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样的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着,期间他更是不断的进行拓展,不仅仅从系统那里获得了很多美食卡,更是自己也研究了很多的食谱。

    当然他所研制出的食谱也并不是全部都好吃的,也有很多十分的难吃,被他给否决,当然也在不断的该尽,最终成为了美味。

    这段时间他很显得慌,没多久便是到了年底,他也开始准备过年,过年期间也很平顺,没有遇到什么烦心事,期间也是没事去做了几场法事,送走了几个鬼。

    这种平静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在年后没多长时间,他便被张建设打来的电话给叫了出去,只因张建设遇到了麻烦,而且还是大麻烦。

    原来,当初的那个老道士他背后的人并没有捉住,让其顺利的离开,现在正在给他制造了很大的麻烦,因为那老道士不知从哪里搞来了很多的僵尸。

    听到这话,当即他便是行动了起来。

    他并没有通知任何人,包括张大炮和庄丹纯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只有黑球了解。

    黑球没有被他带走,而是流了下来,让其在家里保护自己的父母。

    这一刻他的脸色不是多么好看,难怪当初击杀那个茅山道士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僵尸,原来很大的可能便是那个老道士所搞出来的,只是他有些疑惑的便是为何那个僵尸当初一直在地上,还有那僵尸最后去了什么地方,为何连张建设的师傅都不知道。

    这些没有什么考究,他不知道如何推理,但是有一点他却不得不提及,那便是这人绝对拐卖了很多人,否则根本不会有张建设描述的那么多的僵尸。

    僵尸,天然形成的很少,但却强大无比,他曾经遇到过,当初让他十分吃力,好不太容易才算解决,还是动用了那么多的手段才算是解决。

    人造僵尸虽说没有天然形成的僵尸强大,但他们却不好对付,因为他们数量很多,虽说智商低下,但却胜在拥有主人操控的他们十分的听从命令,也不好对付。

    而且这种人造将是也不好炼制,十个人中不一定能够有一人可以练成,也就是说那个老道士绝对造成了很大的杀孽。

    真的无法想象这个老道士是如何漫过中国警方将这些事情做完的,但相信这个老倒是很可能不仅仅只有自己一个人,很有可能有着他的帮手。

    在上一次的时候,他就曾经有过这样的怀疑,只不过没有证实,但是这一次,他却基本肯定了这件事情。

    没多久,他便是在约定的地点见到了张建设,此时的张建设脸色苍白,身上更是有着伤口,显然,受了不轻的伤势。

    “不要紧吧。”

    看着他那苍白的脸,他的心里十分的不舒服,甚至可以说是不好受。

    “嗯。”

    张建设点了点头,表示还算可以。

    “怎么回事到底?”

    看着他憔悴的样子,忍不住询问道。

    “我们宗门里有叛徒,难怪当初能够让那个王八老道士跑走,正是因为那叛徒,此时我们的局面很是尴尬,宗门里死了很多人,更是陷入了大乱。”

    张建设在说这话的时候,越发的憔悴,显然,这段时间他真的经历了很多,也遭遇了很多不顺心的事情。

    经过仔细的了解,他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万万没想到他们家族的叛徒还不是一般人,竟是家族的一位长老,宗主的亲兄弟,宗主更是被那长老所害,命不久矣,自己的老师更是为了护卫宗门,受了重伤,此时不知在什么地方,不过那叛徒也是受了重伤,短时间内无法出现,但唯一的麻烦便是那个老道士,现在他们宗门整体出山,东躲西藏,躲避那些僵尸。

    这些事情发生的很快,而且他们选择的时机也很好,竟是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他们的速度如此之快,要不了多久,绝对会夺下宗门。

    可以说,这是一次蓄谋已久的叛乱,早在很久之前,他们就在计划着,暗中布置着,一切都是那么的隐蔽,但是真正出手的时候却是识破天惊。

    事实上他们的这一次叛乱很简单,就是夺取宗主的宝座。

    那是一个好位置,所以很多人都会心动,但却没有人会真正行动,因为那样会让宗门大乱,但有些人却会动手,因为在他的眼中只有自己,完全不会在乎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那些人是自私的,也是无情的。

    都说以前的皇帝在上位之前会杀掉自己的很多亲兄弟,他还表示不太相信,但是此时由不得他不相信,现实版的争夺就在眼前。

    “你有什么打算。”

    看着张建设,他询问道。

    “现在宗主命不久矣,师傅他老人家重伤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宗门的子弟更是被遣散,可以说现在的宗门就是一盘散沙,完全没有什么力量,不过只要我那个师叔死掉,一切就会不攻自破,当然还有一人必须死,那便是那个老道士。”

    显然这段时间以来张建设思考了很多,也很清楚。

    虽说这听起来很简单,但真要做起来,却是困难无比,首先他的那个师叔在他们的宗门中,想要击杀他真的很难,在那人的身边,绝对会有着很多的高手。

    那个老道士更不简单,身边有着不知多少僵尸,想要击杀更是困难无比,当初他们宗门出动,都是没有将那老道士解决,还被他跑掉有了现在的成就,虽说是因为有判断的缘故,但也绝对有老道士实力强横的缘故。

    他们都是有些头疼,想要干解决这件事情,绝对是难上加难。

    “我们需要从长计议,绝对不能贸然行动。”

    看着张建设,他严肃的说道。

    其实还有一点张建设没有说,那便是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的师傅,很可能被那些人给抓了起来,此时正关在宗门的某个地方。

    接下来他们不断的商量对策,最终他们也只是想到了一个十分冒险的对策。

    他们现在两人分头行动,其中一人负责引开敌人,另外一人潜入里边打探情况,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击毙对手。

    他的存在是没人知道的,当然对于现在来说这些人应该是不知道的,所以他便是那个潜伏进去的人。

    可以说,不管他们那个人,都是十分冒险,张建设负责引开那些人,本身就是困难重重,他想要杀进去,更是困难无比,可以说他们没有一个人的任务是轻松的,一不注意绝对就是万劫不复。

    他们没有犹豫,当夜便是行动,只有趁着他们刚刚夺下宝座,根基不稳的时候出手,雷霆出击,才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师兄啊师兄,这个位置被你握了那么久,不还是到了我的手上。”

    一个房间内,一个中年人阴仄仄的自言自语。

    这人说完脸上露出了笑容,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

    “宗主,我们下一步需要做什么。”

    这人看着中年人,十分恭敬的说道。

    “盯紧那老道士,别让他给摆一道。”

    想了想,这人说道。

    “是。”

    那人恭敬应命。

    “下去吧。”

    挥了挥手,将这人给牵出去。

    中年人在这一刻伸展了一个懒腰,随后哼起了哥。

    “哼。”

    “我就你知道你不会新的过我,等着吧,有你好看的。”

    一个老道士自语道。

    如果贾正经他们在这里的话,绝对会认出来,因为这正是当初他们所见到的那个老道士。

    此时的老道士在一个大山中,附近生长着很多的植物,在这里有着一座小木屋,此时的他正往一些僵尸身上刷着东西,没错,正是尸油,隔着很远就会闻到一股令人恶心的味道。

    此时的他们已经是行动,张建设前往了自己的门派附近,他也是前往了,只不过两人所走的路线并不相同。

    他们此时要做的都是闯进他的宗门。

    不过张建设刚一过去没多久,便被人给发现了,很快便是一群一群的人前去捉他,显然要对他不利。

    在小屋中的那个中年人冷哼一声,随后下达了很多命令。

    贾正经看着那不断出现的人员,脸色很是难看,一直都是在看着,越看他的脸色越是不好看,因为去追逐张建设的人真的是太多了,但是他知道此时不是自己犹豫的时候,哪怕是在困难,他也只能等待着,忍着。

    他开始前进,很快,他来到了宗门之内,当然他行走的地方很是偏僻,道法更是运转到了身上,让他的身体变得十分轻盈。

    饶是如此,他也发现了有人,他没有将那人击杀,毕竟这群人没有取死之道,但是他也没有将他们放过,而是送进了乾坤袋中,让他们在里边呆着。

    在这一路上,他见到了很多,不过都被他给打晕扔了进去。

    在这里的基本上都是普通弟子,没有什么道法,所以在真正的战斗面前根本不会是他的对手,所以解决起来十分的简单。

    当然,他也不会感觉十分的轻松,因为他不能让那些人发出任何的声音,必须要轻,快才行。

    就在他打算继续行动的时候,却见到一群人走了过去,那群人走的很匆忙,不过在路途中却是有人在说话。

    “想不到那人的弟子倒是有几把刷子,那么多人竟然没有将他抓住。”

    “放心吧,要不了多久就会抓到。”

    他们的对话传入了他的耳中,虽说感觉到张建设的处境不怎么好,但至少此时的他并没有被抓住,这便是最好的事情。

    他知道自己也必须快点了,在此时他也是加快了行动。

    正如那些人所说一样,此时的张建设虽说没有什么危险,但是要不了多久,也会有所危险,因为前去抓他的人太多了,她坚持不了太常的时间。

    很快,他便根据张建设所给出的路线摸索了过去,很快,便是找到了一个比较古老的建筑,他将道法运转道腿上,随后发力,很快便是来到了大殿的房顶。

    由于这个建筑比较老式,所以在上方的一些砖瓦是可以轻松掀动的,他先是贴在上边听了很久,随后轻轻的掀开了一块地方。

    做完这些,他不在多说什么,而是朝下观察了起来。

    没多久,他便是有所发现,在下方,有着两个人,一个老头,此时全身是血,被拴在一把椅子上边。

    除却这人之外,还有一个中年人,在他的面前看着他。

    那个老头他认识,正是张建设的师傅,看来的确如同张建设所猜想的那样,他的师傅被人给抓了起来。

    他没有贸然行动,而是在上边观察着。

    “师叔,你也是我们门派资历很老的前辈,也是我的师叔,放心吧,我绝对不会难为你的,只要你将戒律堂的令牌交出来,我绝对会放过你的,并且保证不会难为你的徒弟,你看怎么样,是不是特别的划算。”

    中年人看着被拴在椅子上的老人说道。

    老人没有说话,而是将头别在一旁,不过此时他的气息却是浮动很大,像是在生气。

    “师叔,你要知道,现在我那个不成器的哥哥已经被我废掉了,要不了多久就会身死,掌门之位自然是要落在我的手上,我也不要你戒律堂的令牌,只要你拿着它说两句话就好,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我绝对会保证你们试图无忧,绝对会为你养老,就算你死了,我也会以最高的礼节老葬送你。”

    中年人继续说道,只不过声音在这一刻变得阴沉了很多。

    “当初师兄教育出了你这么一个畜生,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当初真该代替师兄将你击毙。”

    老人痛恨道,十分的气愤,声音都是颤抖不已。

    “我已经将宗门的高手尽数派遣了出去,要不了多久,你那宝贝徒弟便是会过来陪你,到时候我看你答不答应,先说一点,到时候我可不敢保证你那徒弟是完整的,要是缺胳膊少腿落下个终身残疾可别怪我了。”

    中年人的声音越发低沉,脸上挂着冷笑。

    “你敢对建设动手,我绝对让你常受戒律堂的各种刑罚。”

    老人痛斥,显然张建设是他的软肋,此时被戳中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