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面对着这些家伙的冲锋,他也是怒了起来,一身气息在这一刻变得十分的凝练。

    下一刻,他毫不犹豫的便是将金莲给抛了出去,金莲在这一刻变得十分的强大,比之刚才还要强盛。

    “轰。”

    金莲正中其中的一个厉鬼,那厉鬼虽说坚持了片刻的功夫,但也仅仅只是坚持了片刻,随后瞬间就支离破碎,像是镜子一般消失在了这里。

    剩下的厉鬼和僵尸都是有些犹豫,不过紧接着变得越发的疯狂了起来。

    此时的他没有什么办法,经过了刚才的那一下,他也是变得虚弱了起来,身体不断的起伏,在短时间内,他绝对是无法打出那样的攻击,也就是说现在的他只能在这里停留着。

    接下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只能在这里看着。

    当然,他不会选择妥协,在这一刻,他不断的移动,速度很快,躲避着攻击,此时他很强。

    在这一刻,他的速度很快,黑魂不再成为铠甲,变成了翅膀,帮助他在这里飞翔,速度奇快无比,饶是厉鬼和僵尸都是以速度著称的此时都是无法追上他的速度。

    可以说,现在的他超出他这个等级真的是太多了。

    一个厉鬼,一个僵尸,真的是无法追上现在的他,当然这样下去绝对不是长久之计,消耗很大,而且他时间珍贵,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的时间。

    就在他准备做出其他的动作的时候,脚下却是突然间传来了一种奇怪的波动。

    虽说他有反应,但也已经是有些来不及了。

    “轰。”

    下方的土地突然间支离破碎,只见在下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两个僵尸,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真的是一场必杀之局。

    早先,他觉得自己击杀了两个厉鬼,接下来击杀剩下的一厉鬼一僵尸应该是十分容易的,但是现在他才算是真正发现自己真的是错了,事情完全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面对这样的事情,他也没有丝毫的办法,这不是游戏,这是真正存在的事情,动辄就会丧命,所以他必须十分的小心。

    他知道,子弹对于这些僵尸是没有丝毫作用的,他也没想过用枪支将这僵尸给解决,不过他也有着其他办法,只是那个办法他十分的不想动用。

    但到了这一刻,他如果不将自己的一些底盘给弄出来,那么绝对无法活着离开这里。

    下一刻,他的身上出现了一捆炸药,炸药并不算多,但都是高浓度压缩后的,威力十分巨大,绝对是可以炸毁一栋楼的存在。

    在这东西出现之后,他毫不犹豫的开始升空,距离地面的距离正在不断的增加,这种炸药,爆炸的威力与气浪绝对是恐怖的,他只能不断升空。

    很快,他便是离地有三百多米的距离,事实上这也是此时的他可以做到的最大距离,他不是真正的强者,能够做到这一步还是依靠金莲和黑魂的力量。

    紧接着,他毫不犹豫的点燃了自己手上的炸药,随后扔了下去。

    炸药在空中,画出一条优美的弧线,正在不断的超下方降落,如果换做普通炸药,可能根本不足以支撑到从三百米的高空下去,但是这炸药的引线十分长。

    这些炸药并不是他所在的兵工厂生产出来的,因为此时他的那个兵工厂正在建设之中,虽说基本已经全部构建完毕,差不多准备生产,但依旧是有些时间不够。

    他身上的这些炸药就是前段时间在采购其他设备的时候准备的,准备了很多,都是应对一些突发情况的时候使用的,可以说,现在他的身上有着很多的东西,炸药枪支都有很多,足以支持他的使用。

    炸药开始朝着下方坠落,此刻的那些僵尸与厉鬼并没有做什么,就在盯着他,像是在思考如何将他给击落。

    下一刻,他们便是悲剧了,炸药毫不犹豫的爆炸,声音巨大无比,震动九霄,轰天动地,天空的雪花停止了,地面百米范围内的雪全部都是融化,恐怖的气浪不断的扩散,饶是他在空中将黑魂转成铠甲护在身上,依旧是感到十分的难受。

    可以说,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此时他的全身都是难受无比,像是要散架一般,不得不说,炸药这种东西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轻易掌控的,就像是现在,他知道自己对于炸药威力的掌控就没有做到全面。

    使劲的甩了甩头,他便是朝着下方看了过去,此时此刻,他最关心的还是下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很快,下方的情况一目了然,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积雪全部消失,大地在这一刻下陷诺大一片区域,整个空气弥漫着火药的味道,至于那僵尸,更是被炸的直接,手臂与身子四散着,显然是在这一刻被解决,当然,那厉鬼并没有被彻底的解决,当然他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此时十分的虚弱,全身气息十分的不稳定。

    显然,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哪怕他是虚体,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就如同金莲可以一记击杀一样。

    虽说这东西没死,但也绝对活不了了,下一刻,贾正经毫不犹豫的就是击打了出去,下一瞬间,那厉鬼当即便是消散,连惨叫都是没有来得及发出,便是消失在了这天地之间。

    看着下方的一切,他沉默着,随后降落到了地上。

    此时的他剧烈喘息,刚才的大战,对于他的消耗真的是巨大的,不仅仅只有身体上的疲惫,还有很多心神上的。

    看着脚底下深深的大坑,他没有多说什么,就在这里看着,什么也没有做。

    面对这样的情况,贾正经什么也没有说。

    就在下一刻,一幕画面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只见面前不远方,一个老头出现,佝偻着身体,这一次是全部出现,就那样一脸诡异笑容的看着他,随后作出了一个死亡的手势。

    这一次,他认为这个老头会与他啊真正的教授,但是很快他便发现自己真的是错了,就在下一刻,这个老头消失了,消失在了他的面前,一如既往的那般,不与他过多的交流或者什么。

    他沉默了,到现在为止,他一直都是被老头在戏耍,甚至可以说像是宠物一般的逗弄着,但是他却连人家的衣角都碰不到,他十分的不喜欢这种感觉。

    随后,他再次踏上了前进的路程,依旧是什么也没有说,也什么也没有做。

    他就这样走着,原本认为这一次的麻烦会很快的到来,但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错了,危险并没有想象中的到来,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很快,他便发现了这个地方开始变得不一样,尽管依旧寒冷,但却也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像是寒冷的冬天刮来了一阵春风。

    没多久,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东西,那是一种灵药,并不是冰晶草,但却也是只有在极寒之地才会生长的东西。

    小心翼翼的将这东西给收集了起来,在这种地方,见到这样的东西并不容易,所以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是收拾了起来。

    很快,他的面前再次出现了一种东西,依旧是一种灵药,随后他毫不犹豫的收集了起来。

    接下来,陆续的收集了很多的灵药,直到这一刻,他才知晓为何那狼那么说,原来这个地方真的十分的富饶,单纯是在这么一个地方,他就是收集了这么多的东西。

    随后,他再次陆续的收集了很多,可以说,这个地方的灵药真的不亚于一片药谷,十分的富饶。

    不过紧紧地他也感觉有些不同寻常的味道,尽管这个地方很是富饶,但这些药材生长的位置真的是太特别了,按理来说虽然物以类聚,但是灵药根本不可能一种只在一片区域生长,那样不符合科学定理,就如同狗不会在一个地方,猫不会在一个地方一样,尽管灵药不会动,但也不应该是一直生长在一个地方。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在认真的思考着,觉得他恐怕是进入了一个误区。

    他在想着,早先,他一直就在这里行走着,没有见到过任何的灵药,但是在经历了几次危机之后,现在他却是见到了这么多的灵药,这绝对是不应该的。

    他知道,那个老头一直都是在他的附近,哪怕现在没有出现,但是他的直觉却是告诉他绝对在自己周围不远的地方。

    他总感觉事情十分的不正确,但具体不对在什么地方,却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越想感觉越是无法清楚,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

    就在下一刻,他看到了那个诡异的老头,依旧是诡异的笑容,就那样看着他。

    在看到这老头的瞬间,他便知道出现了问题,而且问题绝对不简单,而且绝对就是出现在这老头的身上。

    就在下一刻,他感觉全身疼痛无比,像是被无数的蛇在啃咬一般,剧痛难忍。

    几乎在一瞬间的功夫,他直接就是倒在了地上,剧烈的抽搐着,那种感觉,真的好比杀了他一样,真的无法忍受。

    这仅仅只是开始,疼痛在不断的增加着,刚才的那些比之现在,根本不足为奇。

    他看向自己的手,发现此时已经是漆黑无比,他知道,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那是因为中毒了,而且中毒的原因很简单,绝对是早下他所碰到的那些灵药的缘故。

    那些灵药他都认识,知道灵药本身是没毒的,灵药上边也不会有毒,如果有毒,以他研究了那么长时间的《内篇》,绝对会发现不同寻常的一幕,何况他在采摘那些东西的时候,都是以道法包裹着双手采摘的,就怕遇到什么不好的情况。

    之所以中毒,就只有一种解释,那便是那些灵药结合起来就是一种毒。

    是的,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为什么他会感觉那么的奇怪,显然,那些灵药的布局本身就不科学,有着很多的问题。

    难怪,难怪会那么的奇怪,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毒,就是依靠各种本身无毒的东西进行搭配,随后爆发出恐怖的毒。

    这种毒并不多,但是每一种都是十分的难解。

    此时的他全身抽搐无比,口吐白沫,显然,遭遇了十分恐怖的事情。

    现在,他什么都无法做,只能看着,感受着自己的身体正在不断的虚弱,感受着全身的疼痛,感受着身体由滚烫到冰冷的过程。

    他很着急,却什么也做不了,他很无奈,并没有后悔,有的只是深深的无奈感。

    有时候,事情总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也是那么的突如其来。

    他不是神仙,无法做到长生不死,他没有百毒不侵,无法抵抗时间所有的毒,人都有生老病死的时刻,只是他的来的早了些。

    这一刻,他没有胆怯,也没有害怕,甚至说他表现的十分的平静,完全不像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表现。

    事实上,他对于生死早已看淡,他见惯了生死,更是亲身经历过生死,知道生死只是一个过程,甚至可以说是在某些人手中的一个指令一样。

    越是强大,看清这个世界的就会越多,就会感到这个世界有多么的可怕。

    就如同他们那个世界人的生死一般,全部都掌握在地府的一些人手中,当初他可以死,然后他又活了,一切都是发生的那么快,就在短暂的时间里,甚至说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一句你可以继续活着,然后他就活了下去。

    尽管他被阎王爷选为地球的代言人,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对于阎王爷有着一种怎样的心情,对于地府是一种怎样的态度。

    经历的时间久了,经历的事情多了,他的想法也是慢慢的转变了。

    他甚至认为系统的出现就是阎王爷弄出来的产物,虽说这个世界没有什么高科技产物,但却不代表有些存在无法窥探到地球乃至其他星球的秘密,就如同黑白无常可以轻易来往地球之间一样,他们又能轻易的来往其他多少地方呢?

    地府每天会有那么多的阴灵进去,他刻不认为那是来自于地狱本身的阴灵,他知道,阴灵的出现绝对不仅仅只是来自地球。

    就如同地狱有八个地府一样,但根据他所了解,只有当初他所去的那一个是负责地球的,那么另外的七个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