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这里,他的收货很大,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他还买到了其他的不少东西。

    最后,他在这里逛了很久,不在继续购买下去。

    在这个地方,有着太多的危险,他实在是不想自己的被人给盯上,所以他不会做出一些十分引人注目的事情。

    他开始朝着一家旅馆走去,不是昨天那一家,在这里,在一家旅馆呆着绝对不是一件正确的选择。

    在行走的路途中,他不时的回头看看,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走了没多久,他来到了一个人比较稀少的地方,罪乱之地很大,也并不是任何地方都会有那么多人的,所以在这里,一些人烟稀少的地方便会成为一些人的埋骨地。

    渐渐的,他的那种感觉越发的强烈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的身后绝对是有人的,否则自己不可能会有这么一种感觉。

    他停下了步伐,没有转身,但却在酝酿着,他知道,自己多半是被人给盯上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饶是自己那么小心,依旧是被人给盯上了,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可以说,此时的他就是这么一种情况。

    那些人不会暗地里偷走他的东西,但却在这个时候惦记起来,显然是打算在白天来一个杀人越货。

    在他停下来之后,那群人的气息也是越发的嚣张了起来,来的人有三个,都很强,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不会去掩饰自己的气息,而是十分自然的释放了出来,十分的强大。

    事实上他们也压根没有想过在这一刻掩饰什么,他们原本的打算便是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来处理这件事情。

    直到这一刻,贾正经才回过头去。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三个人,一个中年人,两个年轻人。

    那个中年人他认识,正是当初卖给他锻石的那人。

    显然,这人是有预谋的,很可能是在自己购买那东西的时候便有了这样的打算,或者说是他一直就是有着这样的打算,那便是谁买走那东西,谁便会中了他们的计谋。

    可以说,这本身就是一个局,针对于购买他东西的人。

    真的是一个奸商,无奸不商这的是应对了那句话。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三人,他并没有一上来就动手,而是脸色阴沉的道。

    “小兄弟别误会,我们只是不想卖刚才的那东西了,所以还请小兄弟还给我们。”

    那个中年人在此时说道。

    “当初是你卖给我的,现在反悔不可能。”

    他态度很是强硬,直接就是怒道。

    “小兄弟,不是我不想给你,只是那东西实在是有太大的用处,希望你能够谅解,当然,你要是真的想要这东西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三十万灵石,那东西归你。”

    这人看着他道。

    “呵呵,我还第一次听说有人卖出去的东西会再要一笔钱的,你们可真的是打的号算盘,告诉你们,那东西,我是不会交出去的,至于灵石,做梦去吧。”

    到了这一刻,他也不想跟这人多说什么,实在是感觉无比的恶心,他过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做生意的。

    此时的他心情很差,可以说是差到了极点。

    “小兄弟,这么说你是不同意我们的说法了?”

    这人的脸瞬间便是变得狰狞了起来,在他身旁的两个年轻人更是在这一刻做起了出手的准备。

    “你算个什么东西。”

    他当即就是道,此时的他可以说是愤怒到了极点,当然此时的他还保持着绝对的冷静,他在等待一个何时的机会。

    “既然你这么的不配合,那我们也只好自己动手了。”

    这人说完,便是冷笑起来,就在下一瞬间,三人齐刷刷的动了起来,朝着他冲了过去。

    不过此时的贾正经也是动作了起来。

    “哒。”

    他的手上出现了一把手枪,十分的突兀,对于这个世界上的人来说,手枪是什么东西,知道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

    这一枪被他把握的十分的精准,正是他们刚刚发力,但却反应迟缓的那么一瞬间。

    他这一枪打的人也很有水准,他所射击的正是三人中相对较弱的那人,不管是在实力反应等等方面都是有着很多的差距。

    那人瞬间便是遭殃了,临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在那一瞬间,他只感觉自己的额头上一凉,随后便看到自己的眼前发红,接着便是倒地,再也没有起来。

    这一生突兀的枪响,也是令两人心中一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到他们真正看到的时候,真的是心都有些发凉。

    在他们的身边,倒下了一个人,正是他们之中的一个,尽管在这种地方,所谓的兄弟轻易十分的不牢靠,但是他们毕竟是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所以此时他们都是感觉略微的有些难受。

    下一刻,他们都是愤怒了起来,来这里他们本是要击杀这个年轻人,抢夺他的东西的,但是万万没想到竟是被其出其不意击杀了一人,这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一种侮辱。

    他们前进的速度越发的迅速,在这一刻,他的直接就是杀了过去,当然,此时的他们高度集中,在防御着贾正经手上的那个东西。

    此刻,他们的眼睛其实也是微微有些发亮的,只因他们看着贾正经手上的东西真的是太厉害了,能够在一瞬间击杀他们之中的一人的武器,能够普通吗?

    他们心中这样想着,击杀他的心越发的强烈了起来。

    下一刻,他们便是来到了贾正经的面前,毫不犹豫的抡起拳头打了过去,此时的他们十分的强大,事实上他们本身就是十分的强大。

    贾正经手上的手枪消失了,事实上他也知道,自己之后一枪的机会,所以在那一刻,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赤膊。

    在此刻,他两拳同时打了出去,与两人对撞在了一起。

    一股气浪朝着四周而去,十分的强大,三人都是身体一震,可以说,这种对碰,是对一个人各方面的考验,不管是什么人,这样的对撞都会对自身产生影响,尤其是在与同级别的人战斗的时候。

    虽说两人很强,但是值得庆幸的一点便是他们与自己处在一个等级。

    接下来,他们的对撞才是真正的开启,不断的进行对轰,这是对于人性以及耐力的考验,在此刻,他们都是将全身的道法运转到了双手之上,虽说看起来他们只是对撞的拳头,但却对于他们的消耗却是巨大的。

    当然,对于这种消耗,贾正经压根就不在乎,他现在阴阳图疯狂的运转,可以不断的恢复着消耗的道法,虽说这种恢复远没有消耗来的快,但却绝对是一个好的兆头。

    此时,对他们两人是不公平的,因为他们的道法不断的消耗,但却无法得到弥补,让他们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事实上这压根就没有什么公平,他们是三人攻击他,对于他来说本就不公平,虽说早先被他给干掉一个,但是对于他来说,依旧没有什么公平,但这就是现实,在现实中,没有什么人会与你真正的讲什么公平,想要公平,只有你的拳头够硬才可以。

    两人直到这一刻才算是真正的发现他们轻敌了,贾正经真的很强大,这么长时间过去,他们竟是没有能够奈何对方什么。

    “喝。”

    两人一声大喝在此刻响起,显然,此时的两人不在打算这么硬碰硬下来,而是打算速战速决。

    看着两人,他的嘴角出现了一抹冷笑,事实上他也不想这么硬碰下去了,虽说他可以坚持下去,但是这里是罪乱之地,他们的战斗难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所以最好的选择便是速战速决。

    两人使用了道法,在这一刻,他也选择了使用,他们在此刻都是展开了法则上的对碰。

    《内篇》中有着这些东西,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施展了起来。

    不得不说,有了法则的道法跟普通道法差距真的是太大了,在这一刻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没有完成,也就在下一瞬间,他果断的使用《血解》中的记载。

    此时的另外两人根本没有这么快,因为他们正是旧力刚去,新力未来的时候,可以说,这一刻的他们正是虚弱的时候。

    贾正经此时发挥了自己真正的实力,拥有两种道法的他可以在这一刻使用出两种不同的能量。

    可以说,此时的他真的很强,而且不是一般的强。

    血解中的法则在这一刻被他施展了出来,十分的强势,在一瞬间,便是让偌大的一片区域便是了血红色。

    两人一直都在观察着贾正经的状况,看到这一幕,他们都是震惊了,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

    “不,不可能。”

    两人声音在此刻都是有些颤抖,但那却是真正存在的。

    他们在这一刻开始朝着后方跑了起来,但是那能够比得过法则的速度,直接就是在一瞬间被追了上来,他们很是倒霉。

    贾正经的这一下攻击正中当初的那个老板身上,老板虽说没有当场毙命,但也是被打成了重伤,至于那一人,则是堪堪躲过了这一下的攻击。

    “哒。”

    贾正经没有给那老板反应的时间,手枪再次出现了在了手上,毫不犹豫的按下了扳机。

    一颗子弹飞了出去,十分的强势,在那一瞬间,整个空间都是几乎变了颜色,当然,这只是他们心中所想的。

    老板的脸色瞬间煞白,事实上在看到贾正经手上掏出的那东西的时候,他的脸色便是变得十分难看了起来。

    他不可能在子弹的攻击下躲过去,尤其是此时的他根本没有那个能力,此时的他,十分的虚弱,被贾正经重伤。

    带着不甘与不解的神色,他就那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成为了罪乱之地的一具尸骨。

    可以说,在这种地方,谁死都是有可能的,就算是有人看到也不会感到奇怪什么。

    那年轻人在看到自己的老板受伤的时候,就选择了逃跑,此时的他已经是跑出了很远,但是他完全不可能活下来。

    在这三人来追杀自己的时候,贾正经就已经动了杀念,没有打算让他们任何一人活着离开这里。

    尤其是在见到所来的人是谁的时候,那种想法更是达到了巅峰,可以说,他是必须让这三人死的。

    尤其是在这三人知道了他的一些秘密之后,那更是必死无疑,综上所述,他没有理由让他们活着离开这里。

    这一次,他没有动用手枪,而是手上出现了一把完工,随后做出射大鹏的姿势,直接将一杆无形的箭矢射击了出去。

    那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心脏位置出现了一个透亮的洞口,死不瞑目。

    事实上他们三人在临死之前都有着一个问题,也可以说是不解,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他为何会那么强。

    看着倒在地上的三人,他冷笑着,没有说什么。

    随后,他将三人身上有用的东西给带走,随后一把火将他们给点着,至此他才离开这里。

    在他离开之后不久,这里出现了好几人。

    看着在这里留下的三摊灰烬,他们沉默着,没有说什么,尽管在这个地方死几个人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却很少有人会毁尸灭迹。

    他们都是在思考着,想着到底是谁死在了这里,显然,那人之所以毁尸灭迹,那么就只能有一个解释,那便是那人不想让他们认出这是谁,并且更不想让他们知道他到底是谁。

    最后,他们离去,没有说什么,表现的很是冷漠,在这个地方,没有什么道义,只有利益,可以说,如果不牵扯到自身的利益,一般很少会有人去多管闲事。

    此时贾正经正在去往旅馆的路上,此时的他脸色并不怎么好看,可以说,遭遇了刚才的事情,他感觉心情无比的糟糕,万万没想到买个东西都会被人盯上,而且盯上自己的竟然是那家店的老板,是自己购买了东西的人。

    这一刻,他真的感觉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自己早先的那些想法真的是特别的幼稚,在这个地方,如果自己真的用以前的风格行事,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