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了这群狼作为自己的代步工具,可以说行走的十分顺利,没有用去多长时间,便是来到了一块有着冰晶草的地方。

    当然,这个地方的冰晶草并不算多,当然,也有着那么几株。

    这并不算完成,在接下来这狼再次带着他前往了一些地方,依次采摘了不少的冰晶草,不过依旧是无法满足他的需求。

    “找一个冰晶草特别多的地方,这些不够。”

    到了这一刻,他也不得不说了,虽说这几个地方的毕竟草很多,但依旧是无法满足自己的需求。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那为首的狼犹豫了起来,不知道因为什么。

    “怎么不走?”

    看着这家伙,他有些不明所以。

    “那个地方很危险。”

    这狼的声音有些沉重,甚至说有些害怕,显然十分的惧怕那个地方。

    “去。”

    直接霸气的说道。

    听到他霸气又强硬的口气,这狼犹豫了片刻,随后毅然决然的带着他的手下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那个地方,是雪原的北部区域,随着深入,气温变得越发的寒冷,环境也是变得越发的恶劣,早先,他还能看到几颗松树,但是渐渐的,他发现那些树早已消失不见。

    天空中的雪花也是在这一刻变得越发的大了起来,鹅毛大雪已经无法对其进行形容,那种大雪,超过了他所认知范围内的那些。

    这里的雪,就像是天上有着无数只正在脱毛的鸭子,此时正在不断的往下掉毛,而且还是掉不完的那种。

    大雪严重的影响到了他的视线,在这里的可见度很低,想要看清百米外的东西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这一刻,他将阴阳眼睁开,在上一次的阴阳眼升级,达到b 级之后,阴阳眼早已产生了质的飞跃,早已不是以前那个简简单单的阴阳眼。

    此刻他的双眼,在开启阴阳眼之后,能见度很高,就算在这里,也是可以看清三百米以内的实现。

    可以说,自从阴阳眼达到b级之后,单纯是从物理角度出发,他的视力增加了就三倍不知。

    看着附近的所有景象,他感觉心里有些不知如何诉说,此时他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有着什么,总之感觉有些压抑。

    他没有说什么,但他却有一种感觉,这个地方绝对不止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也就在这个时候,早先飞快奔跑的一群狼突然间急速刹车,说什么也不再往前前进丝毫,甚至到了这一刻,他们的身体更是颤抖不已,像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为首的那狼虽说保持的还算淡定,但在这一刻也是身体微微颤抖,显然经历了什么恐怖。

    他也没有难为这群家伙,而是自己走了下来。

    “这里边有大量的冰晶草,而且有着很多东西,但那里却十分的危险。”

    那为首狼在这一刻看着他道,声音依旧是有些颤抖。

    “嗯。”

    他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随后从乾坤袋中取出了很多的肉,随后放在了早先他所坐的雪橇上。

    那为首狼看到这一幕,眼睛亮了一下,显然他明白了贾正经的用意。

    “虽然我们只是互相利用,但我还是劝你不要进去。”

    那狼继续开口。

    他不再说话,而是毅然决然的朝着里边而去。

    那狼想要说些什么,不过看到这一幕,也不在多言,随后带着一群狼崽子离开了这里。

    狼群消失在了他的面前,一切都是显得那么的从容。

    随着深入,让感觉那雪越发的大了起来,他感觉每一分每一秒地上的雪都会升高一毫米。

    他的速度并不算快,每一步都走的十分的沉稳。

    忽然间,他感觉背后像是有什么东西,他瞬间回头,不过,在他的背后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正在他回头的瞬间,他感觉后背被人拍了一下。

    他再次回头,依旧是没有看到任何人。

    紧接着,他遭遇了很多这样的情况。

    很快,他便发现了一件令他感觉无比震惊的事情,只见他的身上竟是出现了无数的手印,有大的,有小的,都是漆黑无比。

    他知道这是什么,这是被阴灵拍中之后才会留下来的,这种手印中充满了各种阴邪的能量,正是因为他十分的阴邪,所以才会留下这种痕迹。

    当然,这并不算什么,因为没有几秒钟的功夫,这些手印全部都消失了,他知道,体内的阴阳图在此刻发挥了作用。

    阴阳图,可谓是这个很多东西的克星,就比如当初他曾经面对那个茅山老道士的时候,曾被其以无数的恶鬼来攻击,当初要不是有着阴阳图,他绝对是凶多吉少。

    就在这一刻,他感觉身上依旧是不断的被各种东西拍着,身上不断的有黑手印出现,随后黑手印再次消失,这很奇怪,让他都有些不知说什么好。

    这不算完成,接下来不断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的身上的黑手印持续不断。

    他知道,在他的身边绝对有着阴灵,只是不知道一些什么原因,自己根本看不见他们,按理来说,他现在睁开阴阳眼,理应可以看见时间所有的阴灵,但在此时却是失效了,压根什么都无法看到。

    随着早先的脸色难看,他渐渐的沉静了下来,很快,他便明白了一些,这里毕竟是北部雪原,本身自己的阴阳眼就会受到一些的克制,再有,他也明白了一点,那便是这看似平静的地方,实则有着大凶险,在这个地方,有着一座天然阵法,可以影响人的视线,在加上这里的阴灵可能因为长时间吸收阴寒之气的缘故,本身就是强大很多,再加上环境与阵法的加成,他们可以做到瞒过他的眼睛应该不成问题。

    当然他并不慌张,这样的事情他也知道不能急,凡事都要有着先后顺序,也需要冷静应对。

    就在下一刻,他的手上出现了几面镜子,镜子就是市面上在普通不过的镜子,几块钱一个。

    这些镜子,被他以不同的方向扔了出去。

    起初他那看似漫不经心的随心一扔,但在着地的那一刻才发现实则有着大的玄机。

    一共八面镜子,准确的被插在了东南西北八个方向,也同样的对应了乾坤等八个卦位,他的这一手很有讲究,就是一个阵法,一个看似简单,实则并不简单的阵法。

    等到这一切全部做完,他的手上再次出现了一面镜子,只不过这一次的镜子不再普通,而是一面铜镜。

    铜镜呈现六边形,在上边刻画着八卦以及一些特殊的符号,显然,这面镜子十分的不普通。

    他看着手上的镜子,随后对准了乾所对应的方向,他超里边看了一眼,便是大致明白了这里的一些玄机,只见在他的身边,此时正有不下于二十个鬼,有男友女,有老有少,全部都是穿着着很奇怪的衣服,显然,这些鬼所穿的衣服应该也是被特殊处理过的,真是无法想到这里到底是何人制造的这么一个地方,亦或者是这里本身就是机缘巧合下形成的。

    看着这些鬼,他很快便是发现了一个共同的点,那就是这些鬼全部都没有思想,像是一些孤魂一般,就在那里四处的飘荡,那看似经意的拍打,实则就是一些下意识的动作。

    难道说,这些鬼就是一些傀儡,被人控制了一般,因为就算是鬼也应该是有感情的,要不然也不会有许仙等等的传说了。

    看着这些家伙,他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当他算是不予理会,向前行走的时候,一幕画面却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只见在那面铜镜之中,突然间出现了一个佝偻着身体的老头,老头的样子很丑,满嘴黄牙,狰狞可不,就那样吐着舌头看着他,而且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狰狞,此时更是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在看到这老头的瞬间,他就是感觉有些不对劲,右眼皮直跳,心中的警兆更是强烈到了极点。

    在这些感觉出现的瞬间,亦或者说是在这老头出现的瞬间,他就是做好了准备,道法瞬间遍布全身,黑混在这一刻也是出现,形成一身铠甲,将他包裹在了里边,金莲也是出现,出现很多的火焰,对四面八方进行着高度的灼烧,让阴邪之物不敢靠近。

    不得不说,这些东西的确是取到了作用,那些阴邪之物真的不敢对他进行靠近,哪怕他们此时没有思想,但依旧是对于一些东西有着本能上的畏惧。

    就在下一刻,他终于是明白了那个老头到底在干什么,只见此时的些鬼魂脸上突然间出现了狰狞,像是经历着很大的痛苦,哪怕他们没有直觉,但本能却依旧在表现着。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传出,那些灵魂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身体颤抖,哪怕他在黑魂的包裹下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依旧是受到了不轻的震荡,强烈的晕眩感也是袭来。

    使劲的甩了甩头,将那种感觉给消除,随后他看向了早先那个老头出现的位置,他发现那老头竟然消失了,不过也就在下一刻,他发现镜子中出现了那老头的身影,就像是在镜子中一般,表情一如既往的狰狞,而且脸上露着一种古怪的笑容,让他感觉全身都是毛骨悚然。

    就在他打算采取措施的时候,他发现那家伙竟是消失了,从他手上的那面铜镜里边消失不见。

    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更是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一种现象,但是他感觉自己可能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存在,很可能,那家伙十分的不简单。

    他用阴阳眼持续不断的扫视着周围,发现竟是无法发现那个老头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哪怕是那个老头现在消失了,但是他心中的那种悸动依旧是持续并不断的存在着。

    到了现在,他都不知道那个老头是什么样的一种存在,他没有感觉到厉鬼的气息,但却感觉比起厉鬼还要难以对付。

    看了看早先他所在的方向,八面镜子全部碎成了一片粉末,诺大一片区域的积雪全部消失不见,甚至连天空飘落的雪花在这一刻都不在朝着这个方向降落。

    地面并没有出现什么恐怖的下陷,但他却知道,刚才的那种爆炸,比起**爆炸所带来的威力都要巨大。

    阴灵本就是一种能量体,在他们的体内,有着很多的能量,那种能量,有些类似于负面能量,不同于炸弹等等的那种正能量,但他爆炸之后所产生的威力很大。

    要知道,一个阴灵可以毫不夸张的在一个地方不断的游荡几百年都不会消散,可想而知他们储存的能量有多么的庞大。

    一个人可能只能活上几十年,但阴灵却是绝对可以活上几百年,甚至上千年。

    这个世界上的阴灵很多,他们也会死亡,有一些是正常死亡,就是寿命到了,自然而然的死亡凋零,还有一种死亡便是非自然死亡,被什么人所杀,或者是遇到了什么特殊的情况而死亡,不管是哪一种死亡,他们都不会产生什么灾害,但唯独有一种死亡,却会产生很大的危害。

    就比如刚才的那种爆炸,自己或者被被人操控,身体瞬间充能,将体内所有的能量在一瞬间爆发出来,威力绝对是恐怖的。

    贾正经的脸很难看,他终于明白为何早先的那些狼为何会在这里停留了下来,狼是狗的祖先,狗所拥有的一些能量,他们自然也具有,甚至比狗要强很多。

    狗有着对阴灵很强烈的感知,那么狼作为狗的祖先自然也是有着这方面的能力,就如同猫对于阴灵也有着很强的感知一样,以至于一些猫科动物对于阴灵的感知同样很强烈。

    贾正经没有多说什么,他也没有在这里停留,他知道,自己在踏足这个地方的时候,可能就已经被那个东西盯上了,他现在就算是离开,恐怕也没有什么作用。

    所以,他选择了继续前进,既然那东西盯上了自己,那么自己就一定要解决它,否则真的对不起自己这个捉鬼师的身份了。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