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武器大师三人也很是用心,在这一刻都是展现出了他们在各自领域的本事。

    只见三人不停的动作,没有多长时间,便是一些东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在此期间他也是跟武器大师学习了如何使用那些东西。

    随后爆破大师和医生也是开始对他展开讲解,开始解说他们所带的那些东西的用处。

    这一忙便是很长的时间过去,当然他们准备的却是十分的充分,那种炸药如果按照爆破大师所说的那样,连他都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可比他早先弄的那些要强大太多了,按照爆破大师所说,炸掉一栋几百米高的大楼完全不在话下。

    “咕噜噜。”

    就在这时,几人的肚子都是叫了起来,显然,在这里他们的消化速度莫名其妙的增加,现在再次饥饿到了极点。

    让三人先吃好了东西,随后便将他们扔到了乾坤袋中。

    三人相视一眼,随后便是朝着前方走了起来。

    在途中,他果断出手,将庄丹纯也给扔了进去,对于这一次的行动,他没有多大的把握,现在要做的也不过是赌。

    他知道要将庄丹纯给弄进去,绝对不会是简单的事情,所以只能背后出手。

    现在外边只剩下他和大炮,两人对视一眼,都是笑了起来。

    “怕吗?”

    看着他,一脸调侃的道。

    “在我炮爷的字典中,就从来没有怕这个字。”

    大炮大笑道。

    “给。”

    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包烟,虽说他不抽烟,但是身上却有着这东西。

    递给了大炮一根,随后自己也点上一根。

    深深的吸了一口,一瞬间他感觉整个人眼前都是一花。

    “咳咳咳。”

    果不其然,没抽过烟的他第一次接触这东西是无法享受的,瞬间就是咳嗽了下来。

    整个大殿中回荡着他的咳嗽声。

    大炮本打算嘲笑他的,但是紧接着,他也是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哈哈哈哈。”

    两人大笑,一根烟并没有抽完,可以说他们每人只抽了一口。

    紧接着,他从乾坤袋中取出了一壶美人醉,这可以说是他身上为数不多的存粮,这东西真的是太珍贵了,饶是在行军蚁的巢穴中,也不会有太多。

    大炮看到美人醉之后,当即就是眼睛发光,他在地狱待过,很清楚这酒有多么的好喝。

    二话不说,一人一碗,两人喝的很爽,不过饶是如此,他们也只是一人喝了两碗多一点罢了。

    烟酒穿肠,他们感觉早先的压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豪迈感。

    “干他丫的。”

    两人当即就是冲了起来。

    下一个大殿很快被他们闯入,观察了片刻,确信这并不是所要到达的位置。

    在此前进,依旧不是。

    接下来,他们不断的前进,一连不知道穿过了多少扇门。

    现在各种饥饿不断的笼罩着他们,此时他们的手上几乎时刻都抓着食物,就那样吃着,不断的吃着。

    不知道穿过了多少扇门,此时他们已经到了需要不断吃的地步,如若不吃,就会感觉肚子饥饿无比。

    “走。”

    在确定这一个大殿依旧不是他们所要去的位置时,他们毫不犹豫的再次前进了起来。

    就在进入下一个大殿之后,他们竟是感觉那种饥饿感消失了,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随之而来的是其他严重的事情。

    在这一刻,他们的身体正在衰老,在很短的时间里,他感觉自己的手指粗糙了很多,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光滑感觉。

    起初他们还没有在意,但很快,他们便是感受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在他们再次穿过几扇门之后,他们的身体竟然不再像以前那么灵活,全身皮肤更是开始出现了褶皱。

    他们知道,此时的他们正在以一种不正常的速度衰老,身在的各种机能正在不断的恶化。

    不过此时到了这里,他们没有选择,只能一点一点的开始拼搏,向前摸索。

    在来到下一个大殿中之后,他们的身体瞬间就是恶化到了极点,整个人开始驼背,身上更是出现了老年斑。

    他们没有看自己的脸,但是看对方就知道此时的他们呢是一个什么样子。

    “走。”

    这一刻,他们发现说话在此刻都是变得有气无力了起来,变化十分巨大。

    这还都算是好的,但是当穿过下一扇门的时候,他们真的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大炮直接就是跌倒在了地上,此时的他竟是无法站起。

    看到这一幕,他的脸色不好看,随后将他给送进了乾坤袋中,他知道,以大炮此时的状态,绝对是坚持不下去的。

    全身道法展开,遍布全身四肢百骸,发现那种衰老的速度竟然在这一刻减缓。

    下一刻,他更是将黑魂变成铠甲穿在身上,紧接着莲台出现在他的脚下,一次来抵抗那种强大的压力。

    他发现,有了这两件东西的帮助,他立刻变得轻松了起来,早先的那种强大的压力消失,现在他的衰老速度得到了抑制,当然还在不断的流逝着,只是不再像早先那么明显。

    趁着现在,他不断的朝着前方前进,他就这样走着,一扇门,两扇门,三扇门

    他都不知道自己到最后穿过了几扇门,早先的那种缓慢的衰老消失了,变得十分快,哪怕是有这些东西,也没有丝毫的作用,在此次是不断的衰老。

    终于,他坚持不住了,全身都是佝偻了起来,不过他依旧前进。

    在他的手上,出现了一根拐杖,他真的想不到,自己一个十九岁的人竟然拄上了拐杖,尽管连他自己都是有些不敢相信,但这却是事实。

    此时他真的是感叹人生,想不到一个人的人生竟然如此的短暂,尤其是到了老年,衰老的十分迅速。

    这一刻,他终于相信了那种说法,人的前二十岁和后十岁是变化最大的,在另外的三四十年的时间里,人的变化并不会有太快的速度。

    终于,他穿过了另外一扇门,此时的他老的不成样子,感觉牙齿松动,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掉下来,此时的他甚至连拐杖都拄不动了。

    此时的他没走一步都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还需要很大的力气。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却是眼神一亮,他感受到了狂暴的气息,这里,就是他们要寻找的地方。

    此时的他万万没想到,在他都认为自己没有希望,没有机会的时候,却是看到了一线光明。

    光明来的十分突然,也来的很迅速。

    他从身上将蜻蜓取出了出来,随后打开电脑,开始操控,在这里边观察。

    他的动作很慢,每动一下仿佛都耗去为数不多的生命,他的身体机能很差,几乎到了崩坏的边缘。

    这蜻蜓的电量是经过加强的,不过在这里他也没有太常的寿命。

    他很珍惜现在为数不多的几分钟或者几十秒亦或者是几秒钟。

    蜻蜓在大殿中飞着,不断的寻找着,他也在计算着,计算着最薄弱的地方。

    不过就在他快要得到答案的时候,蜻蜓却是在这一刻没电了,掉在地上。

    万万没有想到,原本计划中可以使用十几分钟的蜻蜓竟然仅仅坚持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

    也就在下一刻,他手上的电脑也完成了他的使命,宣告报废,并不是没电,而是彻底的报废。

    他真的无法想象此时外边的时间流动有多么的快,完全想不到一台电脑为何这么快的结束他的使用寿命。

    但他没有丝毫的办法,他只能抓紧时间,在这一刻,他只能用眼睛来进行观察。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是明镜,可以看清这个世界的本质。

    他没有动用阴阳眼,因为那是没用的,阴阳眼只能看清一些肮脏之物,无法看清一些其他真正的东西。

    渐渐的,他感觉自己竟是看到了许多东西,那些东西很模糊,但他却捕捉到了,他感觉眼前有些花,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到底是看的真正的东西还是因为现在的他太老,而产生了幻觉。

    随着他认真的观察,越发感觉眼前的视野模糊了起来。

    我要死了吗?

    我看到的都是假的吗?

    在这一刻,他在脑海中不断的思考着这个问题。

    据说人快死的时候,就会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他感觉现在的自己就是处于那种状态。

    “不,我不相信他们是假的。”

    就在下一刻,他瞪大了双眼,是的,他不相信那些都是假的,不相信一个十九岁的他会死去。

    一切都是假的。

    他坚信自己的判断,认真的观察,就在下一刻,他突然间感觉自己的眼前一亮。

    “恭喜宿主意志坚强,阴阳眼提升到b级。”

    就在这个时候,系统的声音响起,他不知道b级的阴阳眼带给他的是什么,但是他在此时却是捕捉到那些东西。

    “就是这里。”

    大喝一声,他开始朝着那个地方走去。

    没错,他有了自己的判断,那个最脆弱的地方就在那凤椅所在的位置。

    缓慢的走到凤椅的位置,随后他将爆破大师哪里弄来的炸弹给放了上去。

    紧接着,他全身道法被他施展出来,运转到全身各个地方,黑魂更是将他全身覆盖,金莲也在这一刻燃烧起来,将他包裹。

    做完这一切,他毫不犹豫的按下了爆炸按钮。

    “轰。”

    巨大的爆炸产生,整个凤椅瞬间破碎,在那一瞬间,一个黑洞出现在他的眼前,很是模糊,不过却被他给看到了。

    能够看到那些,正是因为他阴阳眼的缘故,如若没有阴阳眼,他绝对无法看到那些东西。

    尽管在爆破大师的操控下,炸弹只针对一个地方,但依旧是有很强烈的冲击波出现,击打在他的身上,饶是黑魂这些强大的东西对他进行护体,但他依旧是受伤了。

    正如爆破大师所说的那样,炸掉一个几百米的高楼没有问题,可想而知这炸药的威力到了和等程度。

    一口鲜血喷出,他再也坚持不住,昏厥了过去。

    在昏厥过去之前,他知道自己像是被转移了,但却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年轻人突然间出现在了一个森林里,被那里的考察队给发现,将其待了回去。

    那个少年很年轻,穿着十分个性化的衣服,身上更是有着很多道伤口。

    他们对这个少年展开了抢救,一直过去很久,少年才醒了过来。

    “你醒了。”

    就在这时,一个少年走了进来,看到清醒过来的少年。

    进来的是一个少女,当然要比青年大上几岁,当然也就二十二三岁的样子。

    “我在哪?”

    少年的声音响起,有些虚弱,不过眼睛却很亮。

    “你啊,在我们考察队啊。”

    少女看着他道。

    “考察队?那个考察队?”

    看着少女,他十分的不解。

    “西藏考察队啊。”

    少女如同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哦。”

    他感觉自己头特别疼,难受无比,像是针扎一般,他冥冥中感觉自己应该有很多事情,但在这一刻却是想不起来。

    此时的他甚至连自己姓啥,叫啥,来自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遭遇了什么,更是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你刚刚醒来,还是要多多休息。”

    少女看了他一眼道。

    “谢谢你啊。”

    看着少女,他微笑道。

    “不用,对了,我叫小朵,你叫啥啊?”

    少女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他道。

    “我我忘记自己叫啥了。”

    他感觉自己头疼无比,真的想不起自己叫啥。

    “没事,你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这是后遗症,要不了多久就会好的。”

    小朵笑了笑,安慰道。

    “嗯。”

    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好了,你休息一下吧,到晚上我再来看你。”

    说完,小朵便是走了出去。

    他没有说什么,事实上他也不想说什么,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自己像是错过了一些什么,亦或者是忘记了什么。

    他感觉自己身上有着什么重要的东西,而且他有一种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感觉。

    这种感觉十分的强烈,但他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

    此时的他忘记了以前的记忆,脑海中许多东西都是空白。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