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次的饭他们吃的很爽,可以说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吃的最爽的一次了,至少是在他们来这里之后吃的最爽的一次。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

    看着两人,他认真的说道。

    大炮在这一刻很想问刚才串的那些串不吃了吗?但是再见到他认真严肃的脸后,选择了沉默,不再多说什么。

    接下来他们像是真正知道了他的用意。

    在刚才,他再次烤了很多,不过没有吃,而是放到了乾坤袋之中。

    “走。”

    没有过多的话语,他们在贾正经的带领下开始朝着下一扇门而去。

    他们的速度不快,但毕竟只有那么几步的距离,所以很快便是进入了这扇门。

    在踏进这扇门的瞬间,他们明显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息,在这一刻,他们竟是明显感觉到了时间的流逝。

    他们完全想象不出为何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时间为何会流逝的那么快。

    这一次他们是将馒头放在手中的,他们竟是完整的观看了馒头从完好到发霉,再到最后的干硬,随后被风一吹散掉的一幕。

    虽说这只是一个自然演变的过程,但是未免过的也太快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完全无法想象这到底是经历了一个怎样的过程。

    虽说这只是馒头,但他们却想到了一个人的衰老过程,如果将一个人的出生到死亡的过程放快无数倍,想想都令他们不寒而栗。

    在这个大殿中,他们并没有见到布鲁斯等人,但却发现了很多人为留下的痕迹,一些坏的不能再坏的食物被他们丢弃,还有一些是空的,显然,他们吃了不少。

    尽管大殿中的时间流动速度没有踏过那扇门的时候那么恐怖,不过依旧是让他们明显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他们感觉到刚才吃了那么多肉串后的饱的感觉在这一刻消失了。

    这真的是一件无法想象的事情,一个人竟然在短短的十几个小时里边吃了那么多的东西。

    在这一刻他甚至怀疑其实外边的时间根本没有多大变化或者变化很多,已经不知道多少年过去。

    如果是前者,他感觉一切都是好的,但如果是后者,那种后果真的是让人不敢想象的。

    不再去想象这些,因为这些他想起来都是觉得无比的恐怖。

    接下来他不再去思考这些,而是选择了继续向前。

    他过另外一扇门,他们感觉整个大殿的气息变化十分的明显,一瞬间他们的肚子就是咕噜噜的叫着,全身都是难受到了极点,不过好在早先在过来的时候,他们吃了很多的东西,所以这一刻的饥饿还是在能忍受的范围内。

    在这里边,他们看到了布鲁斯等人,此时的他们躺在地上,气息十分的虚弱,几乎到了昏迷的地步。

    他们的到来引起了几人的注意,不过他们真的是太虚弱了。

    “你,你怎么,可能,来,到,这里”

    布鲁斯指着他,整个人的声音在这一刻都是颤抖无比,而且此时的他十分的虚弱,说完这么一句话都是疲惫到了极点。

    “为什么不能来。”

    看着几人,他露出了嘲弄的神色。

    几人想要拿起东西对他们出手,但是刚一动弹,便是气喘吁吁,完全没有力气。

    此时的他们已经接近了死亡的边缘,在饥饿与口渴的面前,他们真的是无法坚持了。

    这里的时间流动速度很快,以至于他们的那种饥饿持续存在着,最主要的便是没有水源,此时他们近乎虚弱。

    看着这里的几人,他走了过去,随后他干了一件事情,将一些水倒进了武器大师和爆破大师的嘴中,随后将他们扔进了乾坤袋中。

    随后他有看了两眼,也将那位医生以同样的动作弄了进去。

    他的动作行云流水,让一群人都不知道到底要干什么,活下来的几人更是仿佛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他们不知道那几人去了什么地方,更不知道是怎么消失的。

    布鲁斯瞪大了眼睛,仿佛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他没有说什么,而是朝着下一扇门走了过去。

    他行走,庄丹纯等人自然是跟随着。

    布鲁斯想到了什么,抓住他的裤脚求他将其带走,但是此时他已经十分的虚弱,根本无法开口说话,只能用眼神进行祈求。

    看了布鲁斯一眼,稍稍一用力便走了过去,这人早就有杀他们之心,并且当初以自己的父母和姐姐来威胁自己,本就是取死之道,现在也算是他们的报应。

    布鲁斯等人的眼中都是出现了绝望的神色,没有食物,没有水源,现在力气几乎尽失,在这里完全就是必死无疑。

    就这样,他晕厥了过去。

    这一切他们都不知道,因为此时的他们已经是来到了下一个大殿中。

    这个大殿的时间流动速度比起刚才还要快了很多,堪称恐怖无比,这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

    “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

    看着大炮和庄丹纯,他很清楚两人心中存在无数的疑惑。

    “为何带上那三人。”

    两人对视一眼,庄丹纯问出了心中想问的。

    先是笑了一下,随后他便耐心解释了起来。

    两人起初还是十分的不明白,但是随着听的东西越多,他们越发的感觉到恐怖,这些都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更没有想到他的打算竟是这么的疯狂。

    是的,他的打算很疯狂,可以说是史无前例了吧。

    早先他在看到蚁巢之后,就曾经有过建造一个兵工厂的打算,毕竟那些行军蚁可是最好不过的打手,但是苦于一直没有路子,所以才放弃了。

    但正是这一次的行动,他才知道自己的那种打算估计要拥有可行性了。

    爆破大师、武器大师绝对是在这方面再好不过的人才,他们的大脑中绝对装着很多关于武器制作等等的一些思路和想法,亦或者是研究,这是他早先一路上以来的丝毫的事情。

    可以说,在一开始,在他眼里布鲁斯等人都会成为死人,但唯独两人可以不死,那就是这两人,当然现在是三人,医生可以说是他临时兴起,才将他给救下的。

    至于两个狙击手,他可没什么兴趣救下他们。

    估计要是两个狙击手知道这些的话,要一口些喷死,当然,此时的他们估计已经差不多了。

    下一刻,他将三人给弄了出来。

    三人此时脸色苍白无比,不过因为刚才被他弄了些水进去,所以脸色好了很多。

    之所以在刚才将两人放进乾坤袋中,是因为三人虚弱无比,根本经不起过那么一扇门,那种时间流动速度,可以直接要了他们的命。

    乾坤袋在这里不受影响,所以他才想起将三人放进去。

    他并没有直接救这三人,而是现将他们身上的所有装备给放到了自己的乾坤袋中,随后给了庄丹纯和大炮防身用的手枪。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对三人他压根不放心。

    做完这些,他才开始对三人展开了施救。

    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都在研究《内篇》中的医术,虽说达不到妙手回春的地步,但此时应付起来还是迎刃有余的。

    他的乾坤袋中有着很多的药材,有的是在深渊中弄的,也有的是在他走的时候,是女王给他的。

    将几种没有强烈药性但又能对两人起到医治效果的药给拿了出来。

    那是几株药材,有的像是小路旁常见的青草,有的枸杞,更有的像是羊粪,总之他所取出的这些药材奇形怪状。

    这些都是地狱中常见的药草,但却有着奇效,尤其是按照《内篇》中记载的医术来进行。

    用捣药罐将这些东西碾碎,随后混入了少许的鹿茸,这鹿茸可是来自地狱修炼者的,珍贵无比,最后更是放入了少许熊胆。

    做完这些,他开始搅拌,将这些药水摇匀。

    紧接着他从乾坤袋中取出了一个砂锅和一个小小的火炉,生活烧水,在水温到达八十度左右的时候,他将捣药罐中的东西倒了进去,就这样熬了起来。

    紧接着,三个人被他给拖了过来,围绕着火炉排成一个三角形。

    做完这些,他便不再去管什么,而是走到了大殿中的一个偏僻的角落。

    庄丹纯和大炮认为他跑那么远是为了方便,所以没有跟过去,不过很快他们就后悔了,知道他为何跑那么远了。

    随着药汤的熬制,一股奇臭无比的味道传了出来,那种味道,真的是特别臭,比那种恶心的东西还要臭的多。

    两人几乎用了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到了他所在的位置,白眼直翻,随后直接大骂,感觉他太不地道了,知道一些竟然不跟他们说,害的他们在那里跟着受罪。

    对此,他只能干笑,没有解释。

    事实上他在《内篇》中看到过这药弄出来会有很强的臭味的,只是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所以才会拿两人来实验,看到这一幕,他笑了,看来记载的还是挺准确的。

    真是不知道两人要是知晓贾正经拿他们做实验的时候,真不知道会不会揍他。

    “不是应该给他们喂下去吗?”

    庄丹纯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不需要。”

    看了一眼,随后道。

    是的,按照《内篇》中的记载,这要根本就不是用来喝的,就是用来让他们闻味用的。

    起初他们认为躲着这么远,便可以躲避那种味道了,但是很快就发现真的是太天真了,那种味道,忽略了距离,让他们隔着这么远都是闻到了那种强烈的恶臭味。

    不得已他们带上防毒面罩,但很快便发现依旧是没有作用,虽说闻不到味道了,但却开始熏眼睛,让他们不断的流泪。

    最后贾正经再次来了一个损招,直接来了一个帐篷,将三人给罩在了里边,同时罩在里边的还有那砂锅。

    至此,那种恶臭味所散发出来的才算是少了很多,最后他更是取出了一个风扇,随后一块大电池,开始吹了起来,至此,他们才算是解脱。

    很快,一个消失就是过去了。

    庄丹纯和大炮看着他,想要询问这种状态还要持续多久。

    “应该还不够,怎么说也要来上十天半个月的吧。”

    他毫不在意的说道。

    两人直翻白眼,尽管知道他这是在满嘴胡说,但依旧是感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真的是要折腾人啊。

    很快,他们听到了三人强烈的咳嗽声,那种咳嗽声持续不断,但因为早先贾正经在搭帐篷时,害怕他们过早起来,药效不够,将他们给绑了起来,而且还是五花大绑,最主要的是绑在了架子上,所以他们根本就无法动弹。

    接下来那种咳嗽声不断的传出,随后便是无尽的咒骂声,那咒骂声很是强烈,完全就不像是三个将死之人所发出的。

    两人看着他,都是露出了佩服的神色,不得不说,那药虽说十分的难闻,但这药效还是很强的。

    看着他们崇拜的眼神,他略作沉吟的想了想,随后道:“等你们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也用这药。”

    听到他所说的这话,两人机灵灵打了个寒颤,想到那种被比屎还要臭的东西熏着,尤其是还被放在一个帐篷中,让味道尽量不扩散,随后更是给你来一个五花大绑不允许动弹,那真的是一种折磨,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酷刑。

    如果真要是被那样对待,他们甚至感觉还不如不治算了,至少不会遭受那种折磨。

    很快,再次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里边那三人的叫骂声都是小了起来,不知道他们是骂累了还是怎么。

    “差不多了吧。”

    大炮看着他,此时他都是有些不忍心了。

    “他们太严重了,还需要等。”

    思考了片刻,他说道。

    大炮无语了,庄丹纯无语了,他们看出来了,他完全就是故意的。

    的确,他确实是故意的,他有别的办法可以救治这三人,但却没有选择,而是选择了这种办法,自然是有他的打算。

    三人想要被他收服,绝对不会很容易,毕竟这群人可都是杀人不眨眼,刀尖上舔血之辈,当然,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也对那种药有着绝对的信心,相信要不了多久,他们绝对服服帖帖。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