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很快,教授的身上便是出现了两身这样的隔绝服。

    尽管这东西看起来很是贴身,但有一点便是弹性极好,饶是两身衣服穿在身上都是可以。

    当然,这样做不是没有后果的,此时的教授行动速度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本身就因为年纪的缘故,在这里行走受到了很大的障碍,但好在他身体还算硬朗,在这里行动还算顺畅。

    接下来,他们不断的朝前走着,各种数据依旧是在不断的探测着。

    随着他们的深入,周身附近的时间流动速度快到了极点,饶是穿着隔绝服,他们依旧是感觉身体有些吃不消。

    此时他们感觉身体的各种机能正在下降,速度虽说不算快,但这却不是一个好的开头。

    贾正经此时已经将道法运转到了身上,隔绝着外边的那种力量。

    上一次的遭遇他很清楚,也知道到最后会遇到些什么,而且现在这里的时间流动速度加大了很多,比起早先狂暴了很多,所以他需要一上来就动用道法,不允许身体受损。

    当然,他现在这样做的另外一个原因便是他的阴阳图恢复了,可以时刻恢复体内消失的道法,不必担心阴阳二气不够用的。

    就这样他们一直朝前走着,速度不算很快,但也并不慢,唯一慢的地方便是他们不断的测试各种数据,随后将这些东西向外变传送。

    其实他们的数据有没有被传送出去他们也并不清楚,因为没有得到过回应。

    当初布鲁斯等人在进入这里边之后,其实就是失去了与他们总部的联系,否则当初的他可能会有着什么样的应对措施。

    不断的向前走着,他们的速度不快,但也绝对不慢。

    好在他们所在的隔绝服是较多的,所以这一刻他们全部都是穿上了两层,不过也就仅仅只有这么多了。

    他没有选择穿两层,而是将他的那套交给了教授,这个教授知道很多东西,所以他需要这个教授活下去,至少要活到当初他所炸裂的那个空间节点的地方。

    三层这种衣服穿在身上,教授的行动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此时他需要依靠其他人的搀扶才可以行走。

    就这样持续向前走着,他感觉身体依旧是不断的衰弱。

    当然他有着自己的办法,在这一刻他将黑魂召唤了出来,覆盖在了他的身上,形成了一种盔甲,当然在他的刻意控制下,外人根本就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就这样不断朝前走着,他们感受到了身体得到衰老,好在他们的心里素质还算强,并没有受不了。

    在这群人中,有着几个女人,此时她们身体有些颤抖,显然有些担心。

    不过这种担心没有持续多久,她们像是下了什么样的决心,在这一刻不再担心。

    他一直都在注视着小朵,很快就发现她衰老了很多,二十出头的年纪已经到了三十多岁的样子,虽说成熟了很多,但这却不是一个好事。

    他们不断的前进着,速度不算快。

    一项一项的数据,他完全不懂,但是小朵像是来了兴趣,在此时对他进行着讲解,很快他便是明白了过来,这一听才知道外边有多么的恐怖。

    此时外边的时间流动速度是每过十分钟,相当于流逝一年的速度,但是经过一层隔绝服的缘故,他们所承受的便是每十分钟流逝三个月的寿命,而两层隔绝服并没有起到一加一的作用,两层隔绝服依旧是让他们每十分钟丢失一个月的寿命。

    当然这种数据只是他们现在的,当你走过一扇门的时候,就会丢失比这要增加很多倍的寿命,这也是他们为何苍老的那么快的缘故。

    可以说,这门是他们苍老的最主要罪魁祸首。

    接下来,他们不断的前进,根据小朵所说,此时他们外界的时间流动速度已经到了每过一分钟流逝一年,而他们则是一分钟丢失一个月的寿命,每过一扇门更是丢失几个月甚至几年的寿命。

    这些都是经过探测出来的结果,很是恐怖,让他在知道后都是感觉到全身肌体生寒。

    他真的感觉到了,这里的时间流速真的增加了,当初的时候虽说时间流动速度就很快,但却根本不不会有现在这么快。

    此时此刻,他越发感觉这样的原因很可能是当初他所导致的。

    他们不断的朝前走着,他们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尽管教授穿了三层隔绝服,但此时依旧是苍老了很多,人到了晚年,苍老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

    饶是三层隔绝服,此时的他也是走路困难。

    原本他们准备不让他继续向前的,但是却比他给硬生生的坚持了下来。

    最后,他们再次给教授穿上了一件隔绝服,最终那人留了下来,没有继续选择向前,因为一层隔绝服的他不会坚持下来。

    这人不是唯一的,一共弄下来了两件隔绝服,两人留在了同一个地方,算是相互有个照应。

    五件隔绝服的教授已经完全走不动路,在此时走的十分的缓慢,颤颤巍巍,需要两个人扶着。

    原本小朵是打算让他留下来的,被他给谢绝了,留在这里,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你为何衰老的这么慢啊?”

    这是小朵看着他问出的话,可以说这话让他很是无语。

    “可能是因为我长得帅吧。”

    他随口答道,不可能将原因说出来。

    “贫嘴,快说,到底是为什么。”

    小朵瞪大双眼看着他,以前的她十分的可爱,但是现在衰老了很多,那种顽皮的感觉也是消失不见。

    “可能我是远古遗族,身体与你们不一样吧。”

    他这一次依旧是随口说的。

    “有可能。”

    谁料小朵竟是看着他道。

    这话让他有些无语,不过他也没有解释,毕竟一些事情他是不可能让小朵知道的。

    接下来,他们不断的向前走着,由于有着五层隔绝服的缘故,教授在这一刻得到了很大缓冲,衰老的速度几乎不在。

    他们依旧是在不断的向前走着,速度不说很快,但也绝对不慢。

    “感觉到了,空间节点离着我们很近。”

    教授此时有些虚弱,不过精神却很好,显然发现了什么。

    “没错,空间节点离着我们很近。”

    另外一人也是说道。

    这人不是教授,但却是教授手下最最得意的弟子,所以此时他的话也具有很强的发言权,而且他在一些方面的见解并不逊色于教授多少。

    “哈哈,一生研究时空,想不到还真有希望破解他。”

    教授很是激动,连带着整个人说话也是亢奋了起来。

    此时,他们没有选择继续向前,而是不断的探测着,教授在这一刻也是整理着数据,他与自己最得意的弟子正在进行的商量与讨论,更是在纸上不断的画着。

    教授与他的得意弟子都没有动弹,他们自然也不会动弹,可以说此次行动的本身就是依靠着两位的。

    两人的这种讨论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达成了意见的统一。

    他们开始行动,当然此时他们的速度缓慢了很多,同样的,此时的时间流动速度也快了很多。

    贾正经来过这里,他很清楚这里,在这里,除却时间外,没有其他的威胁存在,但正是因为威胁只是时间,才越发的麻烦。

    来到下一个大殿,他们瞬间感觉变化很大,在这里,不仅仅是时间的流逝速度变快,他们也感受到了时间的错乱,他们的身体在此时出现了衰老随后年轻随后衰老。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变化,至少在以前他是没有经历过的,也就是说,这种变化是在他离开之后才出现的。

    这正是他此时所疑惑的地方,这种变化,到底是为什么?

    “时间扭曲,空间错乱,我怀疑空间节点已经毁坏了。”

    教授在此时说道。

    听到这话,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教授在时空方面的见解也太深了吧,竟然单纯凭借眼睛的看了看就是辨别出了这么多的东西。

    这真的是他所没有想到的,要说别人可能不会相信,但是他却绝对相信,因为那东西当初就是他所破坏的。

    他没有说什么,没有发任何的意见,而是听着,看看接下来教授要干些什么。

    教授的结论遭到了他弟子的反驳,两人的观念在这一刻产生了分歧,不过都是给出了合理的解释,这一切他都听着,他发现自己如果不知道这里的事情的话,绝对会感觉两人都十分的具有道理,不得不佩服这对师徒,在很多方面真的是太厉害了。

    最终,两人也没有分出一个胜负,但却达成了某种共识,可以说两人真的很相似,难怪会成为亦师亦友的存在。

    虽说两人的意见不同,但是在很多方面,两人的理解却是相同的。

    接下来,他们再次向前走去,来到了下一个大殿中,来到这个大殿,他们感觉那种能量越发的狂暴了起来,他们脸部也在老和少之间不断的变化着,这种变化很是奇怪,虽说容貌在不断的变化着,但他们却是感觉身体机能没有改变,确切的说便是他们现在改变的只是外在的东西,而内在的一些都没有改变。

    接下来,他们更是遭遇到了尴尬的一幕,此时的他们的身体不断的衰弱,像是被什么东西弄到了一般。

    他们咬牙坚持着,此时他也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他本身就只有一层隔绝服,在很多方面占据着弱势,再有此时的他虽说有着道法和黑魂的护体,但是他却不得不佩服现在科技的发达,因为那种衣服是专门针对这个方面的,而他的黑魂却不专一,在这一刻效果反而不算明显。

    不过他算起来还算是比那些人好的多,毕竟他有着道法,可以修复破损的身体机能,再加上他体内阴阳图不断的转动着,让他可以持续快速恢复着损失的东西。

    没有做过多的犹豫,他们开始朝着下一扇门走了过去。

    穿过这扇门,他们见识到了一幕恐怖的画面,这个大殿里边所有东西都消失了,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黑洞,这里边的能量最是狂暴,他们刚一进来就是见识到了。

    看着这黑洞,他感觉无比的眼熟,没错,正是当初他所见到的那黑洞,真要说起来,这东西的出现可以说与他有着太大的关系。

    教授看到这一幕后很是激动,随后就是大骂了起来,虽说用的是家乡话,不过他还是听明白了,他正在骂当初那个破坏这里的家伙,让贾正经在这里十分难受,恨得牙痒痒,想要骂回去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生病了啊。”

    小朵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

    听到这话,他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当着你的面,听着一个老头不断的骂你,要你你受得了吗?

    他也没有什么敬畏之心,虽说这教授此时很老,但是真要说起来,他可是这教授祖宗辈的,毕竟他可是比他早出生了一百多年。

    想到这里,他感觉越发的生气加愤怒,真想一句臭小子,敢骂祖宗。

    当然估计说出这句话,他绝对要被群殴,至少这里的人都要打他,小朵虽说可能不会打他,但也绝对不会帮他。

    最后他干脆用道法将耳朵给堵了起来,来一个耳不进心不烦。

    这教授真的特别能骂,尽管堵住了耳朵,但是看着那老家伙几乎跳起来的样子,他都可以想到那家伙到底骂了多少难听的话,至此,他的脸越来越黑。

    很像暴揍这家伙一顿,但最后还是算了,这家伙估计禁不住他一拳吧。

    最后他也不跟一个老头计较,干脆扭过头去,眼不见心静。

    骂了不知多久,终于是停了下来,可以说此时的他对于这老头的敬意没有了,早先还决的他很厉害,在很多方面研究很强,但经过了刚才的那一幕,他此时看他一眼就想揍他一顿。

    最后,干脆不再看这老头,因为他真的害怕自己控制不住把这家伙给揍了。

    没多久,他也不再去想这些,他们此时正在商量着接下来要如何去做。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