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继续向前走着,虽说很是警惕,但是却不在担心什么。

    如果现在碰到的是其他的东西,他或许还会十分的担心,但是现在碰到的是一个阴灵,对于他来说相反却是简单了起来。

    现在他的身上有着很多关于捉鬼方面的东西,所以对于捉鬼,他有的是办法。

    尽管他算不上真正的茅山弟子,但是在很多方面来说,他也算是十分的强,至少他的道法达到了很高的程度。

    就如同上一次碰到张建设师傅的时候,他师傅对于自己道法的实力就十分的震惊,显然当初自己的道法真的让他感到了惊讶无比。

    接下来,这件事情并不算完成,在他行走之后没多久,再次碰到了麻烦,在他的面前除了两个小孩,两个小孩脸色都发青,两条舌头伸的很长,脸上更是挂着渗人的笑容。

    他知道这是什么,这是招魂童子,是在阴灵中十分阴毒的存在,碰到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走为上策,如果实在躲避不开,最好的办法便是烧纸跪拜,让他们离开,当然,也可以什么都不做,因为这些东西根本就不会伤害你,但是有一点却是你无法接受的,这就是招魂童子阴毒的一面了,他们会为你招来无数的霉运。

    可以说,你招惹了这中东西,你在接下来就会遇到无数倒霉的事情,谁都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是就是那么的邪乎。

    招魂童子在捉鬼师中也是十分难以对付的东西,因为他们不能用简单的送鬼将他们送走。

    看着这两个童子,他脸色有些难看,让他绕走行走,肯定是不行的,因为他们正好挡住了唯一一条可以直达这深处的路,但是让他烧纸跪拜这两个小家伙也是不可能的。

    两种方式都不行,那么就必须使用第三种方式了,那便是将他们给干倒。

    当然,这里所谓的干倒自然不是将他们给消灭干净,让他们消失在这个世界。

    之所以如此,无外乎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便是他们毕竟是小孩,虽说不能用普通小孩来看待,但却毕竟是小孩,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便是据说招魂童子就是这个世界自然形成的一种阴灵,他们的存在有着这个世界必然的意义,就如同招财童子散财童子等等这些阴灵一样,有着他们存在的意义。

    接下来,他再次取出了几面镜子,将镜子扔在了这两个小家伙的四周。

    八面镜子,围绕着他们将他们给困了起来,形成了一个阵法,正是他早先他所使用的阵法。

    东西南北八个方位全部都有一面镜子,八面镜子中的实现进行相互的映照,将那片区域映照的都是亮了起来。

    两个招魂童子此时脸上出现了怒意,显然,他们被这样的东西给招惹的很是不开心,以至于看向贾正经的脸色都是变得难看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他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在看着。

    紧接着,他的手上出现了那一面铜镜,铜镜十分的古老,上方有着很多奇怪的花纹,显得很是神秘。

    铜镜照射在两个招魂童子的脸上,让他们眼睛闭了几下,显然,不适应那种光线,这并不算完成,就在做完这些之后,他咬破了自己的手指,随后将一滴嫣红的鲜血滴在了镜面上。

    镜子沾染鲜血,瞬间变得妖艳了起来,奇怪的是鲜血并没有顺着镜面往下滑落,而是在那中央固定着,像是一颗珍珠一般,没有动作。

    这一切都很是神奇,让人十分的不解,因为这不符合物理现象。

    随着这些动作,招魂童子变得越发的恼怒了起来,以至于小脸都是囧了起来,显然,贾正经真的惹怒了他们。

    就在下一刻,贾正经手上的铜镜突然间射出一片金黄色的光芒,照射在了两个小家伙的脸上。

    在光芒照射过去的那一瞬间,两个招魂童子都是大叫了起来,声音很是尖锐刺耳,让人耳膜生疼,甚至有种被针穿刺的感觉。

    饶是贾正经以道法隔绝了耳朵,都是感觉十分的不好受。

    随着光芒的持续照射,两个招魂童子原本就苍白的脸越发的苍白了起来,舌头也是变得更长,眼睛睁得很大,附近更是出现了很多的黑眼圈,眼珠消失了,全部变成了白色,满脸的衰相,这只是贾正经给他们的评价,但是真正看到那两个招魂童子的人,绝对会在那一瞬间被吓死。

    贾正经这一刻也是出了一身冷汗,与这些家伙进行面对,真的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那种感觉,真的是让人感觉无比的后怕。

    他紧紧的盯着,等待着接下来的反应,但就在下一瞬间,他的脸色骤变,眼睛急剧收缩,只见在镜面上,不断的出现了裂纹,下一刻,八面镜子全部破碎,好在他手上的铜镜没有破碎,但上边的那滴血也是干涸,漆黑一片,像是经历了什么一样。

    紧接着,他就是感觉到了惊悚,因为天上的雪花不在四处飘落,而是在这一刻只降临在了他的身上。

    诺达一片区域的雪,全部朝着他一个地方降落,那真的不是一件好事情,没用多长时间,他便几乎要被雪花给淹没。

    这便是招魂童子的实力,他不会主动针对你,但却会让你变得倒霉,就像现在一样,他走到哪,哪里的雪就朝着他一个人的身上降落。

    他知道,这不是一件好的事情,下一刻,他将金莲召唤了出来,随后用金莲将四周的雪花全部融化随后蒸发,至此,才算好些,总算是没有雪花可以接近他,没等到他的身边就是消失。

    但就在下一刻,他再次遇到了倒霉的事情,天上的雪花消失了,这虽说是好事,但紧接着,却不在是什么好事,天上开始下起了冰雹足有鸡蛋大小,从天上不断的降落,饶是金莲的温度很高,但是也无法将天上那雨滴般的冰雹给融化个彻底。

    黑魂也是出现在了他的身上,为他抵挡冰雹的撞击,很快,他便知道,这不是一件好事情,冰雹真的是太大了,雨滴般的落下,饶是黑魂全部抵挡,但是时间长了,那种反震力也会让他感觉全身十分的不舒服。

    下一刻,他不得不将黑魂变成了一把伞,将这把伞放在他的头顶,抵挡那些降落的冰雹,但这依旧不是什么好的方法,长久下去,他的体力等等方面的消耗真的是太大了。

    没等他多想什么,他便再次遇到了倒霉的事情,就在他正常走路的时候,前方看起来平平的雪地竟是突然间陷了下去,整个人都是变得脸色不怎么好看了起来。

    接下来,各种麻烦不断的出现,总之,几乎所有能够出现的倒霉事都被他给碰上了。

    他深吸一口气,知道不能忍下去了,当断则断,还是应该将这些东西给解决。

    他的手上出现了一柄桃木剑,紧接着,他开始念咒,随后手舞足蹈起来,他在进行施法,用一些手段对它们展开行动。

    令他愤怒的便是在这施法的过程之中,他再次遇到了恶心的事情,竟是差点跌倒在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显然,倒霉的事情依旧不断的发生在他的身上。

    下一刻,桃木剑朝着两个招魂童子一指,随后一种神秘莫测的能量便是出现,十分的玄奥,像是要将他们给捆缚住一般。

    东西作用在了招魂童子的身上,让两个招魂童子的脸色变了又变,一会痛苦一会享受,不知道遭遇着怎么样的折磨,但是很快,贾正经的脸便是难看了起来,只见不知什么时候,两个招魂童子再次恢复了原状,显然,刚才那些根本就没有对它们有什么实质上的伤害。

    看到这一幕,他真的是愤怒无比,但是他知道这一刻的他不能愤怒,那样会影响他的判断,强迫自己放松下来。

    他在思考着,要解决这两个东西真的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招魂童子的形成本来就很困难,想要消灭或者伤害他们自然也是十分的不简单。

    “唳。”

    就在这个时候,天上突然间有一只鸟飞过,他的眼睛瞬间就是亮了起来。

    紧接着,他不在说什么,直接就是在黑魂与金莲的带领下,飞快的朝着天空而去,当然,在这高空中,他再次遇到了倒霉的事情,竟是差点跌落下去,来一个狗吃屎。

    当然,好在那种尴尬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就在下一瞬间,他将天空的那只鸟给捕捉了下来。

    看着手上的小鸟,他嘿嘿的笑了笑,只能为这只鸟祈求多福了。

    很快,他落在了地上,看着手里的鸟,他没有说什么。

    下一刻,他身上的气息忽然间变化,变得冰冷起来,紧接着有一种邪恶的气息出现,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种浓烈的血煞之气,整个天地仿佛置身尸山血海之中,到处都是血腥味。

    没错,他此时使用的就是《血解》,虽说《血解》十分的邪恶,但就像有人曾今说过的那样,用之邪则邪,用之正则正,就如同正统的道法一样,依旧会有人将他用来行恶。

    可以说,恶与善并不是用外表上去看待的,在很多方面,都是需要观看他的本质,也要看修炼他的人到底是恶还是善。

    他所使用的就是《血解》中的一种转嫁方式,将各种负面能量转嫁到其他人的身上。

    面对招魂童子的骚扰,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将这种东西转嫁到其他东西的身上,早先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方式,但苦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现在好了,有这只鸟的出现,自然会帮他解决很多事情。

    这个过程并不长,但却消耗了他很多的力量一般,让他有些虚弱,反观那只鸟,并没有什么伤害,也没有什么疲惫感,只是细看的话,会发现这鸟变得一脸衰相,没错,成功转嫁,这鸟已经代替了他的那种倒霉,至于这种霉运会持续多久,他也不得而知。

    就在下一刻,他将这鸟给放飞了,他观看着这鸟,就在他飞行的过程中,一个趔趄差点在空中跌倒,他默默的说了一声抱歉。

    在接下来,他看到了无数的霉运出现在了那鸟的身上,就比如说它所行走的地方,雪花十分的多之类的。

    招魂童子看了他一眼,随后消失了,朝着那鸟飞行的方向而去。

    显然,招魂童子想要施展这种霉运,也是有一定的限制的,那便是需要跟在被施咒者的身边。

    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向前走去,准备寻找那些所谓的好东西。

    没走多久,他便感受到附近的气息有些不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他一般,让他十分的不舒服。

    下一刻,他看到了一幕,让他一惊,随后就是大怒。

    只见在他不远处的地方,正是那个老头在看着他,脸上依旧是带着诡异的笑容,像是狞笑,又像是在缅怀什么。

    总之,看到这人的瞬间,他感觉全身起伏,怒气一瞬间就是爆发,想要解决这个东西,但是心里却是不断的对他展开着各种暗示,提示他不要前去。

    事实上他也的确没有前去,这个老头很是诡异,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属于什么行列的鬼,但是给他的压力却很大,比之厉鬼都是强了很多,他脸色很不好看,知道这个家伙一直都在跟随着自己,甚至说是观察的着自己。

    他知道,自己所遭遇的这些,都是这个老头所搞出来的,但是他却拿这个老头没有一丝一毫的办法,甚至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来骂这家伙,骂他鬼东西吧,本来就是鬼。

    就在下一刻,这个老头的嘴角朝上勾了起来,随后开始淡化,消失在了他的面前,哪怕他开启阴阳眼都只是捕捉到了一抹残影,无法真正的观察到这家伙到底属于什么,亦或者是什么东西。

    他想要破口大骂,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开口,这个家伙既然一直在观察自己,那么自己就更不能露出这些表情或者情绪,那样只会让他认为自己怕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