里边不断的喷吐着黑色的雾气,那东西十分的寒冷。

    那种冷,并不仅仅是单纯的冷,甚至可以说用阴冷来形容,瞬间就是冷到人的骨髓身处。

    一瞬间,他便是感觉身体的移动速度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这一刻,他仿佛是被冰冻了一般,实则他看起来很好,但是那种感觉却是真实存在的。

    他想要躲避那个黑色的洞口,但却发现根本无法躲避,越想离开这个洞口发现越发的难以离开。

    他紧紧的盯着那个黑色的洞口,想要看一下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东西。

    洞口很是漆黑,里边也有着黑色的雾气,整个洞口都是缭绕着一股阴森恐怖的气息,那洞口里边,像是有毒蛇正在张开着獠牙一般,就那样紧紧的盯着他看着,像是要将他一口吞噬。

    他继续盯着那洞口,越看越是感觉不对劲,心中一种警兆正在不断的升起。

    想要在这一刻离开,但不知为何,他却是走不动,而且手上开始有所动作,竟是朝着洞口所在的位置而去。

    就这样前进着,很快他便是来到了那洞口的面前,其中吹出的黑色雾气不断的喷吐在他的身上,让他纪灵灵就是打了一个寒颤。

    看着洞口,不知为何,心中更是升起了一个念头,那便是前进,进入其中。

    虽说心中有这么一种感觉进入其中,但还有一种念头让他快点离开这里,仿佛其中有着什么巨大的恐怖一样。

    他十分的矛盾,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的心中的念头到底那个是正确的,更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做出怎样的选择。

    在下一刻,他选择了以自己想法来进行判断。

    进入其中,可能会遇到很大的危险,但是离开,他感觉会错失很重要的东西,那种感觉十分的强烈,让他十分的不舒服。

    最终,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进入其中,虽说这可能会遇到十分巨大的麻烦,亦或者是巨大的危险,但是心中的那种本能却是在促使着他,而且他本身也有进入其中进行探索的**。

    这是一个很矛盾的想法,最终,他选择了依靠自己的本心。

    洞口在下方的时候看起来不大,但是真正站到他的面前,才发现其实也并不小,可以容纳他进入其中。

    他毅然决然的走了进去,在进去的时候,他仿佛感觉到了身后有个人,而且正在对着他笑,脸上的表情十分诡异。

    虽说他感觉那不太真实,但他知道,他的背后的确有人,而且就是前段时间见过的那个老头。

    洞内很是漆黑,尽管地狱本身就是黑的,但是这个地方,却是出乎预料的黑,伸手不见五指,如若不是知道自己是真实存在的,他甚至认为自己只是意识。

    强光手电筒在这里边都是无法起到太大的效果,仿佛黑暗可以吞拿万物,将所有拥有光线的东西都给吸收一般。

    下一刻,他点燃了一个火把,令他惊异的一幕发生了,早先的强光手电筒无法照明,但在火把亮起的那一刻,却是将这洞穴映照的灯火通明。

    这很神奇,他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明火可以照亮东西,电子光源却是无法照明。

    当然,他也不会无聊到在这个问题上进行深究,因为这种奇怪的事情他见过已经不是一件两件了。

    他就这样向前走着,很远距离内都是可以看到拥有着什么东西。

    就在下一刻,他发现面前有着奇怪的变化,甚至可以说是让他整个人都是有些悚然。

    在他的面前,有着一个架子,架子上拴着一个人,那人全身血淋淋的,没有右手,没有左眼,两只耳朵都是没有,左边裤腿更是空荡荡的。

    尽管这是个死人,更是一个不知死掉多少年的人,但是他依旧觉得有些怜悯,因为这人的死状真的是太惨了,显然死前经过了很多的酷刑。

    他向前走着,很快便是来到了这人的面前,朝上看去,打算看看这个人的长相。

    “啊。”

    他砰的一下就是坐在了地上,他被吓住了,是的,他真的被吓住了,这人竟是长得跟他一模一样,尽管少了一只眼和一对耳朵,但是依旧可以看清楚长相,尽管这是一个死去不知多久的人。

    他无法想象,为何会有一个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被吊在这里,而且还是这么一种死状。

    过了很久,他才恢复了过来,他不是没有见到恐怖的东西,可以说他见到的恐怖的东西真的是太多了,但是这一刻却是真的吓住了。

    恢复过来后,他依旧是有些走神,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巧合吗?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合的事。

    不是巧合吗?

    没有说什么,他并没有选择在这个问题上深度的思考下去,他再次朝着前方走去,尽管此时的他有些心不在焉。

    走了没多久,他的面前自此出现了一幕景象,依旧是一个人,躺在一个地板上,身上没有衣服,但正是没有衣服,才彰显出了他的可怕。

    这人身上没有皮,全身的血肉很红,一股腐臭的味道传出,十分的难闻。

    很快,他再次被震惊住了,这人同样长得跟他一模一样,不管是神色还是表情,十分的相似,如果不是这人死去,估计绝对会被当成双胞胎。

    因为这人面部是完好的,所以看起来与他格外的相似,所以他才会真正的感到不可思议。

    他甚至怀疑这是一种幻觉,但是他将阴阳眼都给睁开,却什么也没有得到,面前的人,依旧长得与他一模一样。

    他感觉事情恐怕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这仿佛就是一个轮回,不断的有一个相似的他来到这里,最终却死在了这里,死前经历了很大的痛苦。

    当然,这只是一个猜测,到目前为止,他依旧是不怎么相信。

    朝前走去,很快,在他的面前再次出现了一个死人,不一样的死法,同样的长相,他甚至已经麻木了,早先的那种惊悚震惊等等情绪都是消失了。

    他继续向前,果不其然,没多久他再次见到了同样的情况。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不断的经历一样的事情,让他无法接受,不知道到底遇到了这是一个怎样的事情。

    他真的感觉无法接受,恐怕换做是谁都是无法接受。

    接下来他所经历的事情更加的让他无法接受,因为随着不断的前进,他所遇到的这种东西越来越多,而且越发的频繁,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死法。

    他的阴阳眼一直都是睁开的,他确定,完全没有错过什么,也就是说他所遇到的都是真实的。

    这正是他所不能接受的地方,这么多一模一样的他,为何会来到这个地方,再有,这到底是多久以前的,又是多少个轮回,难道真的可以轮回吗?、

    很快,他摸索出了一个规律,那便是每过五十米,就会出现一个相似的他,不断的持续着。

    他就这样走着,再次走过了五十米,他认为这一次将会是同样的死法,将会遇到同样的一个一模一样的他。

    但是这一次并没有遇到,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口棺材,棺材里有很多刀,就那样放着。

    难道这会是我最后的结局吗?

    他的心中出现了一个这样的想法,在这个想法出现的那一刻,他自己都是感觉有些不敢置信,完全想不到自己会有求死之心。

    他不知道前方的那些已经对他的心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种下了很深的种子,让他将要面对死亡。

    虽说有着这样的想法,但他的身体却并没有动作,在他的心里依旧有着强烈的反抗意识。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背后突然间一股大力传来,像是有人在他的背后猛地推了一把,他想要反击,但却做不到,因为此刻的他正朝着那个棺材中而去,身在空中,他朝后看了一眼,发现了令他难忘的一幕。

    在他的背后,是一个长相跟他一模一样的人,正是他,在背后推了他一把,此时的他,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像是奸计得逞了一般。

    在躺进棺材的那一刻,他仿佛听到了那人说了一句话,很轻,有点不真切,但却好像是终于只剩下一个了。

    他掉入棺材之中,棺材板更是在这一刻自动的盖落,将其封闭在了里边。

    下边是几把刀,深深的插入了他的身体,血流不止,疼痛让他难以言喻,棺材很小,空间很拥挤,他想要移动身体都是无法做到,他只能这样观看着。

    他用道法封闭住了血管,让鲜血不在流出,但是那种强烈的疼痛感却是时刻的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想要大叫。

    他感觉自己的骨骼都是断了,应该是那种东西将他的背后的脊椎给切断,可以说,现在的他很难动弹的原因可能就是中枢神经断裂。

    在这里,他感觉自己的道法流失速度格外快,是平时的好几倍。

    很快,他发现了越发令他难受的一点,他在这里竟是无法吸收能量,也就是说无法做到补充道法,没有道法,迟早他都是要死掉的。

    他想要从乾坤袋中取出灵石,但很快发现竟是无法取出,乾坤袋像是与他之间的联系全部消失了一般。

    面对这样的情况,他苦笑一声。

    他再次呼唤系统,很快,他便发现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这一刻,系统与他再次失去了联系。

    可以说,现在他真的很无助,他想到了金莲和黑魂,再次升起了求生的**,但很快,便是发现自己错了,金莲和黑魂这一刻同样像是成为了凡品一般,无法做出任何的反应。

    这个棺材仿佛是强大无比的存在,压制住了他体内的金莲与黑魂,让他们无法生出任何的反抗。

    他不知道这到底经历了什么,更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将会面对什么。

    他没有妥协,尽管现在的他很惨,但依旧是思考着办法,没有放弃任何可以脱困的机会。

    在这一刻,他的求胜**很强,尽管此时的他汗流不止,道法流逝很快,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坚持不住,但依旧没有说什么,他咬牙坚持着。

    他经历过死亡,也并不惧怕死亡,但却并不代表他想要死,这虽说听起来很矛盾,但却十分的好理解,不怕死不代表想死,想死不代表不怕死,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

    体内的道法流逝很快,他已经渐渐的感觉到了道法已经十分的匮缺,基本上已经无法支撑他的使用。

    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面对什么,更是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真正的死去,但他却坚信一点,只要不死,就一定会有办法。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但却是一个真理。

    他的求胜**很强,尽管道法的流逝让他背后的鲜血再次流了起来,但是他依旧是坚持着,咬牙坚持着,他不相信自己会死,他更不会选择死。

    这棺材很小,真的很小,但他却在这一刻开始强烈的扭动身体,想要将自己背后的刀从身体里拔出去,这是一个十分困难的事情,更是一个十分痛苦的事情,每一次挪动身体都会有一种死亡般的疼痛,那种感觉,十分的强烈,但他却并不惧怕。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