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很痛苦,而且这种痛苦正在不断的增加着。

    此时他很想晕厥过去,但却不可能,那种疼痛的感觉持续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只能大喊。

    渐渐的,他的麻烦再次出现,连喊叫都是发不出来,他只能忍受着那种强烈的疼痛感。

    这仅仅只是开始,他全身扭曲了起来,那是疼痛的,身体不断的抽搐,青筋暴起,像是随时都要炸裂一样。

    道法在他的体内流转速度变得很慢,甚至在这一刻他都是有些感觉不出那种疼痛的感觉。

    他在呼唤系统,但系统这一次再次让他失望,没有理会他,就仿佛消失了一样,任他在心中百般呼喊都是没有丝毫的作用。

    此时他感觉无比的清晰,没有丝毫要晕过去的意思,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发的清晰了起来。

    虽说时间久了,疼痛感会进行适应,可能相应的就会感觉不在那么疼痛了,但他发现那完全就是骗人的,或者说是在他的身上没有丝毫的作用。

    时间过去了很久,他的疼痛感越发强烈,仿佛不将其弄死完全不结束一般。

    他甚至有一种想要咬舌自尽的冲动,不过很快便是被他给控制了下来,此刻他的内心爆发出了强烈的求胜**。

    尽管知道自己现在身中剧毒,但他却不认为自己一定会死。

    在很多时候,人一旦有了求生的**,整个人就会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这就是所谓的突破极限。

    曾经有专业的人士研究过,一个人能够爆发出来的力量真的很大,在很多时候完全不是你能够想象到的。

    就比如现在的他,在这一刻,他便是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尽管疼痛难忍,但在这一刻竟是依靠着自己的毅力坐了起来。

    他就那样盘膝而坐,整个人像是进入了打坐状态一样。

    接下来,他体内原本运转缓慢的道法像是被激活了一样,渐渐的变得活跃了起来,渐渐的,道法在体内运转的速度越来越快。

    他在这一刻甚至可以听到体内道法的流转,像是潺潺的水流,又像是怒吼的长江,在这一刻十分的咆哮。

    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体内的道法运转速度不断的加深,越来越快,仿佛要突破早先他身体的一个极限。

    当然,这只是一个由静到动后带给人的一种错觉,实际上他体内的道法流转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但是他的力量却是巨大的。

    就在下一刻,他感觉到体内早先停滞的一个东西运转了起来,没错,正是阴阳图。

    就在刚才,阴阳图像是感受到了他的意志,在那一刻停滞了下来的,但这一刻又仿佛是感受到了他所爆发出来的强烈求胜**,阴阳图同样如此,此时所爆发出来的力量也是恐怖的。

    金莲和黑魂在这一刻也是苏醒了过来,变得十分狂暴,但却无法在他的体内留下什么伤害。

    可以说,此时他的全身正在充满着一种活力,早先的那种颓废感消失了,像是不在出现。

    这一刻,他像是新生的婴儿,全身上下都是充满了一种动力。

    此刻他全身上下都是强劲的,也全部都是狂暴的,此刻,他的双眼也是明亮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心也是渐渐的宁静了下来,心如止水,整个人不再像早先那样焦躁。

    面对这样的情况,他没有做什么,更是没有说什么,依旧是在不断的运转着体内的道法,尽管现在他的身体充满了活力,但那种毒依旧是没有化解,如果不早点将其排出体外或者依靠其他的方式进行化解,难保下一刻他会遭遇什么样的情况。

    体内的道法不断的运转着,他在想着一种合适的方法。

    炼制解药肯定是不可能的,首先最重要的一点便是他并不知道那所谓的毒到底是什么东西,再有一点便是不知道那毒到底有着怎样的作用。

    现在看来,唯一的一种办法便是将毒排出体外。

    没有多说什么,当即他也是这样做了起来,全身的道法在这一刻流动了起来,就在哪里挤压着身体里的毒素,在他的体内,他已经看到了很多黑色的东西,遍布着身体很多地方,那正是体内的毒素。

    阴阳二气化成一种强横的力量,出现在毒素的周围,一上来,他并没有对全身的毒素进行一种作用,因为他并不确定这种办法是否有效,更是不知道这样会不会阴气其他什么不好的现象。

    此时他所做的就是先对一个地方的毒素进行的排除,在一个小地方,也是身体一个不算重要的地方,进行着这样的测试,这是一个冒险的过程,如果不成功,很可能会阴气其他不好的事情。

    当即,他便是这样做了,道法包裹着身体一角内的一块很小的毒,就这样试着以道法运转出体外,阴阳二气小心翼翼的包裹着那毒,黑色的毒像是有着很强的顽强力,并不服从他对其安排的这种命运,在这一刻十分不配合,激烈的挣扎着。

    不过在强大的阴阳二气的包裹下,他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屈服,当然是被强迫的。

    阴阳二气很强,这是两种不同属性的能量结合而成,当初形成阴阳二气,也是一种巧合,如今这中阴阳二气更是在他的两种不同属性的功法作用下,已经是被强化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

    《内篇》与《血解》都是十分强大的两门功法,一个来自道家十分强大的存在葛洪所著,另一个更是在地狱有着赫赫威名,当年的血宗之所以被灭,很大的原因便是因为血解真的是太强大了,所以才会为他们找来了灭门之灾。

    现在他同时有着这两门道法,真的是强强结合,这完全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这是一种质变,是一种几何倍数的暴增。

    当然,现在的这种增强并不算特别的明显,因为他真的是太弱小了,如果他现在是一个很强大的存在,那么在与同级别的人交手时候,绝对会展开恐怖的实力。

    不过那种毒的强大完全是超出了他的预料,这毒真的是太强了,饶是他动用阴阳二气,更是使出了很大的力气,也是遭遇到了这毒的强烈反击。

    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还算比较顺利,但是到达身体表面快要出去的时候,那毒就仿佛是暴动了一般,十分的调皮,完全不受他的掌控。

    好在他早先就有所准备,直接就是动用体内十分强大的阴阳二气,并且将功法中记载的手段给涌了出来,才算是将这东西给移动了出去。

    这毒很奇怪,在从他身体出现之后,并没有消散,而是成为了一个黑色的小颗粒,又仿佛是一滴水,就那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这东西,他十分的疑惑,不知道这毒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也不知是出于好奇,还是什么,在这一刻他将这东西用小**子给装了起来,随后进行了高度密封,随后将其收了起来。

    接下来,他再次这样的实验,依次从身体内弄出了八滴这样的东西,都被他给收集了起来。

    不过在这九滴东西被他弄出身体之后,他整个人也是累的够呛,这真的是一个耗费心神的工作,真的是十分的疲惫

    随后他看向了身体依旧遍布全身的黑色东西,他不禁摇头苦笑了起来,这真的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可以说,这样下去他可以将这些毒给移除体外,并且因为此时道法正咋防护着周身,短时间内毒并不会再次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但这终究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可以说毒素一日不除,他就一日难得安宁。

    就在下一刻,他的眼睛突然间一亮,他像是到了一件被他忽略的事情。

    现在他想的是如何将这东西给排出体外,那么他为何不选择将这东西给同化呢?

    是的,他想到了一种方法,尽管很是危险,但却充满了可行性,实际上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系统不出现,他现在能够依靠的就只有自己,而且那个诡异的老头就在附近盯着他,这对于他来说本就是一个杀局,可以说如果他不在这一刻选择突破,那么就只能是死亡的命运。

    到现在为止,他依旧是不明白那老头到底要对他做什么,更是不知道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家伙,但他却有一种感觉,那便是此时的他就是一个宠物,一个玩偶,等到他玩腻了,就会解决掉自己,当然,在这之前,他会遭遇很多。

    想到这一点,他越发的坚定了自己早先的选择,在这一刻直接就是动作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动手。

    阴阳图在这一刻疯狂的运转了起来,像是要吞吐万物一般,全身的阴阳二气的流动速度更是变得很快。

    整个人更像是一个可以吸纳万物的机器一样,不断的吞吐着天地间的能量。

    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下一刻,他作出了一个疯狂的举动,那便是再次用阴阳二气包裹住了那种毒素,这一次,他不在此时一点一点的包裹,而是十分疯狂的选择了依靠道法包裹住了全身的毒素。

    随后,他用道法携带着这些毒素动了起来,而且他的动作无比的疯狂,并不是将这些毒素排出体外,而是直接带着他们朝着自己身体的阴阳图所在的方向而去。

    这些毒素并没有多么的抗拒,像是早先就有所准备一般,反倒是有些欣喜的样子。

    毒素在体内流动,因为很多的缘故,他的身上不时会有地方出现黑色的斑点,全身血管之中的这种东西更是丰富,隔着皮肤以及血管壁都是可以看到里边黑色的东西。

    他的青筋暴起,这是一种十分痛苦的动作,像是遭遇了什么灾难。

    此刻,他的身体再次剧烈颤抖了起来,十分的激烈,就仿佛是被电到一般,事实上此刻他的这种颤抖,完全就是不受控制的身体不能上的。

    他正在遭受着剧烈的痛苦,这种痛苦,比之早先都要强烈了不知多少,豆大的汗珠不断从他的额头上滴落,就仿佛是水龙头没关严一般。

    滴答滴答。

    这个地方很安静,汗水地落在地上,融化了积雪,打湿了地面。

    他的痛苦来的很是强烈,但是他却没有叫,而是在咬牙强忍着,虽说痛苦,但可以看到他的眼睛是雪亮的,甚至此刻他的正在十分享受这种过程,这很矛盾,但却又仿佛十分的正常。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变化,是因为他的那种做法是正确的,他没有弄错,毒素在道法的带动下,顺利的进入了阴阳图,随后从阴阳图中出来。

    毒素消失了,融入到了阴阳二气之中。

    这一刻,他的阴阳二气产生了些许的变化,在他们的外边,出现了一层淡淡的黑色雾气,尽管看起来有些突兀,但却仿佛那么的浑然天成。

    事实上,在这种新的道法出现的那一刻,他便是真正的激动了起来,这真的是早先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

    早先,他只是一种猜测,确切的说他是在赌,赌他是正确的。

    从现在的结果上看来,他的确是赌对了,而且十分的正确。

    在这个过程中,他很痛苦,但却十分的享受,就如同他的这种修炼一样,本就是一种艰难无比的事情,修炼一途,本就没有什么一马平川,更没有什么一帆风顺,期间本就会经历一些磨难与痛苦,但是最终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变强。

    不管你的修炼出于保护什么人也好,亦或者是报酬也罢,最终的目的无非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变强。

    现在,他变强了,所以他很激动,他变强了,所以他精神奕奕,他变强了,所以他忽略了身体上的痛苦。

    这就是修炼,是十分的矛盾,也十分的艰难。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他都不知道自己修炼到底是为了什么,当初他能够踏足修炼,一切都仿佛是一个巧合,当初的修炼,无非就是为了活下去。

    身处深渊,如果他不变强,谁都不确定他会在什么时候死掉,但是现在,他不知道自己变强到底是为了什么,也许就是满足内心那种对于实力的渴望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